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11章 陆暻年口中的‘他’,让我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0章 女人都是虚情假意的,她们才不会真的爱你!-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陆暻年冷然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他的手圈过来几乎是将我抱着架起来了,他对着被称作是‘颂’的男士说:“我以为这么多年你早已经看清了事实,我跟你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说完陆暻年就架着我往外走,说实话,这样被人几乎是架着走的经验实在是不怎么好,疼的我都抽气,腰上的手臂跟铁钳子一样的,勒的我生疼。

  颂在我们身后带着笑意的低吼,那种类似于看破却又像是诅咒的语气,“暻!看不清事实的人是你,我让你回到我身边,上帝会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被陆暻年一路这么架下来,我觉得自己腰上的皮肤绝对已经青紫了,被他丢上车,半边身子趴在车子的后座上,他没有跟我说话,而是饶到另一边上车。

  冷冷的吩咐司机,“开车。”

  我挣扎着从车座上爬起来,真的不是我娇弱,而是腰实在是疼的厉害。

  我因为是趴着的动作,所以看陆暻年的时候,是从下往上的看的,能看到他绷的很紧的下颌骨,他在生气,并且怒气冲冲。

  我能感觉得到,但是我并不想上前劝慰。

  因为我心中的委屈更甚,很多事情他不跟我说,所以我就得自己去侦破,而往往得到的结果令我瞠目结舌。

  我慢慢的爬起来。然后靠在车后座的靠椅上,身体是真的无力的厉害。

  满脑子都是刚才的那个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脑海中回放,他那么优雅,他看着陆暻年的眼神充满爱意,他........是个男人。

  脑袋要炸了,想不出过去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敢想曾经他们都发生过什么。

  我闭上眼睛,想要让自己逃离这一切,是真的很不想要再去想。再去看。

  一路回家,陆暻年并不说话。

  我当然也就没有开口。

  他的定力惊人,回家先是洗漱,然后抱孩子,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而我们也像是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在过人生。

  但是明明不是的啊。

  明明发生了这么多令人震惊的事情,但是他为什么就能做到云淡风轻呢。

  我做不到。

  真的,我没有这样的定力,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冷静的跟他说话。

  看着他抱着女儿教着女儿咿咿呀呀的叫‘爸爸’,我终究是忍不住问他,“难道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

  他怀里抱着跟粉色兔子一般粉嫩的女儿,抬头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称职好爸爸的美好笑容,这一切曾经是我最心仪最幸福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看见,却有些想哭。

  陆暻年看我红了眼睛,转身出去把孩子交给保姆。

  然后进来抱我,他其实最近一直忙,也不知道是真的那么忙,还是在躲我,反正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少的。

  他尽量避免跟我说话或者别的交流。

  我起先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是他刻意的,但是此时他伸手过来抱上我,突然就一下跟点通了似的,拍开他的手,气呼呼的说:“你别碰我,先说清楚。”

  陆暻年没说话,让我坐在床沿上,他半蹲在我面前。

  然后他半仰着着头看着我,用一种近乎于虔诚的眼神。

  双手在瞬间就捂住了眼睛。我不能看他,每次对上他的眼睛,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会为他心疼会为他痛苦,他对我的蛊惑能力从来都不弱。

  眼泪从手指缝中流出来,我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

  白天见到的一切实在是太令我震撼了,如果说关于方笙所有的一切,令我反感厌恶,那么关于今天那位优雅贵气男士的一切,都令我不能接受,是的,不能接受,让我怎么接受呢,接受陆暻年是个双性恋?或者说,他曾经是个双性恋?

  不行的。

  我远没有那么开放,也没有那么心宽,我爱他,希望他完完全全的属于我,所以我跟方笙置气,所以我吃醋生气,但是现在对方变成了一个男人,我是真的真的接受不了。

  连吃醋生气的心思都没有,就是想哭,就是委屈。

  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才好。

  陆暻年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往下拉我的手,我不听他的指挥,他就说:“顾夏,你嫌弃我了,是不是?”

  他的语气非常的沮丧,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

  但是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他的语气,我甩开手,手背上的泪水也跟着甩出去,看定定的看着他,用一种痛彻心扉的眼神看着他,说:“陆暻年,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什么都不跟我说,现在却又恶人先告状的说我嫌弃你,如果我真的嫌弃你,就不会跟着你回来!那么现在你是想怎么样?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吗?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你还是不打算说吗?非要真的闹到分手不可,才行吗?”

  陆暻年眼中沁着痛苦的光,他说:“我说了,你会相信我吗?”

  我点点头,“只要你说,我就信。”

  这个时候哪里还想的了那么许多,只要他愿意告诉我,我就信他说的。

  陆暻年嘴唇都有些干涩,他沉默了好久,突然说:“你能给我煮杯咖啡吗?”

  这要是平时,我会直接给他一个大白眼,心说你这是在玩儿我吗?竟然到到了临门一脚的事情,你说这个话,但是眼前的情况,他的样子是真的很颓然,我知道他大概内心也是十分挣扎的,这种时候,对他过多的责备是没有用处的,所以我说:“好。你等一下。”

  我从床上站起来出去给他煮咖啡。

  拿着长长的汤匙在锅子里转动,家里没有自动的咖啡机,我只能手动给他煮,速溶的那种咖啡他根本不喝,将咖啡豆打磨好,然后用蒸馏瓶煮咖啡的法子,也是我跟陆暻年在一起之后学会的。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我站在厨房里,因为怕他心里不舒服,所以我让佣人们都休息了。保姆也抱着孩子去了儿童房。

  等我煮好咖啡端进卧室去,房间里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面的天色虽然还有着最后的一丝白,但是房间里,已经暗的可以。

  陆暻年坐在刚才他蹲跪在我面前的地方,身子一动不动的。

  他原本是很高大英俊的男人,现在这样几乎是全身都缩在一起的坐在床旁边,样子看起来是真的非常的无助彷徨。

  我心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也是真的疼的。

  如果过去对他来说是如此痛苦的经历,那么我这样非要逼着他说出来。是不是也是一种残忍呢?

  我扪心自问。

  可很快我又在心中反驳自己的想法,无论过去经历过什么,那都是过去了。他不仅要忘记过去,更是要面对过去,迈过心中这道坎,才是应该做的,逃避,只会让心中的黑洞越来越大,让人越来越胆怯,越来越不敢去面对。

  与此同时,我也在心里给自己喊话,那些残忍的事情,也许都是真的。

  他可能真的跟那个男人有过什么,可能真的也曾有过私密的关系,这一点,我自己也要先接受下来。

  说实话,很难。

  很难接受。

  我打心眼里排斥,从前我看到卫翎跟他的所谓‘男朋友’在一起时,我对这样的关系,就排斥。更何况是跟我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

  虽说我现在跟陆暻年在一起并没有名份,但是在内心里,我还是把他当作我的丈夫的,当作要跟我携手走到白头的男人,这样的男人竟然有过那样的经历。

  我真的从心底里抗拒。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我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抱着头坐在地上的陆暻年,自己问自己,如果真的不能接受,那你要选择跟他分开吗?离开他吗?

  因为一个突然出现。莫名其妙的男人?

  我自己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从江哲年的时候,我心中就有我自己的坚持,感情有好有坏,婚姻有聚有散,这其中的好、坏,聚、散,都必须是要两个人之间的问题。

  而不是所谓的外界原因。

  我跟陆暻年一直以来的矛盾都不是他外面的那些事情,不是方笙,不是时女士。而是陆暻年不跟我说。说到底,我在意的还是他,他是否对我真心相待,他是否对我坦诚直白。

  想通了这些,我心中原本压在心中的那股子气倒是消下去不少。

  先听听他怎么说吧,在他这样无助的时候,我也做不到离开啊。

  我轻轻走过去打开了床头的台灯,昏昏黄黄的光打下来,莫名让人觉得温暖,陆暻年抬头看我,他的眼底是我从未见过的神色,那种像是被人丢弃的眼神,实在是让人看着心软。

  他从来强大,什么时候宁可跟我拧着,都不可能妥协。

  但是此刻,他露出这样惨惨的样子,我也真的是拿他没有办法了啊。

  “给,咖啡。”

  我把咖啡杯递给他,看着他拿上就要喝,急忙阻止。“烫,你慢点。”

  他对着我笑。

  像是小孩子那样天真无邪的笑容。

  真的,面对这样的男人,真的是毫无办法的,他强大的时候,我被他的气势折服;他体贴的时候,我的全部心肠都跟着他流转绵长;而如今,他脆弱的时候,我简直整颗心都要被他揉碎了。

  我跟着他坐在地上,还好因为有孩子,而且孩子已经到了多动的时候,放在床上他们就能自己一扭一扭的撅着屁股下床,虽然还不会走路,但是想要走路的意念已经很强,扒拉着床边,能自己走一圈还多。

  有时候走不稳,跌倒在地坐个屁股墩,也不哭,只会站起来接着走。

  为了满足孩子们这样的意愿,我跟陆暻年就在家里所有的地方都铺了地毯。就这么席地坐着,倒是没什么问题。

  我看着他抱着咖啡杯,也并不喝,就是盯着咖啡里漂浮的泡泡发呆。

  想出言提醒,但是又觉得多余,所以也就什么都不说,就这么陪着他坐着。

  过了好一阵,他才开口说。

  “我十四岁的时候家里实在没有了钱,母亲整日哭,我面临着辍学的危险。那时候有个好心的老师介绍我去了纽约的一家地下酒吧。让我唱歌。”

  他徐徐缓缓的说着,声音带着磁性的沙哑,在这样静谊的夜里,是那么的好听,我好似跟着他的语气,走进了他曾经的青葱岁月。

  十四岁未满十五岁的陆暻年,带着满腹的忐忑羞涩去了当时纽约的地下酒吧唱歌。他当然是不怎么能适应环境的,所以频频出错,被当时的酒吧老板辱骂,说他是亚洲狗。

  陆暻年那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击能力,并且他实在是需要这样的一份工作,所以他必须忍着,必须让自己做的更好。

  但是生活有时候不是你做的好,它就会善待你的。

  他渐渐的克服羞涩,不再出错,也能唱一些别人唱不了的歌曲。

  我问陆暻年,“都唱什么歌?我怎么没有听你唱过?”

  陆暻年抱着咖啡杯,那杯咖啡似乎能给他力量一样的,他一直捧在手中牢牢不放,他脸上有些不正常的绯红。我想他还是害羞的吧。

  他有些艰涩的说:“意大利有那种特殊歌手,你知道吗?就唱那样的歌。”

  他说的实在是简单。

  但是好在我是歌学法语的,学法语的时候,对法国的社会就要有必要的认识,而法国作为欧洲长期的中心,很多事情都会涉猎到。

  我对这种意大利的特殊歌手,还真是知道的。

  是阉人歌手。

  为了追求男人在未变声前那种有些非男非女空灵的嗓音,那时候的意大利皇室将很多的声音漂亮的男孩子阉割,让他们一生唱着那样动人的歌剧。

  陆暻年当时年纪小,加上家境一直不好。所以发育的也并不怎么样。

  十四五岁时候的他,是瘦弱的,而且声音相对白人人种也是纤细的。

  我突然就明白了他的老师为什么介绍他去酒吧唱歌,并不是因为他唱的比谁好,而是他有的优势,别人并没有。

  “你唱歌的地方不会是.......”我试探着问。

  他点点头,“是gaybar。”

  我突然就眼前一黑,那样的地方吗?我虽然没有去过,但是还是听说过的,尤其是在跟卫翎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这个地方,我了解了不少。

  我不敢让自己的情绪泄露出来,怕伤害到陆暻年,我压住情绪问:“然后呢?”

  陆暻年抬头看看我,说:“后来我就认识了颂。”

  颂,我们今天见过的那个人。

  “他刚开始来的时候,只是服务员,被老板也骂的不清,我出于同命相连的心情,就安慰了他一句,然后我们就成了好兄弟。”

  好兄弟?

  我听到这三个字,觉得怪怪的。

  陆暻年接着说:“我那时候晚上要唱到很晚,不能回家让母亲担心,就在外面住,跟流浪汉一样,拿着睡袋睡在街上。颂跟我一样,我以为他也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所以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游泳,形影不离的在一起。只是一切在我看来都是跟兄弟一样的相处,与我跟邱逸远他们没有什么不同。”

  说到这里陆暻年突然就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过来抱住我,抱的好紧。

  他声音都是抖的,“我一直只当他是好兄弟的,只是没想到,那一天他喝了酒,我们一同下班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疯........。”

  他的身体抖跟着颤抖起来。

  我能明白他心中的恐惧。原本以为是好兄弟好朋友的男人,突然之间作出怪异不当的事情来,陆暻年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轻轻的拍着陆暻年,就像他曾经对我做过无数次的动作一样,跟他说着:“没事了,都过去了。”

  陆暻年摇摇头说:“没有过去。”

  “那之后我翻了脸,连工作都辞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刚好那个时候我妈跟贺叔相识,并火速结婚,我跟着母亲搬了家,住进了贺叔在旧金山的家里。”

  我也是怪。

  在这个时候,我竟然还有心思想,当年那么困难,逼的陆暻年都去卖唱的时候,时女士找上贺莲城的父亲,这其中爱情到底有多少呢。

  还是说时女士当时也跟儿子一样,是真的走头无路,急忙想要改善生活呢,这一切都没人给我解释。

  “你离开了,不就好了?”我问他。

  都辞职离开纽约了,这事情就算是结束了吧,少男少女的时候,谁都会碰到一两次这样的骚扰吧。只不过我们碰上的都是异性的,而陆暻年碰上的却是同性的,也不怪他,谁让他在那种酒吧里唱歌呢。

  陆暻年还是摇头,“不,并没有。他根本不肯放过我。”

  我听着陆暻年语气里的绝望,正打算问那位颂到底做了什么让陆暻年露出这样的表情来,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发出巨大的刹车声。

  我们这里别墅区,一般很少会有噪音。

  别是是这么大的刹车声音,就是普通的车辆,根本进都进不来。

  不仅只是刹车声,还有女人叫喊的声音,很大声,撕心裂肺的。

  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声音显然令人惊慌。

  我身子一动,陆暻年就固住我,“乖乖在家里在家里呆着,别出来,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放手的人!”

  陆暻年口中的‘他’,让我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2章 我现在遭遇的一切,你都终不可幸免。-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