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07章 大戏开锣!-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06章 方笙背后的男人?-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去机场的路上,我问夏亦寒:“美国那边的人查不出来吗?”要是能直接查出来,那我们就不用这样鬼鬼祟祟的跟踪了,直接就能知道对方的身份。

  夏亦寒摇摇头,“美国那边监管很严,想要窥探,没有成功。”

  我点点头。

  到底网络安全美国比我们重视的多,很多问题,都不是想探查清楚就能探查清楚的,现在能监听到方笙会在今天来机场接机,这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夏亦寒问我,“陆暻年人呢?”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夏亦寒每次提起陆暻年来,那个口气都有些责备有些反感的样子,从前倒也是这样的,可现在怎么又有与日俱增的感觉。

  我琢磨着语句,想尽量说的不那么令人厌恶,我说:“现在的股市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所有的金融公司,都岌岌可危的,就这几天都关门了多少家了。他当然是忙的很,现在还在美国呢,想要谈注资的问题。”

  “什么时候回来?”夏亦寒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我前面说的那些话,直接就问陆暻年什么时候回来。

  我噎住了,这几天陆暻年忙的很,视频的时候,我也不过就是让他看看孩子。这就已经可以了,实在是没有时间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而且吧,我觉得我就算是问了,他自己也说不上来,谈生意这个事情,哪有那么准的,一般都是谈成了,可不就回来了。

  我没说话。

  夏亦寒的眉头皱的跟什么似的。“跟人说你不是他养在外头的情人,都没人信。”

  “你说什么呢?!”我叫起来。

  夏亦寒开着车,脸色冷的跟什么似的,“什么都不敢问,什么都不敢说,我问你什么,你都是不知道,他要是想要告诉你,还用你去问!你窝囊不窝囊!”

  我满脸通红。

  气的想反驳他,却有找不到理由。

  只能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生闷气,这一次夏亦寒是真的冤枉了陆暻年,他在美国,我不知道他具体忙什么,但是每天视频时候的状态我是能看得见的,眼睛通红,满脸的疲惫,那样子简直累到了极点,能打起精神来跟我说几句话都已经是勉强了。

  我当然心疼他,希望他能多睡一会儿,多休息一会儿。

  别这么强撑着。

  再说了,我这边还等着看方笙身后的人是谁呢,心思也是用足了,哪里还顾得上陆暻年呢。

  这么分头行动,我还觉得挺好的。

  一路不理夏亦寒,就这么到了机场。我看着方笙下车,看着她往机场里去,方笙今日跟往日不同。她穿着皮衣黑裤,人看起来干练的一塌糊涂,跟我之前见过的那个穿着波希米亚裙的女人,实在是很有出入。

  我跟夏亦寒当然是下车跟着她咯。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嗯,小心脏跳的砰砰砰的,走路都有些偷偷摸摸。

  夏亦寒笑话我,“瞧你那样子,满机场的人都知道你是做贼的。”

  我放下手让自己显得大方一点。

  然后瞪了夏亦寒一眼,跟着方笙往接机的大厅走。

  方笙的时间掐的非常准,她几乎没有用任何的等待时间,就这么直直的往vip的出口走。

  接下来,我就看到了令我震惊的一幕。

  方笙直直走过去,几乎是扑倒在地,她跪下来,那姿态明显是哀求的,痛苦的。在机场,人来人往的地方,作出这样的动作无疑是引人注目的,而她跪下面对的男人,更令我震惊。

  是陆暻年。

  我脑子有一刻是空白的。

  唯一的想法是,怎么可能是他。

  他不是在美国吗?

  眼前的一幕太过于戏剧化,简直超出了我所有的预料。亏我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这一次,一定能知道方笙的奸夫是谁,结果生活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

  陆暻年!

  我听到夏亦寒的嗤笑声,真的是特别大的讽刺。

  我知道他在讽刺我什么,刚才在车上他还问我陆暻年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不知道,因为我真的没有问过。但是就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陆暻年,方笙却知道,不仅知道,还能来接机,而且还能有眼前这样的一幕发生。

  突然间觉得自己恐怕才是那个最大的笑话。

  我跟着方笙跑来,信誓旦旦的想要知道方笙背后的男人是谁?结果接到的人是陆暻年,想想自己之前在方笙面前说过的那些强硬的话,真真儿的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方笙来求陆暻年。

  这种事情,明天肯定会见报。

  我估计方笙也是知道的,机场常年有杂志社的记者驻扎,一般的就是为了拍在机场出现的明星,当然了,有这样的大八卦,那些狗仔队,也是不会放过的。

  我就站在一百米远的地方,看着方笙的声泪俱下,看着陆暻年的沉默尴尬。

  像个局外人。

  真的。

  从来没有这么深切的感知到,自己其实是个局外人。陆暻年不告诉我今天他回来,却告诉方笙,方笙来接机,也算是捏住了陆暻年的脉门。

  要是陆暻年不想事情闹大,必然要接受方笙的要求,解救方笙的母亲。

  我突然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不想看了,那是前夫前妻的纠缠。跟我其实没有任何的关系。从来跟我就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回去吧。”我说。

  那种沮丧的,恨不能大哭一场的心思,大概也只有我能明白吧。

  夏亦寒除了刚开始的那声嗤笑之后,这会儿倒是什么都不说了,否则他的那张嘴真的要说出什么话来,我恐怕会真的熬不住吧。

  回去的路上,车里依然很安静。

  只是这种安静跟来的时候的那种我跟夏亦寒赌气的安静完全不同,我抱着手臂斜靠在真皮座椅的一侧,额头挨着玻璃。有些无力,有些凉意。

  我想不明白他们之间的事情。

  陆暻年为了方笙,到现在为止,就是陆暻年自己的丑闻都已经曝光的情况下,却还是不愿意说出方笙的,不仅如此,他们还有联系。

  他们还有联系!

  这句话在我脑海里一直转,一直转。

  我刚怀孕那时候方笙就是利用安安,不停让陆暻年去陪她。我那时候赌气,不想见到陆暻年。可是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这个人,其实自己想起来,也觉得窝囊,很多事情,好像能过且过的,还真的就从来没有较过真儿,就真的赌气跟陆暻年真的决裂过。

  到底还是软弱。

  那种来自自身的失望,我对自己很失望。

  这么长时间了,跟着陆暻年,我自认为已经跟他亲密无间,然而他什么都不跟我说,还是保持着他一贯的风格。

  反而是我,一直为了他妥协,在妥协。

  真的好累,好失望。

  夏亦寒送我回别墅,车子停下来好久。我都没有回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夏。”他叫我。

  我扭头看他,他说:“不要委屈自己,不要有女人生了孩子,就永远只能跟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想法,你要为自己活着。孩子,就算是没有陆暻年,我们也能养的很好。”

  我们?

  两个人就等于我们吗?

  我很茫然。

  开口的时候,声音完全是哑的。我说:“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清楚的。”

  是应该好好想想我跟陆暻年的关系了。

  我们这样下去,真的会有意义吗?

  回到家里,孩子们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在吃水果,糊的满脸满手,我就坐在一旁呆愣愣的看着他们,陆暻年已经离开有一阵子了,可是孩子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们照旧很快乐,吃的很好,长的很快。

  夏亦寒说的,也许是有道理的。

  我深叹口气,还是问问吧,别冲动做决定,现在我已经不是身无牵挂的少女,有孩子,很多事情都要慎重一点,越慎重越好。

  当晚,陆暻年回家。

  他进门就笑着跟我说:“我回来了,是不是很惊喜?”

  原谅我真的做不出惊喜的表情,我的心情太沉重了,哪里有什么惊喜呢。

  陆暻年看着我的表情,脸上的笑容也就慢慢僵了,“怎么?我不在家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宝宝生病了?”

  我摇摇头,问他说:“你怎么回来都没有跟我说一声?”

  “临时决定的,我谁都没通知。”

  谁都没通知。但是方笙知道!

  我心里有股子邪火,上上下下的撞,撞到哪里,那里就疼。

  是真的疼!

  陆暻年似乎也并不想面对我,他说:“我好累,先去洗澡,然后在去看宝宝。”

  这一去,就等到了半夜。

  他洗澡完之后就钻进了儿童间,将保姆都打发了,自己哄着孩子睡觉,我总不可能跑去孩子面前跟他争论这些事情吧。

  于是我躺在卧室的床上等他。

  很晚了,他才回来,躺上床还是会伸手过来抱我,完全是一副禁锢者的姿态。

  从前我会因为这样完全占有式的怀抱而窃喜,可现在,我觉得烦,是真的烦。

  我问他,“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的?都见了什么人吗?”

  他含糊说:“好困。睡觉好不好?”

  然后他就真的呼吸沉重的睡过去,这样的夜里,我就盯着他胸前的扣子,真的很想很想刨开这颗心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呢。

  他怎么就能藏的这么深,这么的深呢。

  我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了。

  这个人,他怎么就能这个样子!

  第二天,我起的迟了,因为前一晚失眠。我睡的很晚。

  起床身边早已经没有了陆暻年的影子,我就这么直挺挺的坐在床上,泪如雨下。

  这样的感情,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吗?

  我自己都无法给自己答案。

  还是起来梳洗,按照平时的作息,去公司上班。

  我是真的好奇,今天的陆暻年,要如何面对方笙的这件事情,更想要看看陆暻年到底会怎么做,他难道真的会在这样危险敏感的时期,去帮助方笙的母亲吗?

  这些疑问压在心里,我是真的静不下心。

  去公司,见到的第一个人还不是陆暻年,而是眼睛里放光的纪清。

  我跟纪清因为工作的关系相识,现在也算是谈的来的朋友,我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不瞒着纪清的,而她也会站在相对公正的角度来开导我。

  人在不同的阶段,就会有不同的朋友。

  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不需要那些呼呼呵呵的朋友了。

  纪清这样的海归学霸,她看事情的角度跟我有很大的不同,她能启发我很多的事情,让我的视野更广阔些。

  我很喜欢纪清这个朋友。

  纪清拿着报纸,激动的不得了的拉住我,拉我到女士的卫生间之后,她说:“这是你昨天查出来的对不对?天哪!简直不敢相信!”

  我被她问的云里雾里的。

  什么东西啊。

  我昨天去跟踪方笙的事情,我是跟纪清说了的,先开始我还有些道德绑架。觉得这样去窥探别人的隐私是不是不好。

  但是纪清说,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难道就坐以待毙?

  我想想也是,方笙都上门跟我挑衅了,没道理我不去反击。

  只不过.......昨天......

  我不想在提起昨天的事情。

  拿过纪清手中的报纸一看,我自己都吓傻了。

  《惊世夫妻挑战人类伦理极限》

  这样的标题,实在是太夸张了吧,但是大略的看完内容,我才是真的傻了。

  之前方笙的母亲被抓,查出来很多她跟不同高官之间有不正当的关系,联想方笙的母亲,长相其实不是那么出众的,至少比上自己的女儿,是远远不能比的。

  但是权利就是最好的春yao。

  方笙的母亲还是可以有婚外情。

  这样的事情在落马的高官里很多,所以媒体就没有怎么大肆的报道。也只是在内部的小圈子的金融网站上,才能看到一些。

  但是现在不同了。

  方笙跟方笙的父亲也加入了进来,方笙的父亲是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方笙本人是世人瞩目的年轻大提琴家,虽然都是长期在美国的,但是名声在国内却是不小。

  方笙之前在国内还做过多次的巡演。

  这次曝光出来的,就是方笙跟自己的父亲有不正当的关系。

  新闻的内容写的很耸动,母亲生性放荡在外留恋花丛,父亲长期抑郁只能拿着女儿泄愤。

  简直写的有声有色,堪比黄爆小文。

  现在纸媒因为销量已经被网络打压的非常严重,所以在描述的时候,尺度也在加大,再说了这样的新闻。也是在是太劲爆了啊。

  我完全傻了。

  虽然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知道方笙跟谁在一起,安安的亲生父亲是谁,倒是就是我再怎么大胆,再怎么把方笙往噁心了想,也不会想到对方会是小提琴大师连尼啊。

  这简直........真的是呼应了那标题,惊世夫妻。

  这哪里是惊世夫妻,简直就是惊世家庭啊。

  先前方笙母亲的新闻之所以报道的那么微弱,也许是有顾虑方笙父亲这一派名声的考虑,毕竟现在旅居海外的大音乐家并不是那么多。这么多年,方笙的父亲连尼被抬到了很高的位置,甚至好几次国家领导人访美,这样的国家级的大事情,都会邀请连尼去表演。

  说实在的,要说经济实力,连尼这样的艺术家并不能说什么财大气粗,但是要论名望、身份,连尼这样的人可真真儿算是顶级的。

  而且还有连方笙,父女两个都是音乐家,这样的事情放在哪里都是被人称道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毁了,这样的新闻。

  太可怕了。

  我完全傻住说不出话来,纪清倒是没有我这样的感觉,她推推我说:“你昨天去是不是就是发现了这个消息?是陆总帮你让记者发出来的吗?这样的消息,要不是上面有人,恐怕没有哪家的记者会发吧。”

  我脑子乱的很。

  想着也许还真的是陆暻年,人总有个极限,昨天方笙的所作所为,恐怕是逼到了陆暻年的极限了吧。

  我昨晚通宵都在想如果今天新闻爆出来的是方笙跟陆暻年的画面,我要怎么应对。

  没想到最后曝光出来的却是这个。

  实在令人震惊。

  这下子我也就知道了为什么陆暻年一直都不肯说出关于方笙的一个字,这样的事情,要是我,我也不会说的,实在是难以启齿不是吗?

  浑浑噩噩的回到办公间,我打开电脑,真的是没有心思干别的,就在网上看起新闻来。

  我刚还觉得报纸写的尺度大。看看网上的,我觉得报纸那都是客气的了,有图有真相,网上竟然连照片都有,而且还是视频截图,也就是说方笙跟她父亲的事情,连小视频都是有的。

  这也太可怕了。

  我看着照片里方笙几近赤裸的样子,是真的真的完全没了主意。

  这样的结果太令我震撼了。

  如果方笙背后的男人是方笙的父亲,那么安安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问题我简直不敢去想。

  我呆若木鸡的坐在办公桌前,然后看到陆暻年急匆匆的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快步走到我面前说:“快跟我回家,出事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08章 就在这时候,时女士上门来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