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01章 我跟你一起去!-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00章 你哑巴啊!就这么等着让她骂你?!-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总有个爆发的时候,我真是受够了这些人没完没了的,怎么就不给我们一点点喘息的机会呢,我们是子女没有错,但是我们就真的应该他们说什么我们都接着,都奉着吗?

  我把儿子往陆暻年怀里一塞,双手伸过去摸了摸二个宝宝的脖子后面,一直哭,两个孩子身上都是汗,脖子后面都湿透了。

  真是气死人。

  怎么就没人心疼心疼我的孩子呢,他们的那些破事情,还能有我的孩子重要?

  我从前倒是真的没用这么凶悍的语气说过话,不过看到孩子这样子,我是真的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我对着陆暻年很理直气壮的说:“赶快把他们抱进去洗个澡,身上这么多汗,等会非病了不可!还有这个时候他们该吃奶睡午觉了,可不就得闹么。”

  “哦,好。”陆暻年乖的不像话,听到我说的话,连反驳一句都没有,转身就抱着孩子进去了。

  等陆暻年抱着孩子走了,我才扭过过来看着时女士,想要跟她好好的掰扯掰扯这件事情,什么事情啊这都是,好端端的找上门来寻霉头。能不能长点心!

  时女士被我刚才指挥的陆暻年团团转的样子也是吓的不清,目瞪口呆的还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瞪着她,等着她先开口。

  时女士缓了一会儿,手指指着陆暻年消失的方向,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就是这么相夫教子的?”

  哼,这个时候我当然不能说平时我哪里会这样对着陆暻年指手画脚的,不过今天这样的特殊情况罢了。我点头说:“对啊,怎么啦。他愿意,我喜欢。你管得着吗?”

  时女士都惊了。

  感叹说:“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比泼妇还泼妇!哪有男人受的了你!”

  我不知道时女士跟丈夫之间是怎么相处的,大概她是很婉约温柔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就凭着她对陆暻年这个样子,我对她就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

  恨恨的说:“对啊,我就是泼妇!我还告诉你了,我这人教养从来不怎么好,不仅喜欢开口骂人,还喜欢动手打人呢。”说着我就挽袖子作势要揍人,学着恶霸的口吻说:“哼,如果你下次再敢跑到我家里来,欺负我老公,还有我的孩子们,你等着瞧,我一定拿小刀划花你的脸!”

  说着我眼睛还在桌子上放着的水果刀上转了一转。

  时女士估计今天被我上了人生中最有冲击感的一课,然后她不可置信的说:“你敢!你要是敢伤了我,阿暻、莲城不会放过你的!”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别看陆暻年他妈平时看着特别的典雅,文弱,真到了这个时候,她的性子可比我强硬的多,她说:“哼,我有儿子有老公,你敢碰我一下!”

  还知道找人给她撑腰,不错啊。

  说实话,我的性格也是实在软的很,能憋出这么两句吓唬人的话。那也实在是被逼的狠了,才能硬生生的说出那么两句话来。

  她一吓唬我,我就什么都说不出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怂了,当然是要反击回去的,我眼睛一转,武力不行,咱们用别的方法啊,好在现在是网络发达成了这个样子,说什么都不如说这个。

  我说:“哼,你不知道吧,这别墅当时为了安保,是每一处都转了摄像头的。你说我是泼妇,那刚才你的样子是什么?妆也花了,脸都歪了,跑上门来欺负自己的儿子还有孙子孙女,你说我要是把这样的画面放上网去,让贺家那对父子看到,你说你在他们中间的形象会不会大打折扣!”

  这下子我才在陆暻年的妈妈时女士脸上看到了真的惶恐表情。

  我真是打心眼里替陆暻年悲伤,遇上这样的妈,也是够了。对待亲生的儿子,倒是能不管不顾,什么话伤人心,她就说什么,对待别人家的儿子呢,倒是真的上心的不得了,贺家的父子难道能比陆暻年重要?

  大概人世间的人都是这样的,对待最亲最近的人反而能恶语相向,能放肆伤害,面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倒是小心翼翼,陪着小心讨好。

  时女士现在是一种虚弱之后的强势,她说:“你敢!你要是敢,我就让阿暻一辈子不娶你!”

  大概婆婆能威胁儿媳妇的,也就是这个了。

  你敢这样我就让我儿子收拾你。

  你敢那样我就让我儿子不娶你。

  无非就是这些话,可是这事情,要是真的在意,那就真的是很受打击,可是我不同啊。时至今日,我是真的什么都想开了的,我不需要陆暻年娶我。

  之前夏亦寒给我的那些am集团的股票,我还觉得受之有愧,想着等一日将那些股票卖了,拿回我原本卖了房子的钱,其他的都还给夏亦寒得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夏家的人成了我的家人,虽然我不打算认他们,但是有了这层关系,这点子股份我拿的心安理得。

  我才不会那种傻子,说什么我才不要你们臭钱。

  当时我爸爸被袁家抓住,被逼着要钱救命的时候,我就知道,钱这个东西,永远不能拿来赌气。

  为什么不要?

  该我的,就该我拿。

  这么多年我被夏家的人抛弃,受了多少苦。现在拿回一点点属于自己的,也不算什么贪得无厌。

  有了这些钱,足够我跟孩子过完这一生。

  am集团每季的分红不少,我又不是什么特别有欲望的人,又不是真的要有多少钱才能满足,我跟孩子又能花多少。

  没有了经济的压力,我跟陆暻年的关系,完全就成了两情相悦。

  跟时夫人那种想要靠个男人改变命运的心思完全不同,她以为我会怕她口中所说的。陆暻年不娶我的事情吗?

  我才不怕。

  我冷笑着告诉她,“你大可以去跟你儿子这么说,我才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就嫁给他,或者不嫁给他,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在我,而不是你。”

  甚至都不是陆暻年。

  我要嫁人,那必须是我愿意的。

  而不是你们这些人跟施舍一样的给我的。

  最起码的人格独立,我还是有的。

  时女士大概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她也笑的很讽刺。她说:“你不要以为你生了儿子就能抖起来,我告诉你,阿暻可不止只有这两个孩子,他还有安安,你知道安安的外公外婆是什么人吗?比你的父母,你敢比吗?”

  人呢。

  就是这么势利眼。

  原本时女士也不是什么高贵的人啊,也不过是这些年陆暻年接手am集团之后,她才成为顶级豪门中的一员。但是呢,人啊,没什么她就想炫耀什么,时女士最喜欢把身份地位放在嘴上,就好像她天生就是多么厉害的贵族一样。

  我知道目前的情况,时女士还是不知道我是夏家的女儿的。

  不过也没关系,我以我姓顾为荣,夏家那摊子破事,我也还真是不想参合。她说我没地位,就没地位,她说我没背景。那就没背景。

  可是她口中说的有地位有背景的人,又是什么好东西呢?

  别以为我傻,这一次陆暻年的事情被曝光,方笙包括贺莲城,他们谁都逃不开关系,那都是陆暻年曾经的事情,国内的人哪里会知道,要不是这些曾经陆暻年身边关系最好的人背叛了他,他的事情怎么可能被曝光。

  这也是我最心疼他的地方。

  无论是方笙还是贺莲城。陆暻年都对他们不薄。

  对方笙,陆暻年默默承受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不仅带了,而且这么多年他对安安那也是尽心尽力的,小孩子天生跟父亲的感情都是需要培养的,要不是陆暻年时时处处的爱护着,安安在陆暻年面前怎么可能那么骄横跋扈。

  对贺莲城,那就更不用说了。

  让贺莲城做am集团的副总,权利甚至比陆驹这个正儿八经的陆家人还要大。这么些年,就我看到的,贺莲城跟陆暻年动手都是有过的事情,要是绝情一点的人,哪里还会把贺莲城留在身边给自己填堵,但是陆暻年不但留了,而且还纵容着。

  我有时候想起陆暻年干的这些事情,真的替他冤的慌。

  为这些操碎了心,结果到头来,这些人没有一个感激的,全部回过头来咬他。

  真的是,商场无父子,专害自己人。

  “我是不敢比。”我说,我才不要跟那些不要脸的人相提并论,“但是我还是好心的提醒您一句,安安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孙女,你还是先查清楚再在这里大放厥词才好!”

  我知道这是陆暻年咬紧了牙关不愿意说的。

  但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凭什么他们就能这样欺负陆暻年呢。

  就因为他这个人重情意,他不会多嘴。不会出卖别人,就该受到他们这样的对待吗?

  那要是这么说,这世界上的好人岂不是都死绝了。

  太不公平了。

  时女士被我说的脸色发青,恨的牙齐都咬的咯吱咯吱响,“你这是诬蔑!我可以告你的!方笙是那么好的孩子,你居然这么说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还真就不害怕。

  她能怎么样,刚才我说了这房间里有监控之后,她这会儿说话都不会在张牙舞爪的了,就这样爱面子虚伪的一个人。

  她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我看她这个样子,还是生气,“你要是听到别人诬蔑你儿子的时候有这么愤怒的话,也还算是个好母亲,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儿子被欺负成这样了,不仅不支持,还在这里帮着别人添油加醋,火上浇油。你说陆暻年将来会不会嫉恨你!”

  这下子,她都是有些真的怕了。

  而且我说的这样言之凿凿,她不信也是不可能。

  她扭头往外走,嘴里有些不服气的嘟嘟囔囔,“你等着,等我查清楚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在阿暻面前揭发你的真面目!你给我等着!”

  好,我等着。

  看着时女士的背影,我心中感慨。照理说这也是个不平凡的女人,能在七十年代末那样的历史时期逃到港城去,还能傍上陆暻年的父亲,怀上孩子偷渡,现在还能活成这样,她这一生并不容易。

  但是她到底是老了。

  从前面看不出来,但是从后面却是能察觉的很清楚的。

  脚步都有些蹒跚了。

  不过我心中没有多少的怜悯,无论她的人生是怎样的,我总要过我的人生。

  总要护住我想要护着的人。

  这么想着,我扭头进了卧室。

  两个孩子已经都哄睡了,其实哭了那么长的时间,孩子早已经是精疲力尽,给个奶瓶,睡的很快。我摸摸孩子的脖子,是干爽的,看来是给洗过澡了的。

  陆暻年侧躺在两个孩子身边,眼神有些发愣。

  我也是真的心疼他。

  想着我进屋的时候,他抱着两个孩子。跟做错事情的小学生一样站在那里让时女士指着齐子骂,我这心呐就抽着疼。

  无论他年少时经历过什么,能被称作‘丑闻’总不会是愉快的经历。

  现在东窗事发,被他曾经最亲密的女人跟兄弟出卖,他得到的不是理解鼓励,而是母亲的呵斥,指责。也许是因为曾经有过相同的经历吧,那时候江哲年背叛我,我是那么的痛苦。被最爱的人背叛,但是母亲给我的,不是理解鼓励而是不停的偏袒还有责骂。

  人不可能有感同身受这件事情。

  但是总还是会因为相同的经历,有相同的心理感受。

  我绕过孩子,走到陆暻年这一边,其实他已经是靠在床边上了,他是想留给孩子们各宽敞的位置,原本没多少的位置,我还是硬挤了上去,从他背后抱住他。

  “想什么呢?”

  他没有动,只是手指握住了我的手心。

  “在想,你们会不会将来也以我为耻。”

  我心头扎了一下,觉得他这样的一句话实在是太重了,重到我有些无力承受。他原本是那样优秀的人,是俯瞰这个世界的人,现在他竟然会如此的脆弱卑微,他在怀疑,我们会不会都抛弃他。

  无论是多么优秀的人,总归还是有怀疑自己的时候啊。

  我脑子急忙转起来,想着该怎么安慰他,但是没有用,我觉得这时候说什么你很棒,我觉得你很好之类的话,实在是太过于虚假。

  我说不出。

  我同样觉得自己没用极了。

  脑袋扎到他的后背上,满齐子都是他身上的味道,我怀孕生产之后,他就不用香水了。所以那种淡淡的薄荷味道也就随着消失了。

  他现在身上的味道,是一种夹带着孩童奶味的男人味道,我说不出来,但是我就是能闻得出来,是他的味道。

  懊恼极了的时候,我说:“你说将来宝宝要是跟我一样笨该怎么办?”

  这真是一个值得懊恼的问题。

  我的性格软,脑袋瓜子还笨,这些事情遇在一起,要是精明能干的女人。估计能每件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的,甚至能独挡一面。

  可是我呢,自己都是一团乱,更别提陆暻年了。

  要不是这么久以来陆暻年对我的保护,我估计我早已经被这些事情弄的脑袋炸掉。

  想想宝宝如果将来是我这个性格,那真是完蛋了。

  陆暻年笑出声,然后他翻身过来。

  可怜我就是挎着个床的边边,他那么大的一个人,这么转过来,我哪里还能挎的住,身子一歪就要往床下掉。

  还好他眼明手快的揽住我的腰,将我捞了回来。

  我吓的小小声的叫了一声。

  主要还是怕吓到孩子。

  趁着这功夫,陆暻年长驱直入,给我了一个绵长的深吻。

  我们两个人就缩在床的边边上,喘息着,亲吻着。

  他放开我的时候,我全身都是软的。

  孩子的房间,空调的温度还是高一些,我头上细细密密的生了汗,看着他的样子,简直觉得他的身上有暖洋洋的光束,刺着我的眼睛。

  他的声音哑哑的,他说:“我倒觉得像你好。”

  我脑子有些迟钝,早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说的话,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

  下意识的问:“像我有什么好?这么笨。”

  陆暻年笑,“笨点才惹人疼。”

  这个人!

  我瞪他。

  一般自己说自己笨的时候。就是在等着对方说你很聪明,懂不懂?哪有这样真的从善如流,就说人笨的。

  不过这么一闹,刚才的那种有些悲伤的气氛,倒是真的化解了不少。

  我伸手抱住他。

  觉得这样的下午,简直在幸福不过了。

  有他,有孩子们,还有我们的家,这是我曾经梦寐已求的,几乎是所有女人的梦想了。

  这样的环境气氛实在是太舒适,我有些昏昏欲睡。

  陆暻年就在这个时候含含糊糊的说:“顾夏,我打算明天去公司了。”

  我这么一听,眼睛立马亮起来。

  瞌睡虫都跑过了。

  他这是怎么了。

  他最近都是在家里呆着的,虽然我不知道外面的风声已经传成什么样了,但是能闹到让时女士上门来说丢人,恐怕是不消停的。

  这个时候他去公司,绝对是风口浪尖。

  但是他这么说了,我也就没什么能劝的,只能跟着他说:“我陪你一起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02章 贺!莲!城!-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