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198章 孩子们都想你了,我.也想你了。-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97章 名人大起底!-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铃声响了很长的时间,我并不想放弃,当然,也没有放弃。一次不行,就拨第二次,我一次次的拨打着他的号码想要听到他的声音。

  总算.......他总算接了。

  电波的那头,有徐徐的风声,沙沙的,影响着他的声音都有些模糊,有些黯然,他说:“喂,顾夏。”

  我承认我原本是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的,心里的疑问太多了。但是听到他声音的这一刻,我突然就像是顿悟了一样,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那些他曾经的往事,已经被人完全的曝光在众人的面前,这个时候的他,该是多么的脆弱彷徨,而我,作为他身边最最亲密的人,实在是舍不得再去责问他。

  所以我在瞬间就决定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只是柔声道:“你到底去哪里出差了,怎么还不回家?”

  他那边停顿了很久,只有风声在我的耳边吹过。

  这样的沉默,让我心里扎着疼。

  所以我接着说:“孩子们都想你了。我.......也想你了。”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我听不出他的情绪,心里有些发急,但是又不好直接再说什么,挖空心思才说出一句,“我特地买了梨回来,给你炖梨吃,好不好?”

  “好。”这一次我听出来他的语气里有些哽咽了。

  心酸的跟什么似的。

  他的痛苦,我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真的相对无言。

  他说:“我晚上就回来。”

  这次轮到我哽咽了。

  “好。”

  我留下两个专门看着孩子的保姆,其他的佣人今天全部放假一天。让大家都出去逛逛,松快下。这样做主要是为了让她们都离开,我前几天都能从她们的目光里感觉到不对劲,更何况是陆暻年,我不希望他能感觉到家里不同的气氛。

  然后我开始下厨,准备晚饭。

  我本来是个做饭很不错的人,但是人啊,惰性这个东西真是可怕,在别墅住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正常的下厨过,所以今天的菜,我做的大失水准,自己尝着都觉得不对味。

  陆暻年回来了。

  他还是西装革履的样子,只是人看上去有些疲惫。

  我叮嘱他先去洗澡换衣服,然后再出来吃饭。

  两个孩子现在已经会坐,会吃一些副食,虽然他们吃起东西来,样子实在是笨拙,而且会弄的自己满身满脸都是,但是我还是坚持着让他们自己吃,有些技能是需要训练的。

  陆暻年换了身我给准备好的,丝质的睡衣,看起来柔软又舒服,然后坐在饭桌前,看着我做好的一桌子菜。

  原本我对自己的厨艺是很有信心的,但是陆暻年这么一看,我倒是没信心了。

  咬着筷子尖说:“嗯。做的不太好,你别嫌弃。”

  他没说话。

  不过现在不比以前了,有了孩子,就根本别想着能安安静静,很浪漫的吃一顿饭,孩子咿咿呀呀,不是打翻了饭碗,就是给自己糊了满身的胡萝卜泥,我跟陆暻年根本来不及交流,一人照顾一个,已经是手忙脚乱。

  等安顿好孩子,自己吃饭倒是很随意了,将就着巴拉两口也就算是解决了问题。

  陆暻年今晚想要抱着孩子睡,我就很有颜色的让平时抱孩子的保姆先去休息了。

  晚上的亲子时间格外的温馨美好,孩子长大了一些了,不再是小时候那样除了吃只知道睡的样子,儿子好动,躺在床上根本就消停不下来,翻身翻的跟杂技演员似的,一个看不住,人就要往床下面掉。女儿倒是还是很乖,小手捏成拳头放在嘴里啃,两只小腿往上空踢腾着。

  陆暻年看着孩子笑,他也跟着笑。

  给孩子们洗澡,简直跟噩梦一样。

  儿子看到水就发疯,泡在浴缸里跟着小鱼儿似的滑不溜手根本抓不住,小胳膊小腿扑腾扑腾的,看着真是让人无奈又喜欢。

  陆暻年抓着儿子给他洗头洗身子,儿子就皱着眉头对着他爸咿咿呀呀,像是谈判似的。

  笑死人。

  女儿就更好玩儿了,胆子小,到水里根本不像他哥哥似的,而是两只小胳膊抱紧了陆暻年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陆暻年本就是爱女人的狂魔,看女儿这样,自是脱了衣服要跟女儿一起洗。

  最后要不是我催促着,他还真能跟女儿两个人泡在浴缸里玩半个晚上。

  等把这两个小家伙儿哄睡,我们也已经筋疲力尽了。

  儿子挺着小肚皮,睡的呼呼的。

  女儿抱着手臂蜷缩在陆暻年的怀里,陆暻年动一动她都要哼一声。

  我笑话陆暻年,“你就宠着他吧,到时候养成你不抱着她,她就不睡觉的习惯,看你怎么办?!”

  陆暻年倒是理直气壮的。

  “那我就一直抱着。”

  唉唉唉,这爸爸宠起女儿来,真的是毫无办法。

  卧室里的灯昏黄的,我看着躺在我身边的儿女,还有陆暻年,突然就有些想哭,这样的画面,似乎随便拍一下都是可以做明星海报的。

  这是属于我的幸福,我想要守护好他们。

  所以我说:“你可以帮我联系夏家的人吗?我愿意见见那位夏老爷子。”

  我还是说不出什么父亲这样的词汇,能说一句夏老爷子已经算是极限。

  陆暻年抱着女儿,声音不可能提高了。所以他虚虚的问我说:“不是说不想见吗?怎么又要见了。”

  我抿抿唇,初开始当然是不想见的,但是现在自然是不同了。我不想见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不接受,而现在想见了,则是因为陆暻年。

  我知道陆暻年被人曝光出这样的丑闻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

  而对他过去在美国的一切,最了解明白的人,只有方笙他们,也就是说,方笙那起子人在用正常的手段无法将陆暻年打败。将他拉下王座之后,开始用下三滥的手段了。

  下三滥的手段无非也就是那么多。

  破坏他的形象,搞臭他的名声,甚至作贱践踏他的尊严。

  这些我今天下午已经想过很多,我能帮到陆暻年的可能并不多,那些他曾经的过往,我无法改变,而方笙这些人的报复,我也不能平息。那么我能做的,就是给陆暻年少添些乱。

  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别让夏家在掺合进来,别让陆暻年腹背受敌吧。

  我想的其实并不怎么复杂,只是想着为他,能分担一些。

  真的。

  “就是想见了呗,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这样说。

  并不想对陆暻年表什么功,在我们之间,其实并不需要说那些虚伪的话,我想做什么他大概也是能明白的吧。

  陆暻年抱着女儿不能乱动,看了我半晌才叹息着所:“你啊,就不能真的傻一点,不要想这么多。”

  “我还不够傻啊。”

  要是我真的够聪明,怎么会被他瞒住这么久都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无论是夏家的事情,还是他自己的事情,他都瞒了个严严实实的。

  要不是我闹起来,或者他自己实在承受不住。我根本久没有知道的余地。

  说我想的多,那么他呢。

  到底是操了多少心才能做到这一切的,让我跟孩子,过了这么久的安稳日子。

  我伸手摸摸他的脸,顺手又在女儿的小脸蛋上摸了摸,心软的跟什么似的,“你跟我说过,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住我是你的女人,是孩子的母亲。这话我现在也还给你。你是我的男人,是我孩子的父亲啊。我不操心你,要去操心谁。”

  陆暻年不出声。

  但是那一刻,我真的看到他眼底的晶莹。

  我想,他也不是百毒不侵的钢铁人,这种时候,他也是会脆弱的吧。

  女人的那种母性特别的厉害,不仅是对自己的孩子,还有对自己的男人。我看他这样,突然就生出一种豪气来,一种我要保护他不受伤害的豪迈。

  跟夏老爷子见面的事情安排的很快,原本对方就是很积极的,只是我这边一直不愿意事情才拖了下来,现在我点了头,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下来。

  陆暻年连着两天都没有出门,在家里带孩子。

  我看着他有时候开玩笑,“你还真的有家庭主夫的潜质呢。”

  陆暻年竟然当真了一样的点头,“我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挺好。”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利益角逐,每天就是面对孩子,你对着孩子笑,孩子久对着你笑,就是这样的单纯,快乐。

  不知怎么地,听到他说这话,我心口是真的一跳。

  很难想象从来运筹帷幄的陆暻年。突然变成一个日日都照顾孩子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别说我接受不能,恐怕就是他自己,都是难以接受的吧。

  我去见夏老爷子的当天,陆暻年并没有前往。

  他说是不想离开孩子。

  我其实知道他是不想露面,他现在的新闻抄的正热,正要是出去了,遇到媒体记者,那简直是在尴尬不过的事情。

  不过他给我安排的人倒是不少,保证我的安全。

  夏家老爷子要见我的地方很正式,在夏氏实业的董事长办公室。

  这里我曾经工作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对此并不陌生。熟门熟路的到了董事长办公室,看到的却不止是夏富,还有夏亦寒。

  “夏董事长,夏常董。”这是我对他们的称呼。

  “坐。”夏富看起来精神并不好。

  从前我虽然见过他两次,但是都是作为夏亦寒的秘书的身份,所以对夏富本人。我是从没有亲近过的,当时第一次见夏富的时候,只觉得这个男人长的不错,比他的两个儿子都要显的英俊,想必年轻的时候,是个很帅气的男人。

  但是岁月不会任何一个人客气。

  到了如今,夏富也不过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罢了。

  看到他,夏富并没有显的有多激动。

  当初夏夫人见我同样也不觉得激动或者什么,根本没有失散多年的亲人相见时的激动。我对此已经有过经验,所以并不想强求什么。

  他看了我一会儿,才让秘书拿出文件来给我。

  是我的dna跟夏富的比对,99.99999?是亲生父女。

  我看着,也挺淡然。并没有什么感觉,真的,到了这一刻,谁是我的亲生父亲其实并不重要了。

  “您找我来,说要见我,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我问他。

  夏富点点头,然后说:“你是我的女儿,我不会亏待你。”

  哦,怎么个不亏待法。我在心里默默的问。

  也不过就是,“公司的股份会留给你一份,但是毕竟女生外向,你的股份不可能超越你哥哥。”

  他说哥哥。

  我扭头看向他口中的,我的哥哥。

  夏亦寒侧首看着窗外,他不想面对我。这个我知道的。

  其实知道我的新身份之后,我面对夏亦寒同样有些尴尬,有些难为情。我们这样的身份,谁能想到今时今日,我们会是成为兄妹,真实的兄妹。

  太不可思议了。

  抛开这层兄妹关系不谈,我只说:“股份我不要,我只要您放过陆暻年,不要在给他添麻烦了。”

  我知道夏氏的势力是不能跟am集团相提并论的。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底是本地民营企业的老大,再加上夏富这个人能从什么都没有的农民奋斗到现在,要真是什么本事都没有,也是说不过去的。

  他给陆暻年找麻烦。

  在平时的时候,陆暻年当然是可以轻松化解的,但是现在不同了,陆暻年还有另外的更强大的敌人要面对,夏氏这个时候填堵,实在是雪上加霜。

  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告诉这些人,别在添乱了,行不行!

  提起陆暻年,夏富倒是怒起来,“什么叫我给他添麻烦,果然是女生外向。他跟你这么长时间在一起,听说你给他连孩子都生了。他现在不说好好的孝敬我这个岳父,对你连个名份都不给,他到底想干什么?欺负你娘家没有人吗?”

  还孝敬他这个岳父。

  你是谁啊你。

  我下意识的就反驳,完全没有他要为我做主我就很欢欣鼓舞的样子,到底是成见太深了,那股子邪火不知道怎么地就是往外冒,“名份?那夏亦寒的母亲也给你生了孩子,也跟了你一辈子,怎么到现在她还是连个名份都没有?你不是也欺负人家娘家没人了一辈子。”

  这话我早就想说了。

  当初看到夏亦寒母亲的那个惨样,我就想说了。

  不过是碍于身份,根本就没有我说话的余地。到了今天,我是什么都不顾了。

  真的很替夏亦寒打抱不平的。

  夏富怒起来,“这是你一个女人该说的事情?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出嫁从夫,在家从父的道理你懂不懂?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我的外孙外孙女呢,让陆暻年给我抱来,他推三阻四的没一次应的,这样的男人,哪里靠的住。你给我回来!你跟他的事情,我还跟他有得谈呢!反正你现在有儿子傍身,不怕他不答应我们的条件?”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这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封建余孽啊。

  还出嫁从夫,在家从父?

  我冷笑,简直气的说话声音都抖,“很抱歉,我的父亲已经死了,我亲手给他下葬的,不知道您口中的父亲是哪位?”

  我这么说,夏富的态度可想而知。

  他站起来大吼,“你这是欺师灭祖,我是你父亲,我活的好好的!”

  “哼。”我也是真的气急了,站起来跟他顶着说:“你是我父亲?你给过我一口饭吃吗?给过我一口水喝吗?我长这么大,你管过我吗?现在跑来认亲了,明确的告诉你,我并不稀罕。”

  夏富捂住胸口,脸色都发白。

  “不肖子孙呐。”

  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夏家的这起子人,除了夏亦寒我是没一个看的上的,冷声说:“你最好到此为止,好自为之,要不然逼急了我,你们家那点狗屁倒楼的事情,我全部给你曝光出去,顺便跟你断绝关系。我说的出做得到。”

  什么断绝关系,我跟夏家,根本就没有关系。

  我说完就要走,实在是,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谁知我前脚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后脚夏天佑就来了。

  这还是我在被绑架之后,第一次见到他,人消瘦了不少,脸上还有尚未痊愈的伤疤,估计也有可能是根本不可能痊愈的了。

  他看见我,就像是看到了多大的仇人。

  抬手就要打我。

  我并不怕他,“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看你上次是被打的轻了。”

  他顿了顿,然后双眼赤红,带着哭腔的吼:“他们胡说!我怎么可能不是爸爸的儿子,夏亦寒才是野种,都是因为你,都是你串通好的人在骗人对不对?就是为了帮夏亦寒那个贱人抢股份,你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

  他简直是疯了,自己给自己洗脑,然后就什么都不怕的向我袭击过来。

  我身体被人往后猛地一拉,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夏亦寒往夏天佑肚子上上脚踹!

  “天佑!”

  “儿子!”

  同时两声大吼,夏富还有后面赶来的夏夫人,一起往被夏亦寒踹翻在地的夏天佑身上扑。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99章 我被雷劈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