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195章 一旦知道了,那心理的感觉实在是不好。-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94章 你妈来说你伤了方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陆暻年默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的,我看他的样子就知道绝对是有内情的。只是他又不想说,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说。

  知道这是他的习惯,我生气、埋怨也没有用,所以我也就没有真的逼问,而是转了个角度,跟他说:“你看这事情你要是跟我不说,将来再有人问到我,我还是一头雾水啊,你总该让我了解一下吧。”

  让一个人改变长久的,甚至是与生俱来的习惯,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陆暻年习惯了沉默,习惯了所有事情都去自己处理,现在我希望他有什么事情都能第一时间的跟我沟通,所以这需要我的循循善诱,还有努力,而不是只是一味的跟他闹脾气。

  果然在我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陆暻年才艰难的说:“嗯,就是那时候你不见了,我以为是方笙出的手,给她拨了通电话,说了些不太好的话。”

  他虽然说的很简单。但是也足够我补充出来所有的内容了。

  当时就是陆暻年发现我人不在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被方笙的人抓走了,理智在情感之后,他迅速在第一时间就给方笙去了电话,当时那样的心情下,可想而知语气是不可能好的。少不得说些伤人的话,导致些不太好的结果。

  “所以?方笙为了你的一通电话,就受伤了?”

  这太不符合逻辑了。时女士来的时候,口口声声说是陆暻年伤了方笙,原来到头来也不过是一通电话。陆暻年又不会魔音穿耳,怎么可能因为一通电话就伤了方笙本人。

  人呢可能就是这样的,有些话说不出口,心中会觉得憋闷,但是一旦说出来了,反而会好很多。陆暻年过来坐在我身边抱住我,低声说:“方笙挂了电话后不久,就自杀了。”

  自杀?!

  “那她人怎么样了?救回来没有?”我问。

  “嗯,救回来了。”陆暻年脑袋靠在我的胸口,声音有些低沉。

  我想他大概也是自责的,毕竟他这个人,到底不是那种冷酷绝狠的人,他要是能做到断情绝爱,早早就对着方笙下狠手,那时候我跟他就不会闹的那么凶了。

  而且,他要不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我也许就不会如现在这样对他不可自拔。

  爱一个人,当然要爱他的一切。不能说我爱他的温柔儒雅,却恨他对别人也这样好,那除非爱的那个人是个双面人。

  我劝着他,“你也别自责,人现在不是救回来了吗?再者说了。你不过就是打了一通电话,说不定她当时还遇到了别的事情呢,总不至于因为一通电话就彻底的放弃生命。”

  “嗯。”陆暻年轻轻蹭蹭我,“你不是最不喜欢她的吗?怎么现在又说这些话。”

  我掐他脖子,“你的意思是,我不喜欢她,就盼着她去死吗?我哪有那样的心啊。”

  是不喜欢方笙,甚至是恨她,满心盼望着她能永远的消失在我的生活里,但是你说真的盼着她去死,这还真是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老人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跟陆暻年呐,倒还真是都心软。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再者说,我哪里是心疼方笙,我的心疼你,为了这一通电话,你又被千夫所指了吧。”

  今天时女士上门,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其他的人估计对陆暻年都是大肆的批判过的了,对我当然也不会放过。只是我这段时间被保护的好,今天要不是时女士找上门了,我连这件事的发生都不清楚,哪里还有被人指责的机会。

  想想,陆暻年也真是被我折腾的够呛。

  要不是我跟着夏亦寒离开,事情大概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陆暻年不会因为找不到我而失控,方笙不会自杀,外面的那些人,包括方笙的父母,陆暻年的母亲,还有贺莲城父子,估计对陆暻年不会到今日这样恨之入骨的地步。

  我有些内疚自责,跟他说:“当时我就是想见孩子,没想到这么多。”

  当时的想法,就是那么的单纯直接,我要见到孩子,什么都不能阻止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后面会有这么多的连锁反应。

  陆暻年抬头亲亲我,“是我的错,没顾忌的到你,没关系的,外面的事情,我可以处理。”

  他这么说,我心里更是觉得对不起他。

  公司的事情那么忙,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也不少,而我呢,还因为生活里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常常跟他闹,也真是不懂事的很。

  我想想跟他说:“要不然等我双满月完了,我回去上班吧。”

  倒不是说真的就是那么迫切的需要工作挣钱。而是自己有个事情做,跟外面的社会也时常的接触着,人不会生出那么多的胡思乱想来,也就不会因为生活里小小的事情,跟陆暻年吵架。

  “你在家照顾孩子们就好,我难道还养活不起你们了?”他坐直了身体说。

  我知道这可能有些触怒他的大男子主义,但是事实总归是事实,所以跟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看,我呆在家里,其实每天忙的事情不是很多,孩子们有保姆带着,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我上班当然不是因为你养活不起我们,而是我需要接触社会,知道外面的事情。这样就算不能跟你共同面对,起码不会给你添乱不是。”

  原本说的好好的,陆暻年却不知道怎么的来了脾气,站起来直接说了句,“反正你就是不准出去。”

  然后他就大步往卧室里走了。

  我坐在沙发上,愣了好半晌都回不过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前后想想,我好像并没有说什么招惹他的话啊。要是也只能是说了要出去工作的话,惹他不高兴了吧,我心里有些生气,但是左右想想,他可能也是为了我好,而且也是心疼孩子没人照顾,我要是出去工作了,倒是确实的,孩子会没人照顾。

  心里有些妥协。

  我跟着回了卧室。看着他抱着女儿正逗她。

  要真的论起来,陆暻年其实是个很好的父亲,对孩子,都很照顾,回家来冲奶、换尿布,甚至是给孩子洗澡,洗屁股,都是做的有模有样的。跟那些面对孩子只是看看,逗逗的爸爸,决然不同。

  人有时候要知足,我对自己说,知足吧。

  陆暻年见我进来,抬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我主动自发的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跟他一起看着女儿,小孩子尤其是这种还没有断了母乳的孩子,身上都有一股子奶味,说不上是香还是什么,总之挺好闻的,能让人之间的火气都消下去。

  我妥协的跟陆暻年说:“你要是实在不想我去上班,也行,但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得跟我说,不能让我当傻子啊。”

  “嗯。”陆暻年应了声。

  我看他还是盯着孩子心不在焉的,难免有些不满,我都已经完全听他的话了,怎么他还是这幅样子啊,我伸手戳戳他的腰,“我都这么乖了。你怎么一点点反应都没有啊。”

  陆暻年这会儿才抬起头来,对着我笑道:“好,知道了,你最乖最听话,这不是现在还给不了你奖励么。”

  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他的用意,吓的第一时间就捂住了女儿的耳朵,“你别当着她的面说这个,她会听到的。”

  陆暻年拿齐子碰碰女儿的小嫩脸,“听到了怕什么的,爸爸疼爱妈妈,她该高兴啊。”

  疼爱.......

  我的脸都红透了。

  实在是没办法,跟陆暻年这样若无其事的在女儿面前说这些话。

  陆暻年笑的不行,“这孩子都生了两个了,怎么还是这样动不动就脸红,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不服气。“谁说我脸红了,哪里有红。”

  陆暻年也不理我,只抱着女儿说:“你看你妈妈,说谎都不会,咱们不要笑话她,要保护她,知道吗?”

  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呆不下去了。

  我站起来,准备去看看儿子。总不能太厚此薄彼吧。

  我怀孕那阵儿纪清来的时候。还跟我说过,嫁入豪门头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生儿子,没看到那些港城的豪门世家,为了生儿子都拼了,什么人工受孕,代孕的,层出不穷。

  到时候生了儿子才是王道。

  很难想象纪清这样的单身主义者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恐怕也正是因为她看透了这些,才会甘愿当单身主义者吧。

  但是到了我这里,明显的,事情就完全不同了,陆暻年对着女儿,简直是爱到了骨头了,反而是儿子倍受他的冷落。

  家里的一切都是先紧着妹妹的,说起来哥哥还真的有些可怜呢。

  ......

  听了陆暻年的话,我没有出去工作。全心全意的照顾孩子,我的瑜伽倒是没有停下来,一直在坚持。

  孩子满百日的时候,陆暻年叫了摄影师来家里,给孩子拍了百日照,当然我们也拍了第一张全家福。

  我看到摄影师来,少不得要嘀咕,“早知道我们就去影楼照。那里道具也多,换的造型也多。”

  我说这话的初衷,不过是想着到家里来照,孩子们换的衣服不多,而且都是很家居的衣服,去了专门照相的地方,恐怕就不止是这些啊。能让小孩子穿成小蜜蜂,或者小熊仔,照出来多可爱。我从前在网上见过不少,满心满眼的也想让我的孩子也照一组那样的。

  谁知道我说了这话,陆暻年马上冷了脸,“你就那么想出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是真的有些受不了。

  怀孕的时候说电脑辐射对孩子不好,所以就拿走了电脑,收走了,这些我都认,为了孩子好,我确实是可以不用这些的。

  但是现在孩子都满百日了,怎么还是不能用呢。

  我在家里,没有电脑,唯一能看到的外面的,也只有电视一种。

  可是国内的电视节目,除了新闻就是手撕鬼子,我着实是不爱看。

  想要要回电脑跟,总得让我有个消遣的渠道吧。可是陆暻年却执意不肯,坐月子的时候说看电脑对眼睛不好,月子都完了,他还是不给我。

  出了双月子,我想着出去转转,就是去逛逛母婴用品店也好啊。再者说,我现在已经可以用护肤品了,为了消除我脸上难看的斑点。我也该出去买点祛斑的东西吧。

  结果呢,陆暻年还是不让。

  无论我想要什么,他都让我写在单子上,派人出去买了回来给我。

  先开始一两次我还能接受,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啊。

  他冷脸,我也不高兴,“我怎么就不能出去了?”

  怪的很,我是全职妈妈没错,但是也没有人规定,全职妈妈连门都不能出啊,他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气呼呼的。

  陆暻年大概是知道自己的语气不好了,陪笑着说:“这不是怕你出去有什么意外吗?再者说孩子还小,你照顾他们才是根本啊。”

  我眼泪都打转。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就得全天候的守着孩子,连出去走走的权利都没有了?

  不过因为陆暻年的这种表情动作,我还是看出了一些问题。

  我想恐怕外面是有什么事情的,要不然他不会这么严实的保护着我,不让我出门去。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

  能想到的,也不过就是方笙的事情了。

  但是也不对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孩子都满百日了。他们难道还没有消停。

  知道陆暻年大概是怕我遇到什么事情不让我出去,我倒是还能忍忍,但是这种类似于囚禁的日子,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还不觉得,一旦知道了,那心理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而且,心里对外面到底有什么事情的猜想也没办法间断。

  我实在忍不住了,也不想再向上一次似的鲁莽跑出去,所以等给孩子照相的摄影团队走后,我直接问陆暻年,“你老实跟我说,外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你干嘛这样严防死守的害怕我出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96章 这样的事情,是笑话吗?-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