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澳门永利娱乐 >

第026章 雪儿的电话-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

发布时间:2018-08-27 11: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澳门永利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27章 情侣对链-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正想着呢,就见乔宇石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了。

  “江东海!”他叫了一句,江东海忙灭了烟,走过来。

  乔宇石坐进了副驾驶,跟江东海说了声:“慢点开,先送她回去。”

  齐洛格躺在后座上,这车车身很宽,单是她自己,是可以完全躺在座位上的。

  尤其此时,她蜷缩着,显得座位过大了。

  适才,她被累坏了,也痛坏了。乔宇石叮嘱慢些开车,是怕车快她不舒服,可现在她已经理解不了他的关切了。

  她只知道,他用了最不堪的方式占有她。

  狭小的空间里,他还是用尽各种不同的姿势迫她承欢。她并没做错什么,他这罚,来的莫名其妙,又凶狠异常。

  他下车前已将她的裙子抚平了,但是裙子底下她的底裤早被他撕了,此时是光着的。想到这些,她更羞愧,愤怒,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生怕走光。

  她的反抗在他眼里一钱不值,从头到尾,他只说了三个字:坐上来。也许对他来说,她就是这么下贱的,否则他不会连解释都不解释一句。

  他那么粗暴,把她的心再一次完完全全的撕碎了。

  车到了公寓外停下来,乔宇石先下了车打开后座,去抱齐洛格。

  “不用,我自己能走!”她冷冷地说,撑着虚弱的身躯躲开了他。

  她一定在怪他恨他吧,此时,他却不能向她解释什么。

  “我说过,别反抗我!”有些烦躁,他甩出这么句话,强行把她拖过来,从车内抱出。

  “在这里等我,我送她上去就下来。”他回头向江东海交代了一声,抱着她大步回了公寓。

  进了房间,他把她放到床上。

  刚才她娇弱的小身子在他怀抱里贴着,不知不觉他的欲望重新抬了头。

  也许是药力还没完全散去,他现在只想把她按倒,再狠狠地蹂躏一次。

  “好好休息,我走了。”他轻声说,这是他第一次告诉她,他要走了。

  以往,他都是直接摔上门的,这难道是他对适才的蹂躏有点歉疚了?

  这不是道歉,只是一句招呼而已,齐洛格,别把他想的多么心软。

  也许这句好好休息的意思是让你休息以后继续战斗,就像他让人送饭一样,目的只有一个,恨你,折磨你。

  闭着眼,她没回应,转回身不看他。

  她的裙子被这一抱一放卷了起来,她一翻身,圆润的臀暴露了一大半。

  他知道她累了,本想放过她。偏偏这迷人的风景让他禁不住又是一阵热血沸腾,齐洛格感觉到后方有一道灼热的目光在烧灼着她。

  伸出手刚要去扯自己的裙子,想遮住春光,却被他先了一步。

  臀上传来一阵濡湿酥麻,她才领悟到,是他低头啃上了她。

  就像在吃水蜜桃,他一点点地啃咬摩擦。如果说刚才在车上,他的肆虐活像在处置女奴。那么现在,他的举动似乎又把她放在了女王的位置上。

  “你别这样!”她低声叫了一句,身体绷紧伸直,他的唇舌脱便离开了她的皮肤。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开口拒绝他了,答应过他永远要顺从的。

  他已经是在用亲吻向她道歉了,她难道还在生气吗?

  伸出一双大掌把她翻转过来,面向着他。他的手臂撑住身躯,将她禁锢在他的双臂之间,看着她神情复杂的小脸低声而沙哑地问:“宝贝儿,是不是我刚才太粗暴了?”

  猫哭耗子!粗暴不粗暴,他自己不知道吗?

  齐洛格冷着小脸转开头,不想看他含情默默的眼神。

  有多少次,他虽然言语上奚落她,目光中却有着说不清的爱意。她总会在那样深情的目光中迷失自己,相信他是爱她的。可他前一分钟可以深情凝视,下一分钟就可以把她再推进冰冷的深渊,她不要再那么傻了。

  她小脸上满是不屑,还有失望与绝望夹杂在一处,眉心紧紧地纠结着,揉的他心痛。

  忍不住的,他低下头,吻上她秀美的眉。

  “别皱眉,乖!”他的唇贴在那儿,柔声哄道。

  这一声,极其柔软,从眉心处仿佛产生了一股暖流,一点点地流进她冰冷的心,将她心中的坚冰融化了一大片。

  她不要心软,不能对他心软,即使是他残忍的外表下真有对她的真情,也改变不了他是雪儿丈夫的事实。

  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内心,她讽刺地弯起嘴角,轻声开口:“你这样,是想再来一次?我是没有权利反抗的,你请便!不必这么费心地问我,你是粗暴还是温柔,对我来说,都是不愿意,没有任何区别。”

  她不是想方设法要他爱她吗?怎么他和她亲热,她却不愿意?

  又是她在演戏,还是她真的有那么厌恶他了?他不许她厌恶他,更不许她对他没感觉。

  她必须在他施暴时感觉害怕痛楚,在他温柔对待时感激涕零,必须得这样!

  不接她的话,他的亲吻从她眉心处温柔地滑向她挺秀的小鼻子。

  一切的取悦轻柔的如蜻蜓落在花瓣上,小心翼翼像怕惊着了她。

  齐洛格闭着眼,心中不断跟自己说,他是在戏弄你,想看你在他身下沦陷。她偏不动心,身体也不会给他任何回应。

  然而,在他的吻落在她柔嫩的樱唇上时,还是有股酥麻席卷她的全身。即使她忍住了战栗,却防不住悸动的心。

  他太了解她的身体了,两年来,多少个日夜的缠绵。他对她的身体,恐怕比她自己还要熟悉。

  轻而易举,他便能激发她原始的欲望,那是人的本能,如何克制的住?

  吻继续往下走,一路走,她一路绵软。身体的温度骗不了人,从温热变的滚烫,他自然满意,更细致耐心地取悦起来。

  直到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他粗喘着压上了她。

  齐洛格依然硬撑着,不肯哼一声,拼命咬着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他皱了皱眉,在进入的同时,吻住她,不让她的小嘴再对自己施虐。

  这一次,没有一点暴虐,从头到尾,他都在观察着她的反应。看她小脸红红的,香汗一点点渗出,他竟感觉是那样心满意足。

  而她的心却更痛,抗不过身体的快。感,抵不过良心的谴责,更不能不接纳他。

  她如此的润泽,身体必定是快乐的,可她为什么还要紧紧地皱着眉?

  这该死的女人,她就像一个猫,住进了他的心,偶尔伸出小爪子不痛不痒地挠他。

  每次要征服她,好像他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反被她影响,多少还是有些挫败感。

  好在她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对他毫无感觉吧?那么就是他赢了,她输了。

  细腻地侵蚀着她,感觉内里的温度越升越高,而她的呼吸也控制不住的紊乱。他知道她到了怎样的时刻,挺身相送。眼看着就要把她送上云端,她却忽然扭动身子,脱离开他。

  他追上来,不悦地抓住她,她却开始手脚并用,激烈地反抗。

  她不要和他一起体验欲仙欲死的美妙,不该,不能。

  “我不想。”她说,拼命地摇头。

  混蛋女人,她明明就已经空虚极了,还这么倔,要他拿她怎么办?

  “你要到了宝贝儿,乖,过来。”他不想弄痛她,轻柔地哄完,又扑过来。

  “你是雪儿的丈夫,别对我这样,别让我那样,算我求你。”她终究抵不过他的力气,就在他又一次要得逞之前,她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凄楚的眼神又一次撼动了他,令他自己也觉得意外的是,他被药力催着,最难耐的时候,竟然放开了她。

  不再看她诱人的娇躯,否则他真会不管她的感受再次进入她。

  直到听到关门声,齐洛格才真真正正放松下来。

  他走了,他竟然真的放过了她。她感觉得到他是怎样的热情,放弃对他的身体来说,肯定是痛苦的。

  他恨她的,为什么又要对她心软?她不要他心软,他的心软,会让她坚持的恨他的心动摇。

  她静静躺在床上,想着今夜发生的事。乔宇石好像有些不对,身体滚烫滚烫的,在车上的过程他就像个疯子,力气大的惊人。

  难道他是喝多了吗?

  又不像,他身上一点酒味也没有。何况,这两年来除了他的喜宴,她从没见过他喝酒,他应该是很有自制力的男人。

  思绪从他今晚的异常又转到他对她莫名其妙的恨意上来,父亲的表现说明她和他没有过纠结,江东海却又说她是明知故问。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山坡上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他,或许看清了那男人的脸就知道了一切。

  齐洛格闭上眼,再次努力回忆,又一次的头痛汹涌而来。今天因为她回娘家,给李嫂放了假,此时一人住在公寓里,她不敢再想了,怕又像上次昏厥出事。

  洗了个澡,她强迫自己入睡。

  也许是倦极了,齐洛格睡的很沉,连天亮了,李嫂来了也浑然不知。

  她是被手机的歌声吵醒的,一听铃声便知是雪儿的电话。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25章 下车-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