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奥博娱乐 >

65,如果他都配不上苏锦,就没有人配得上她了。-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发布时间:2018-08-23 14: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奥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66,其实,他是个傻男人-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病房,暮笙在给姚湄读报,姚湄闭着眼在养神,看到他们来,一个面色骤冷,一个睁眼微笑。

  靳恒远过去叫了一声“妈”拓。

  姚湄答应着,很高兴。

  暮笙不太高兴。

  察颜观色,是靳恒远最擅长的。

  他看得分明,然后,用比之还冷的眼神,斜眼盯他。

  靳恒远非常清楚一件事,自己其实不是一个好处的人,喜欢摆架子——谁让他有那资本摆呢!

  十几二十岁的时候,靠的是家里,身为家中最得宠的骄子,识眼色的都爱来巴结他,再加上他会打架,比他年小的,一个个都得惧他几分。

  后来走上了社会,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以及一个如鱼得水的社交圈,哪个不想着和他沾边,得他帮衬?

  在这种环境下,他一早养成了冷脸摆谱的臭脾气,在外头,他惯会冷脸来招呼人。人面上的笑,往往虚得不得了麇。

  很多人都怕他。

  更有人说,他瞪人时,让人发慌。

  这不是假话。

  曾经,他就有过把新来的实习生吓哭过的实例。

  现在,他就用这种眼神来招呼小舅子。

  “不叫姐夫,你这是又想讨打了是不是?”

  他的眼神里闪着这样一种危险的信号。

  暮笙接收到了,心里竟真的怵了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和这个男人打交道,但他真心觉得他不好对付。

  打架不打脸孔,全打在身上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人,那得有多阴险,才会做的那么绝。

  再想想那拳头,他头皮就发紧,身上就生疼。

  从小到大,他还没输得那么惨过。

  “姐夫!”

  好汉不吃眼前亏,暮笙咬着牙叫了一声。

  心不甘情不愿。

  可没办法!

  靳恒远寡寡然勾了勾唇。

  老婆得宠,把她宠坏了,就没人接收得了,但在小舅子面前,必须建起自己的威信。

  虽然,现在的他,根本不是真心服贴的,但养成一个见到他就叫“姐夫”的习惯,是必须的。

  “嗯!”

  靳恒远一边答应,一边差遣起他来:

  “去,把碗洗洗……开饭了……”

  苏暮笙有点恼,没动。

  不服气啊!

  他妈他姐都不这么使唤他的呢?

  靳恒远见差他不动,眼神又眯了一下,走过去,不着痕迹的凑到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不会洗,还是不想洗?”

  “……”

  “一个男人,要是心甘情愿当米虫,千手不动,一般都是废物投胎,一辈子成不了气候。”

  “……”

  你要承认自己是废物,那就坐着等吃吧……“

  “……”

  三句话,气得暮笙直磨牙,噌的扔了报纸,去把搁在床头柜里的碗筷取了去洗。

  谁会甘心承认自己是废物?

  他太能激怒他了。

  靳恒远看着他离开,心里乐呵着。

  哎呀呀,真是太喜欢这种欺负人的调调了。

  一个字:爽。

  *

  苏锦正和姚湄说话,转头时正好看到这一暮:瞧那孩子,对恒远分明还是有敌意的,嘴里却这么叫了,还拿了碗筷去洗。

  一副被靳恒远吃得死死的模样。

  她稀罕极了。

  趁着他去洗碗,她拿着水果去洗,瞧他一脸垂头丧气的脸,心下暗自啄磨着。

  “暮笙?你和恒远没事吧?”

  “没事!”

  他没脸向姐姐告状说:自己挨了靳恒远一阵虐打。

  “声音闷闷的还说没事?你们之前都聊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你这声姐夫叫的很委屈啊?”

  “我就是不习惯多了一个外人。”

  关了水龙头,他抬头睇着苏锦:

  “以前姐姐是我一个人的,以后,姐姐成了别人的了。我讨厌这样一个转变!”

  苏锦听着,莞在失笑,伸手揉他那头浓发:“不管姐姐有没有结婚,我们永远是对方唯一的亲人,这不会改变。”

  他听着点头,心下则在叹息。

  其实他想要的不止是唯一的亲人这样一个身份。

  可爱人这个身份,却不是他现在想强求就能求来的。

  苏锦哪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的更温和了:

  “恒远不难相处。他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这与你来说,就等于多了一个哥哥。还有就是,恒远很会烧饭做菜,比我做的还好吃呢,以后,你有口福了……”

  暮笙狠狠抽了一下嘴角:

  为什

  么他会觉得,那男人能给予他的不会是照顾,而是管教呢?

  *

  有件事,暮笙的确无法否认,那就是靳恒远的厨艺,真不是盖的。

  都说女人会烧一手好菜,就能收住男人的胃,收住了男人的胃,就能收住男人的心。

  现在他觉得,一个会做菜的男人,同样能收住女人的心。

  他家那两个女人的心,就是这样被这家伙牢牢给收住的——他妈吃了小半碗粥,而苏锦吃了一大碗米饭,就连他也不争气的多吃了好些。

  打架,他不如他;煮饭,他还是不如他,这样两个认知,实在让他沮丧。

  靳恒远,靳恒远。

  他真心讨厌这个人。

  *

  一顿晚饭,吃的还算愉快。

  饭后休息,靳恒远、苏锦、苏暮笙陪在病床边上。

  苏锦给姚湄读《飘》,声情并茂。

  靳恒远在边上听着,饶有兴趣。

  现在的他,但凡只要和苏锦共处一室,哪怕另外有电灯泡亮着,哪怕说不上什么话,只看着,他就觉得有意思。

  至于苏暮笙,则在边上玩手机,时不时会抬眼,用一种估量的眼神打量靳恒远。

  靳恒远由着他打量。

  十点,姚湄催靳恒远带苏锦回家,只许暮笙陪夜。

  苏暮笙一下急了。

  “妈,还是让我和姐一起留下陪你吧!姐夫回去就好了。”

  他可不想看着姐羊入虎口。

  这个所谓的姐夫,他还得好好观察观察。

  “今天你陪我,明天让你姐陪我。两个人一起陪,你们俩要是全折腾病了怎么办?”

  理是那个理。

  可是……

  “我……我肚子疼,今晚肯定陪不了您……妈,今天就让姐陪你,我先回家,明晚我来替姐,就这样说定了……”

  暮笙耍无赖,捂着肚子就往外闪了。

  靳恒远看得分明:这小子,故意在使坏呢,不想他姐跟他走。

  其实,像今天这种情况,就算暮笙肯陪夜,苏锦这边也一定放心不下的。

  以他判断:今晚苏锦肯定不愿意跟他回去睡,所以,他先发制人:

  “妈,我和小苏一起留下。”

  陪夜这事,他不是没做过。

  十一点多,姚湄睡了过去。

  苏锦拉上靳恒远出了病房,让他回去:“我一个人就行了。在病房睡不好觉的……”

  靳恒远个头高,不管是病床,还是陪客床,都难装下他。

  “什么叫夫妻,你知道吗?”

  他忽然提了这么一个问题。

  苏锦不知道要怎么答。

  靳恒远将她往怀里一搂,清冽的气息,在她耳边拂动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才叫夫妻。小苏,我心里装着你,才愿意陪你尽孝。你让我回去,心里挂着你,我一样睡不踏实……”

  话说的很诚恳。

  苏锦感觉到了浓浓的在乎,以及他对她的好。

  终于,她没再赶,而是和他一起回房睡了。

  *

  半夜,苏暮笙去而折回。

  母亲病成这样,他当然是牵挂的,耍赖只是一种手段罢了,他本来就打算过一会儿再回病房陪母亲的。

  推门进来,却看到苏锦和靳恒远都在。

  苏锦睡在隔壁一张空病床上,靳恒远则睡在陪客床上,房内亮着一盏小灯。

  站在走道上,他沉默了好半天,转身离开时,很烦躁。

  他觉得,他要彻底失去苏锦了。

  在他还没来得及成为一个有能力的男人之前,她就会被其他男人占了去。

  而这个男人,还不是他喜欢的哥哥,竟是另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

  这让他难以接受。

  在暮笙眼里:暮白的优秀,是他仰望的,姐姐喜欢他无可厚非。

  放下个人感情,他觉得姐姐和哥哥绝对是班配的。

  哥哥有负姐姐,这事,他替姐姐愤怒的同时,又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机会:只要给他几年,他说不定就可以……结果,跑来了这个靳恒远,要是一只软脚蟹也就罢了,不料……

  唉,总之,他真真是郁闷到了极点。

  病区尽头的窗口,他久久伫立,直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头瞎混?”

  身后,靳恒远清冷的声音响起。

  暮笙转头,没意外的对上了他那种让人心生紧张的眼神——不笑的他,很有威仪感,会让人觉得,自己面对是一个很能给人压力的长辈。

  他低头,讨厌自己怕上了他。

  靳恒远来到他身边:“回家睡去吧!这里有我和你姐呢!”

  苏暮笙掉头就走。

  “苏暮笙!”

  靳恒远突然又叫了一声。

  他一顿,不耐烦的转了身:“干什么?”

  靳恒远一脸淡淡:

  “你得学会有所担当,而不是利用别人对你的爱护耍无赖。

  “只有没长大的孩子,才会做那种幼稚的无聊事。

  “我知道,你现在这个年纪,特别想证明自己已经长大,是个男人。

  “但是,想要做一个让人瞧得起的男人,你得让自己会一身本事,有了能力,你才有资格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你要没能力,就永远别想挺直身板把话说响亮了。

  “给你提个醒,现在好好读书,你还有机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虽然文凭对有门路的人不是特别重要,但对没有背景的人来说,那将是你往上层发展的问路石。

  “为了你妈,你该争气点。”

  这几句话,带着教训的味道。

  苏暮笙本来就憋得一团火,这么被一训,立马恼羞成怒了。

  “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我今年才二十,有的是发展潜力。

  “倒是你,都三十好几了,混到现在,要车没车,要房没房的。你怎么就好意思来说我?

  “我姐居然就看上了你这样的。

  “我呸,你觉得我幼稚无聊,我还觉得你配不上我姐呢……”

  他压着声音讥损了几句。

  靳恒远不生气。

  没本事的人,才会一激而怒,有资本的人,从来是不动如山的。

  “在你看来,怎样的男人,才算配得上你姐?”

  他淡淡问了一句。

  “必须养得起她;必须知道爱护她;必须懂她……”

  苏暮笙一字一字的说。

  靳恒远挑眉:“就这样简单吗?那我肯定配得上你姐。”

  苏暮笙立马嗤之一笑:“你没家底,怎么养我姐?你不懂绘画,不懂设计,怎么懂我姐?空口白话,谁不会……”

  靳恒远依旧不生气,只淡淡回了一句:“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空口白话,你可以拭目以待。”

  浮躁的孩子,总会有吃瘪的时候。

  爱眩耀家底的,多是楞头青。

  而调教楞头青,时间很重要。

  不急的。

  淡淡的,他伸了一个懒腰,不再理他,径直回病房。

  来到床头边上时,他看到苏锦整个身子全露在空气里。

  夜有点凉,他上去给她掖了一下毛毯,然后悄悄躺回自己的陪客床,虽然陪在医院会睡不好,但心会很安宁。

  只因为身边陪着的是他想要的人。

  这么些年,一直是别人想配他配不起,还没遇上他配不上的呢……

  闭眼时,他勾了勾唇角:

  如果他都配不上苏锦,就没有人配得上她了。 ---题外话---

  第二更。

  | |

  

[读者须知]:下一篇:64,以后,不许让别的男人抱你。-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