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奥博娱乐 >

68,你可是我老婆,我不待你好,待谁好去-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发布时间:2018-08-23 14: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奥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69,说好的每天都要亲一亲的-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苏锦没去查靳恒远的卡。

  对于他的财产,她不感兴趣。

  也许是她对妻子这个角色还没有融入太多感情吧!

  等到哪天,她的心里,全是他了,可能她就会在意了。

  问题是,这概率有多大渤?

  她不确定。

  她唯一清楚的是:现在,她和他的关系,责任重于感情佐。

  责任是法律和人伦道德赋予的;感情,常常是发乎于心的。

  而扎根在责任这层土壤里培养出来的感情,多少带着一些非自然性,很难激发深藏于人性深处的热情。

  但她,还是在很努力的回应他的付出——收下这辆雪佛兰,就是她的回应。

  虽然她不清楚他有多少家底,但她依稀可以确定,在没有房贷的情况下,他手头肯定还是比较宽裕的,否则也不可能全款买车。

  一般人的生活习惯是:不会拿自己的全部身家去买一样不实惠的东西。

  当然,房子除外。

  靳恒远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很有分寸,做事稳扎稳打,这种人,更不会拿身上仅有的钱,干一件哄女人开心的蠢事。

  而按着这边的结婚习俗,不办婚礼,要男方一辆车也不是稀奇事。

  最重要的,是他非要给的。

  何况车也提回来了,她不好翻脸让他退。

  也不可能退。

  总不能让他把车当二手车卖了。

  亏钱的事,她绝不会做。

  周一,苏锦开上了新车,靳恒远站在外头,单手插袋,笑吟吟的挥手相送——她收下车,他高兴的很。

  就冲他这份在乎劲儿,她也该收的。

  心给不了,身不想给,现在,她能给他的也就这样一份顺从了。

  夫妻之间,互相迁就,关系才能和谐。

  这道理,是养母说的,她记着呢。

  等车子开远了,蹭车去学校的暮笙坐在车里,一边打量着车,一边直撇嘴:

  “聘礼?也太寒酸了!姐,你就被这么一辆破车给拿下了,传出去,多丢人。想想啊,以前你坐的是什么车?呀……”

  额头挨了苏锦狠狠一敲:“我们还回得去以前吗?少拿以前作对比。”

  暮笙这才闭了嘴。

  在学校门口中,她放下了暮笙,二十来分钟后到了公司。

  “哟,终于买车了呀?”

  停车场上,杨葭慧看到苏锦从驾驶座上下来,有点惊讶,走过来拍了拍车:“今儿这太阳是打西边升的呀!”

  “恒远买的。我现在哪有这个闲钱!”

  苏锦取了包包,关了车门。

  “他买的,你就收了?”

  杨葭慧眼珠子立马变尖厉起来,伸手就捏她的脸:

  “唉,你跟我交代,你是不是被他睡了?”

  问的那是相当相当的直接。

  “你那是什么思想?”

  苏锦没好气的拍掉她的手,锁门走人。

  “要不然你让我怎么想?”

  杨葭慧抚了抚被打疼的手,追上去:“要没睡了你,他那样一个男人,怎么肯为你掏钱包买车?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种联想,真是好实在。

  苏锦无言以对。

  杨葭慧继续在那里发表她的高谈阔论:

  “我跟你说啊,有钱人和没钱人,他们为女人花钱是不一样的。有钱人吧,在没吃到之前,肯为女人花钱;这没钱的吧,只有在吃上嘴了,并且想确定下来之后,才肯花……那靳恒远就是后者……”

  “没有的事!”

  睡是睡一起了,可没给他睡实了。

  不过,她这话说的也有点道理。

  杨葭慧若有所思起来,推她:“走几步让我看看。快啊……”

  苏锦不理她,径直往里走。

  杨葭慧呢,站在原地看,打量了一会儿,才急追了过去,压低着声音道:“看你走路的姿态,看来还真是处……”

  苏锦嗖的站定,脸上浮现红晕:“你有完没完?”

  杨葭慧扑哧笑,这丫头,真是纯,一逗就脸红,真好玩。但她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那肯定就是被人家亲过了对不对……”

  红潮在苏锦脸上滚滚而起。

  “哈,看来是真被亲过了。怎么样怎么样,感觉好不好……”

  “我很想踹你!”

  苏锦真踹了一脚过去。

  杨葭慧闪过,一径笑着:“哎呀,看来,他对你很下功夫啊……”

  他是挺下功夫的。

  “可惜,没房子。比不得我想给你介绍的那个小开。虽然就长相而言,他更出众一点。但邱志有钱途啊……”

  好

  tang吧,在这座城里,每个待嫁的姑娘,都希望自己未来的男人,能有一套没有房贷的房子,因为她们都不希望在新婚的时候终日被贷款压着成为房奴。

  女人都爱幻想婚姻如何如何圆满幸福,比起没房的,有房的当然更吃香。

  但也不能一概而论。

  “只要两个人勤勤恳恳,婚后买房,也不是那么难接受的。你别钻钱眼里好不好……”

  “啧,看样子,你还真打算跟了他啊……”

  “跟他怎么了?”

  “得得得,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但我还是得提醒你,暂时别匆匆定下来,床不能上,这个底线,绝对不能越过了。先处一阵再说吧……日久见人心。人好不好,比钱多不多更重要,这话,其实我也是认可的……我呀,就怕你跟的人啊,又没钱又没人品……”

  这些是作为朋友的忠告。

  苏锦哪能不懂,心思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正想告诉她自己已和他登记了。

  正巧这时,有同事叫住了杨葭慧,讨论起了那个工装项目。

  她闭了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下后,她望着这个自己熟悉的环境,闭了眼,脑子里浮现的是临走他冷不伶仃偷吻她的那一幕:一成不变的生活,正在她眼皮底下悄然变化着。

  她咬了咬唇,睁眼,不再想其他,投入到了新一周的忙碌之中。

  新御园的样板别墅正式开工已经好几天,这天,她去了现场,对工程进程作了一下了解,又和硬装部的设计师一起研究了一番具体的实施方案,查看了各种装修材料的到位情况……

  傍晚,她提早下班直接回了医院。

  养母的身体状况,其恶化的程度,比预期要来的轻。

  医生说,这和个人的情绪有关。

  苏锦一直这么坚持上班,没有天天守着她,主要一个原因,就是想顺她心,哄她高兴,看来是有点效果的。

  “苏小姐,那位靳先生是你什么人啊?怎么认得那么一个有名的肿瘤医师,还把人家请来了我们医院。”

  在电梯里,苏锦遇上了他们病区的护士,也不知为什么,这护士一直在瞄她。

  等到了楼层,她跟着出了电梯,见周围没人,就叫住了她。

  苏锦眨了一下眼,转头:“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吗?前几天,从上海来了一个肿瘤专家,帮你妈妈调用了一些进口药。那些药,一般人根本就拿不到:能多保一些时日的……比之前苏先生弄来的那些药好……也贵的厉害。听说一针得上万,还不能入医保,这几天,天天一支……”

  苏暮白之前想把养母转到上海去,养母没同意,之后,他曾私下里找了关系好的医生调用了一些西药来帮助养母减少痛苦,这事,她知道,她不知道的是靳恒远怎么会有那本事弄到更好的药?而且,那么贵,他怎么没和她说呢?

  她心下怔了好一会儿:“我不知道。”

  护士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

  她回答不上来,飞快的跑去病房,看到靳恒远正扶着养母坐起来,喂她水喝。

  “回来呀!”

  靳恒远看到她就扬笑,明亮的笑容,让人看在眼,心里莫名就暖暖的。

  “那边那杯子里有刚刚新榨的柳橙汁,稍稍喝一点,等暮笙回来就可以吃晚饭了!”

  那些本该在她下班之后忙碌的事情,他都已经事先处理好,而她只需要坐下喘口气,好好休息一下。

  面对这样一份体贴照看,她要是没有感触,那是不可能的。

  她是孤儿,从小缺少安全感,八岁之前,受尽苦难,八岁之后被养在苏家,虽然苏家人可亲和善,给了她家的温暖,但说到底,那终究不是生养自己的本家,再如何亲,总归会有拘束感。

  那些年,在苏家,她总是规规距距,凡事力求做到妥妥贴贴,所以,她是打小就养成了要照顾人的习惯:照顾暮白,照顾暮笙,不让养父养母操心,搏养父养母欢心……做任何事,她永远会先想着别人,自己怎么样,她一概不考虑。

  离开苏家之后,照看养母和暮笙,是她生活的全部,这是第一次,有人来替代她,帮她照顾她的家人。

  当身上的担子被人分担了去,那种被人疼着的感觉,真不是能用普通语言来概述的。

  “谢谢!”

  这声谢谢,有点没头没脑。

  可她知道自己在感谢什么。

  靳恒远见她不倒来喝,还说谢谢,愣了一下,在扶姚湄躺好之后,走了过来,给她倒了一杯,递上:

  “和我说谢谢,是不是太见外了?”

  他轻揉她头发。

  她有点难为情,养母正一脸欣慰的冲他俩笑呢!

  她举杯喝,很甜。

  是的,只要不去想苏暮白,靳恒远的好,真心让她觉得甜。

  “很好喝!”

  “那当然,我榨了一袋柳橙,才榨出这么一点精华来,可费功夫了……”

  ……

  晚饭后,苏锦去洗碗,顺带着把靳恒远拉去,轻轻问了:“你怎么认得那样一个肿瘤专家的?”

  靳恒远一怔:“你知道了?”

  “嗯!是护士意外说漏嘴了。”

  刚刚她还特意去问了一下,的确有过一肿瘤专家来对养母会诊过,也的确存在另外在给养母注射抗癌药剂的事实。这些,全是靳恒远说服医生瞒着进行的。

  “同事介绍的。身为半子,我想我总该给咱妈做点什么的。”

  事实上是,他用了很多心思,托了好些关系,才把人请来的。那费用要是说出来,只怕会吓懵苏锦。

  “那些药很贵,我怎么好让你独力承担……花了多少钱,你把账目列出来吧……我们……”

  “钱的问题你别操心好不好……都结婚了,你妈就是我妈,医药费我也该出份力的……哎,你该不会到现在都没把我当你男人吧……都睡了好些天了……”

  “……”

  她看他,无奈,说着说着,他又不正经了。

  “为什么这么看我?这是想怪我没和你商量吗?”

  “不是,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

  这些年,她已习惯凡事靠自己,现在,突然之间有个男人冒出来让她依靠,她真是不习惯……也担心,自己会恋上这份好。

  靳恒远低低笑了,用刚洗的手捏她鼻子,然后将她轻轻拢进怀,在她唇上,蜻蜓点水式的啄了一下:

  “傻了吧!你可是我老婆,我不待你好,待谁好去!”

  苏锦微微一笑,靠着他,心里全是满满的感动。

  这个男人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嘴甜,很能哄人高兴。

  不过,她就纳闷了,这样一个有卖相,有情趣,有点小资产,控制欲强的男人,怎么就单到了三十二岁还没成家呢?---题外话---待续!

  | |

  

[读者须知]:下一篇:67,好男人标准:顾家,疼老婆,有担当-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