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奥博娱乐 >

71,姐,靳恒远在外头有女人-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发布时间:2018-08-23 14: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奥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72,我只是觉得你越来越有管家婆的架势了-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香气袭来,娇软入怀。

  哎呀呀,这孩子,这么大了,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一见到他就黏人黏的厉害,牛皮糖似的。

  靳恒远有点无奈。

  “鬼灵精,怎么跑这儿来了?身子才好,就四处乱跑,你皮痒了是不是?”

  眼前的脸孔,青春洋溢,笑容清甜,气色绝佳。

  他捏了她的鼻子一下:怪不得他给长宁打电话问到了哪里时,他声音怪怪的,原来这两人串通好了,在玩偷龙转凤呢唐!

  短发女子把头黏在他肩头上,满口娇声娇气:

  “想你想的紧,就来了呗!”

  “想我,还是想我的荷包?”

  他睨着,拆穿她的小心思,用手指点她鼻子:

  “每回你想我了,我的荷包就得大出血。三小姐,被你惦着,可不是一件好事……”

  “哎呀,二哥这是什么话,钱赚来不就是花的吗?你现在又不用养家,也没包明星,挣了那么多钱,总得有人替你花的嘛……我要不帮你花掉点,谁帮你花……”

  她娇娇的说。

  “歪理。”

  他摇头。

  “是你想歪了好不好,我就是想你想疯了,才跑来这边的……”

  短发女子嘻嘻一笑,挽着靳恒远的手说:“对了,我听长宁哥说,最近二哥休了假是吧!怎么没去看我,也不回老宅,尽住这里了,哎,你不会是在外头金屋藏娇了吧……要不然你怎么会跑这种鬼地方来?呀……”

  说这话时,她往四处探望了一番,却遭了靳恒远一记爆栗子:

  “这儿好着呢,怎么就鬼地方了?”

  “地儿太小,又堵的厉害。”

  短发女子撅着嘴说:

  “本来早到了,都是堵车给堵的……”

  “我又没请你来。就爱挑刺儿。走了,我赶时间……车你开,我还得备一下案……”

  “OKOK……请……靳大律师……请……不过,我的劳务费你可不能少给!”

  她做了一个请了动作,脸上尽是俏皮之色。

  “就知道你是冲我的荷包来的。”

  “嘻嘻。我知道二哥是最好的……”

  短发女子咭咭而笑,神情是掐媚的。

  “说,又看中什么了呀?”

  “车。我看上一辆法拉利跑车了。权当是送我的生日礼物了好不好。反正我想死那辆车了。二哥行行好,就解解我的相思之苦吧!你看,就这辆……”

  她抓出手机,把那辆车的基本资料给拉了出来。

  靳恒远凑过去看了一眼:

  “啧,比我这辆陆虎贵多了。”

  “二哥,你可千万别跟我哭穷。我可都听说了,最近股市涨的厉害,你手上那些家当恐怕已经翻了好几番了吧……一辆法拉利,对你来说没什么的……”

  “哎哟,死丫头,居然还惦记着我所有家当来了。”

  他戳她头。

  “嘻嘻!”

  她吐了吐舌头。

  靳恒远拿她没辙。

  “买车,可以。问题是,你养得起吗?”

  “当然是二哥帮我养了……我一个穷困潦倒的学生,哪来的钱,正好,二哥又不差钱……”

  短发女子笑眯眯的。

  “就知道占我便宜。”

  靳恒远斜眼瞪她。

  她扮无辜:

  “现在不占便宜,以后就占不着了。等你成了家,我哪好意思再伸手和你要这要那。所以,现在狠狠宰你,那是必须的。我也只能在坑你荷包的时候,才见得着你面,平常你忙的根本见不着人影,你自己想想吧,自从上回分开,到今天多少日子了,除了偶尔给我打个电话,你有让我见着你人过没有……”

  好吧,最近,自己的确太疏忽她了。

  靳恒远淡笑着捏了捏那渐渐恢复健康的脸孔:

  “行了。车我给你买,养车的钱,也由我出。但有个前提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乖乖听话。”

  “我什么时候不听你话来了?”

  “必须早早忘了那个男人,这,你能做得到吗?”

  靳恒远一字一停,坚毅的目光,直直的盯在她身上。

  笑容在短发女孩脸上僵了一下,老半天,她才点下头:

  “我会忘了他的。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比二哥强的。比二哥差劲的,我一定不甩他……”

  靳恒远笑了:

  “小妮子,你这是打算一辈子做老姑婆了是不是?比我强的,又得是年轻有为的,不多吧……”

  “二哥二哥,这次见面,我发现你比以前喜笑多了呀,居然还自恋起来了……你确定你没恋爱吗?“

  短发女子惊讶极了。

  tang

  “什么自恋,那叫自信好不好。不和你这没文化的小妮子唠叨了,走了,开车……让我看看你的车技长进了没有……哎呀,得你接我一趟,我得损失一辆法拉利,这生意,好亏啊……”

  他似吟似叹着上了后座。

  女孩嘻嘻笑,跟着跨进了驾驶座。

  车子启动,很快就汇入了车流。

  街头的这一幕,本来寻常之极。

  有人候车,有人接人,忙忙碌碌,皆是生活的缩影,平淡无奇。

  可某些事,在某些有心人看来,它会变得很复杂。

  靳恒远并不知道,自己和这短发女子亲亲我我拥抱的时候,被苏暮笙全看到了。

  苏暮笙因为落了东西在病房,公交都走了好几站,最终还是半路折了回去,却在无意之间将这一幕全收罗进了视野里,那双眼睛,因为这些亲密画面,立刻就蹿出了愤怒的火苗星子,心下更是本能的有了一个判断:

  这男人果然有问题。

  提起手机,他想都没想就给苏锦打了一通电话过去,语气是愤愤不平的:

  “姐,靳恒远根本不是好货。我们都上他当了……”

  另一头,苏锦刚停好车,反应很平静:

  “暮笙,你怎么对恒远怀了这么深的陈见?说吧,他又哪里招你惹你,让你看着不爽了。”

  “哎呀,姐,那不是陈见问题,是这人人品真的有问题。”

  苏暮笙急的想跳脚。

  苏锦无奈:“反正啊,你就是讨厌他。我有眼睛,看得出来的……你见着他,就像仇人相见似的……恨不得扑上去再大打一架……”

  当然是仇人,那人与他有夺爱之仇,想让他喜欢那位,怎么可能?

  可这话,他又不好说。

  “对,我就是讨厌他……但今天我反应的问题,和个人恩怨无关,姐……他……他在外头有女人……”

  “越说越离谱了……”

  “姐,这绝对是千真万确的……”

  “……”

  “他是别人养的小白脸……

  “……”

  “哦,不对,他根本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对,他就是个吃软饭的……”

  “……”

  “你不知道,我亲眼见到的,刚一个打扮的像妖精似的女人,开了一辆路虎来接了他,两个人亲密的不得了……”

  “……”

  “我保证,我眼睛肯定没花,那是进口路虎……”

  “……”

  “姐,你想想啊,他刚刚怎么和我们说来的,他说一男同事会顺道来接他的……结果来的却是一个女的……

  “……”

  “姐,你听明白了没有,他在撒谎。他的话,根本就不能信……

  “……”

  “姐……姐,喂,你在听吗?”

  苏暮笙激动的叫了好几句后,发现听筒里没声了,以为信号中断了,喂了好几声。

  那边,苏锦正靠在驾驶座上,好心情全给他这通电话给毁掉了,好半天才静静的回了一句话过来:

  “在听呢!”

  “在就好。姐,我真不唬你的。对了,你等着,前头好像堵上了,我现在就跑过去把那对狗男女狼狈为奸的画面给拍下来,让你看看……”

  他啪,挂下了电话,鹰一样的眼睛盯上了在东边路口等着通行的路虎。

  与四周十几万、几十万的车比起来,它绝对是醒目的。

  在这种小县城,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没几个,而苏暮笙自小长在苏家,见的最多的是有钱人,名衣名车名表名包,见得多了,就生了火眼金睛,只消一眼,他就看出这车值多少钱。

  想当初,他也算是富家子弟,身上从头到脚一身打扮,没一个小五位数,那根本就穿不出门的,富贵日子,他不是没过过。特别是暮白工作了之后,他要什么,只要在暮白面前叨一句,回头就会出现在他床头柜上。

  以他目测,那女的开来的车,最低配在一百四五十万,那女人的打扮,估计得是个大五位数,甚至可能是个六位数。

  一个人得有多有钱,才会身上穿戴个百来万,手上开着个百来万的?

  人家是个富家女,那是不用置疑的。

  本来嘛,人家有钱,那是人家的事,摊上一个有钱的老爸,当然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令他愤怒的是:靳恒远竟然一边和这样一个富家女纠缠不清,一边还在他们家扮演好老公、好女婿这样一个角色。

  最糟的是,他妈、他姐,全相信了他,一个个被他耍得团团转。

  只要想到这事,他就肝火直冒。

  这人竟敢玩弄他姐。

  这是他怎么也无法容忍的。

  他冲到路边,想要追上去,第一时间揭发了他的真面目,结果,那边的交

  通突然通了,车流滚滚尽数向东而去。

  两条腿哪能跑得过四个轮子的?

  他思绪转的飞快,立马冲一辆空的车招了招手。

  那车往边上一停,他飞身上去,后车门才开,肩上却被人牢牢给扣住了,本来就急怒攻心的他,以为是有人想抢空车,不由得狂怒的叫了一句:

  “闪开,这车是我先叫的。”

  一个过肩翻,他想把人撂倒,不想,他根本拽不动那人。

  “你是苏暮笙?”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

  他一怔,转头,一张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脸孔,赫然跳进视线,面生的很,他不认得的。

  “你谁?放手。”

  语气很不善。

  他正生气呢!

  “我是县刑警大队的罗泗,严小丽你认得吗?”

  那罗泗摘了墨镜,亮了亮手上的警官证件,直直的盯着他。

  一听严小丽这名字,苏暮笙就皱眉:

  “认得,怎么了?”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路虎已消然失在汪汪车流中,现在想追也追不上了,不过,车牌号,他记下了,是上海牌照的。

  “她死了。”

  三个字把苏暮笙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死了?”

  他脸上立马浮现了几丝怪异之色。

  “对,死了,并且,我们这里有足证据证明你和严小丽死前有过接触,现在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话音一落下,他只觉手上一凉,一把亮闪闪的手铐,跟着就铐了上来。

  “喂……这关我什么事啊?喂……”

  他叫着,却被两个便衣刑警拉着,强行塞进了由远及近的警车。

  下一刻,拉响警报的车子,带着苏暮笙往县刑警大队驶了去……

  等候他的,将是未知的命运……---题外话---第一更!

  | |

  

[读者须知]:下一篇:70,我老婆居然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了……-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