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奥博娱乐 >

78,靳恒远:难道这场婚姻,他注定得输?-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发布时间:2018-08-23 14: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奥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79,靳恒远说:我要去保苏暮笙-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这个想法,也只能是想法。

  没有上前。

  他选择的是悄然隐退,转身离开。

  当然,他完全可以冲出去,一脸怒气将他们拉开,给他一拳,指着那个对他的妻子存了非份之想的男人宣告:

  “苏暮白,苏锦现在是我太太。麻烦你以后别再来缠着她。”

  没意义的唐。

  苏锦的心里有他,苏锦的朋友们默认他,他现在出去,除了自取其辱,就只能打草惊蛇。

  对,这个做法,只会加快苏暮白的离婚进度——这人已另外聘请了律师,一个在打官司方面完全不输于他的男人,现在已经接手那个案子。

  在这边,圈里人都知道苏暮白,本省产界最年轻的总裁,苏家的骄傲,商界的新秀,是多么的优秀。在他身上,人们看不到负面消息,他领导着苏氏走进一片光明。其手腕自然是不差的。

  苏锦是他爱着的女人,四年前,他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受制于人,而另娶了秦雪,可四年后,他既然敢在私下里悄无声息的备战离婚,可见他是做好了万全准备的。

  他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重新和苏锦走到一起。

  要是让他知道,他抢在他前头,和他最心爱的女人登记,睡了,他得有多愤怒。

  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靳恒远觉得,他肯定会不择手段的来破坏他和苏锦未来的生活。

  这样一种破坏,一旦开了个头,事情的发展就会越来越糟糕。

  在他和苏锦的感情,没有完完全全确定下来之前,那人的一言一行,都能毁掉他苦心经营出来的成果。

  另外,直觉在告诉他:苏暮白当年另娶的原因,一定能帮助他重新赢得回苏锦。

  而他,连争的资格都没有,就会一败涂地。

  那就当他从来没来过吧!

  这个做法,有点怯懦。

  但他已别无选择。

  谁叫他手上没有任何可以拿来倚仗的筹码呢?

  他不敢冲出去。

  怕输。

  是的,天不怕地不怕的靳恒远,也有怕的时候,这事,说出去谁信?

  靳恒远苦涩一笑,没有去坐电梯,而是走了楼梯。

  漆黑的楼梯走道上,几乎看不清台阶,却在他开门跨下去那一瞬间,感应灯亮了起来。

  一步一步,他走的很慢,大约是因为心情太差了。

  上次姚湄送急救,她打他电话,可能是因为她想找暮笙,找不着,又知道他俩在一起,他才打的吧!

  如果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找得应该是他。

  但这一次,她找的是苏暮白。

  这是让他心情差的主要原因。

  一路走,他在深吸气,也在深吐气。

  他在很努力的帮她找理由:一个不找自己丈夫,而找了前男朋友的理由。

  最后他只能得出那样一个结论:他这个丈夫,比不上她前男友,在她心的份量。

  这本来就是血淋淋的事实真相。

  而真相,往往是最伤人的。

  他双手插袋,脸上的笑,带着浓浓的自嘲,最后连自己怎么坐进车的都不知道。

  车子起动后,他沿着街道胡乱开着。

  一处红绿灯,令交通堵塞。

  靳恒远往外看,隔壁那条车道上有个女孩坐在副驾驶座上,娇娇的埋怨着:“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的。要不是信得过你,我还以为你外头养了人了呢……”

  手机。

  有灵光,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

  对了,他手机都没带,怎么就能断定她没联系过他呢?

  他猛的打了自己额头一下,一个急转弯,把车开上了国道,往老宅驶去。

  到家后,他急步去了自己房间,找到了手机,拿来一看,眉直皱:手机竟没电了。昨晚上忘了充电,今天事忙电话又多,竟就把电池用枯了。

  他忙插上电,开机,期待有未接电话显示。

  没有。

  一个也没有。

  啪。

  手机被他扔到了床头柜上。

  靳恒远坐在床沿上,吐着气,往后倒下,感觉心头,有一团团乌云,压住了心空。

  他,与她而言,总归不是最重要的。

  唉!

  幽幽叹息,是那么绵长沉重,房内静悄悄,心头乱糟糟,肚里空了了。

  挫败的滋味,在侵蚀他引以为傲的自信。

  无论他在外头如何骄傲,回到家,在她面前,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可笑!

  手机铃声适时骤响,令他骤然睁眼,飞快抓了过来,不是她的来电,而是爷爷的号码。

  他接了。

  “爷爷!”

  “你又跑

  tang哪去了?电话都打不通,工作有比小丫重要吗?”

  爷爷埋怨。

  “我手机落家里了。刚回家拿。”

  “那还来医院吗?”

  今天中午,他从上海回来,先去老宅,一是要换衣服,二是给小丫买了礼物,去哄孩子开心。

  到了家,发现爷爷奶奶、小丫,还有保姆都不见人影,他回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一个澡。

  换了衣服出来,他坐在床头用座机打了一个电话给爷爷。

  “小丫发高烧,在医院呢!”

  他一听急了,抓了钱包就往外跑,一路直奔迦市第一医院,进了VIP病房包间,活泼乱跳的小娃娃恹恹睡在那里,热度四十度,发的很急。

  爷爷说:“是蒋医师亲自给看的,病毒性感冒,盐水挂下去就能退烧。没什么大事。”

  小丫头见到他,很欢喜,一脸病娇的央他给讲故事,他就抱了小宝贝说了一个又一个故事,直到她睡过去了。

  下午四点,他找了一个理由,驱车赶往善县,口袋里装着一对今天上午他在香港买的素戒。

  那是一对订制款的,出自名家之手,市面上没有,贵在精巧简洁,一般人猜不出它的价位。

  他原本打算今晚就在她手指上套上自己的标记。

  心愿很美好,现实很糟糕。

  ……

  靳恒远草草回想了之前经历的事,转而又看了房内的壁钟,已经晚上七点多。

  “我等一下会过去!”

  挂下通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锦盒,盒内是那对精巧的素戒,一大一小,在灯光的逼照下,闪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

  他眯了一下眼,合上锦盒盖,用指纹打开抽屉,将那锦盒往时里头一扔,推平。

  他又打了另一通电话:“你好,耿叔,能再帮我一个忙么?”

  半个小时之后,他得到了一回复。

  “我问了,姚湄送回加护病房了。暂时是没事。不过,之前,我就和你说过这个患者的情况的,任何药下去,都只是拖拖时间而已……在这件事上,你算是已经尽力了。这个结果,无论是在国内治,还是在国外治,都一样。今天她又被气了这么一场,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靳恒远凝神问:“气了一场?怎么气的?”

  “好像是有个女人跑去闹了一通。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我说,你要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打电话问,为什么要通过我呀?你这孩子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姚湄情况很糟吗?”

  他不答只问。

  “她只会一天比一天差。这一气,能气掉她老命。还能活几天,谁也说不准了。”

  “谢谢耿叔。”

  靳恒远挂下电话,在房里踱步,从西到东,从东到西,不断的走,心里就像有两股力量在不断的作抗争。

  一个声音在鼓励她:“回去,快回去,她需要你,你可是她男人,你得让她靠着。临阵退缩,你算什么男人?”

  一个声音在拉后腿:“不能去,苏暮白在那边,苏暮白能给她想要的安慰,你没看到他们在那里都抱成一团了——之前,她是怎么答应你的,再不会让别的男人抱了,才几天,她就犯了。她心里爱的就只有那个男人。你跑去,除了尴尬,你还有地方站吗?”

  一个声音在为她说话:“谁没有惶惶无助的时候?”

  一个声音在冷笑:“她无助谁不能抱,她俩闺蜜都在边上呢,怎么就单单抱上了苏暮白?”

  一个声音在叹:“哎,你能不能别这么小气?男人应该大气点!娶她的时候,你就知道她心里有人,现在呷这份干醋,好意思啊你?”

  一个声音在讥:“你想大气?行啊,回去,马上回去。你可以再大气点,顺道帮苏暮白离了婚,外加签下离婚证,再送上一个大红包,那才算真正大气了。他妈的,你做得到吗?”

  是啊,他做不到。

  八点不到,靳恒远有把车重新开到了善县第一医院门口,停在路边很久很久。

  现在的他,是多么的需要时间,和苏锦独处的时间,好让她爱上自己。

  可老天爷不给。

  难道这场婚姻,他注定得输?---题外话---亲们,你们觉得男主该冲进去吗?他的心情,是那么那么的复杂……

  | |

  

[读者须知]:下一篇:77,爱恨交织,痛不欲生-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