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奥博娱乐 >

83,临终叮嘱:要好好的过一辈子-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发布时间:2018-08-23 14: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奥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84,苏锦现在是我领了证的合法太太-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其实,光是这么一句,就已惊坏他们了。

  瞧,杨葭慧立马露出了惊疑之色:“他来保的你?”

  “嗯。”

  苏暮笙点头。

  要是他说:是姐夫来保释了我缤。

  肯定会惊翻了他们。

  “苏暮白的律师都没能保下你,他能保你?他请谁了呀?坼”

  韩彤也跳了起来。

  “他自己。”

  暮笙瞄了瞄面色惨白如似的苏锦:“姐,他,是律师。”

  苏锦呆了一下。

  律师?

  他是律师?

  他不是律师行内打杂的吗?

  怎么就成了律师?

  想不通。

  苏暮白脸色沉了又沉,终于明白,那天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他竟是看上了苏锦。

  原来那天他问的那么详细,是想探了他的底细,自己还傻傻的把他当作了一根解脱婚姻之困的稻草,试图借着他脱离苦海。

  “靳恒远,你至于要这么卑鄙的吗?”

  苏暮白沉着声音厉问,往前走了两步。

  靳恒远眼神一深,脸上逼出一层淡淡寒气,直直接视:“我怎么卑鄙了?我和小苏,男未婚,女未嫁,都有结婚的意愿,相个亲,怎么了,这又不是触犯律法的事!”

  一句话,堵得苏暮白是哑口无言。

  是啊,这不犯法。

  而且,你还不能指责他:夺人所爱。

  所有人都知道:他,苏暮白,早和苏锦分手。

  他现在最大的拖累就是,身上还套着婚姻的枷锁。

  这时,病床上,姚湄忽拉了拉暮笙的手,嘴动了劝,一颗眼泪因为她的挣扎而滚落,渗进了白色枕套上。

  “妈,您想说什么?”

  苏暮笙连忙附过了头。

  “恒……远……”

  姚湄的口齿,已经变的含糊难辨,但这两字,她顿的还是很相当清楚,声音也比刚刚响了一些。

  “恒……远……”

  苍老的声音,透着一股子蚀人心骨的魔力,正在苏暮白心上钻洞。

  阿姨居然这么念着这人,却将他视而不见,这让他情何以堪?

  “恒……远……”

  杨葭慧听得直叹息。

  这是靳恒远,真是太会哄人了。

  瞧瞧啊,瞧瞧啊,都把病人哄成啥样了。

  人生都走到尽头了,还这么惦记这个骗死人不偿命的混蛋。

  韩彤只是摇头。

  靳恒远呢,听是听到了,但没动。

  他在等。

  等苏锦的反应。

  苏锦听得心酸,急忙答应道:“妈,您等着,我这就让恒远过来和你说话……”

  她终于转过了身,那道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动的身影,立即跳进了视线:白衬衣,黑西裤,卓然而立,那么的让人无法忽视。

  目光对接上。

  她很憔悴,脸上全是泪水。

  他很严肃,眼里尽是歉然。

  四目相对,却是恍若隔世。

  距离好像忽然就远了。

  靳恒远讨厌这种距离感,走近了两步,无视苏暮白咄咄逼视的目光,静声温温道:

  “我回来了。”

  她没有接话。

  “本来可以早点到的,去办了点事……”

  他轻轻的说。

  从业以来,他第一次感受了“语拙”是怎么一种境界。

  “抱歉,之前手机是没电了,没能接到电话,来晚了……你要是怪我,就怪吧!这一次,我的做事,的确不够仔细……”

  因为这次不仔细,他已吃尽苦头。

  人无完人。

  他也不例外。

  人非神。

  再如何算计周密,难免会疏漏的时候。

  苏锦没怪。

  此时,也不是该提他有没有女人这件事的时候。

  此刻,养母最重要。

  “快过来吧!妈想见你。”

  苏锦往边上让开了道,让他得以走进来,和养母说话。

  养母的眼神是那样热烈而绝望的巡视着,似想要第一时间见到他那张脸孔。

  靳恒远走了过来,从苏暮白面前走过,余光捕捉到了他眼底受伤生痛的神情——临终榻前,教养他多年的姚湄,并不渴望见到他,而盼着见到他的情敌,这份不寻常的待遇,是那么的令他难堪。

  病床上,病床上姚湄的手,颤微微的摸索着,往上爬,摸上氧气罩,似要拿掉它。

  苏暮笙看得明白,忙帮忙,然后让开了位置。

  韩彤和杨葭慧围在边上打量。

  韩彤的目光落了靳恒远的腕表上,眼里的诧异越来越严重,如果她没看走眼,那是欧尼茄名表,转头看杨葭慧,好友的眼神也正好从那边掠过,神情一下变得极为古怪。

  下一刻,靳恒远的一句叫,彻底叫傻了杨葭慧和韩彤。

  “妈!”

  两个女人顿时面面相觑。

  现在相了亲之后见家长都是这么叫人的吗?

  不叫阿姨,直接叫了“妈”?

  苏暮白跟着跳了起来,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上头咬一样,让人慌,叫人怕。

  “暮……笙……”

  姚湄在叫,声音轻如蚊呐。。

  “妈……您想说什么?”

  暮笙把头凑了过去。

  “你……有……没……有……杀……人?”

  姚湄无比吃力的问着,脸上全是想探知事实真相的***。

  “没有,妈,我没有,我怎么可能杀人?”

  暮笙拼命摇头,口气坚定不疑。

  姚湄又把目光落到了靳恒远身上:

  “恒……远……”

  “我在。”

  那只枯手动了一下。

  “帮……帮……暮……笙……”

  姚湄用尽毕身所有力气在说话,说一字停一下,脸上的皮肉都扯动着,声音还是很轻的,但这与她来说,怕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暮笙这事,您就别操心了,一切交给我来操办。”

  靳恒远牵住了那只枯手,并许下承诺。

  除却苏暮白,边上几人都冲他投去了揣测的目光。

  苏锦也瞄了他一眼。

  自是不明白:这人,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一丝淡淡的欣慰的笑意跳进了姚湄的眼睛:

  “好……好……”

  她闭了闭眼,喉咙处不断滚动着。

  隔了没一会儿,她突然又睁开了眼,眼神莫名变的很亮,看向了苏锦:

  “小锦……”

  声音也好像响了一点,另一只手颤微微动了一下。

  “妈!”

  苏锦挤了过来,抓住了那只空手。

  她感觉到她这是想把靳恒远和她的手合上一起。

  她照做了。

  果然,养母眉儿弯弯,笑了。

  “要……好……好……的……过……一……辈……子,不……要……闹……别……扭,不……许……分……手,不……许!”

  一字一停,她说的很辛苦。

  做母亲的爱女情切,却在这短短的劝语中深刻的体现了出来。

  在这人生最后时候,她最最挂心的无外乎:儿子的官司,以及女儿的幸福。

  苏锦稍稍抬眸,看身边人。

  靳恒远也正在睇她,目光深深。

  她转回了头点下了头,哑着声音点下了头:

  “好!”

  姚湄眼睛慢慢眨了眨,等着靳恒远的回答。

  “妈,我答应你的都能做到。你放心。”

  靳恒远也低低承诺。

  苏锦警觉的发现他用了一个“都”字,觉得怪怪的,但她有看到养母神情似乎是满意的。

  “还……有,我……若……死……了,不……要……开……丧,把……我……的……骨……灰……撒……入……钱……塘……江……,我……爱……在……那……里……游……泳……,死……后……也……想……回……到……那……里……”

  这是在交待后事吗?

  苏锦害怕的看着。

  她感觉到,状母抓着他们的手,力量在渐渐松下来。

  “好……了,我……累……了……想……睡……一……睡……”

  说完之后,养母缓缓闭上了眼。

  苏锦不想让养母睡,她怕这是回光反照,怕养母睡了,就再也醒不来……

  “生命体征比较稳定,应该真是说话说累了……你别担心……让妈休息一会儿吧!”

  一抹淡淡的烟草味,侵入鼻息,是他靳恒远凑了过来,一句轻轻的安慰,送入耳内,同时,他伸过来,自然而然的搂住了她的肩,轻轻一揉,又轻轻一拍,松开站起。

  靳恒远想到边上坐坐,一转身,两双满带研究的眼睛,正虎视耽耽的盯着自己:之前,她们对他不是没什么大意见了,为什么现在又生了这么深的不明敌意?

  他没搭理,径直往外走。

  苏暮白刻意上前瞄了一眼姚湄,也想和她最后说上两句话,可她已闭了眼,不知是陷入了沉睡,还是累的。

  他不好去吵她,想了想,只好跟着靳恒远走了出去,叫住了他:“靳恒远,我要和你谈谈。”

  靳恒远打住了步子,挑了一下眉,并不意外他会找自己:

  “去下面,你爱怎么谈,我们就什么谈!”

  步履沉稳,身形潇洒。

  两个男人,一先一后,相携走了出去。---题外话---第一更!

  | |

  

[读者须知]:下一篇:82,加护病房,母思子,子思母,情敌会面-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