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94章 很爱-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93章 要他离开-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皓月

  钟离隐把一杯茶放到容逸柏手边,淡淡开口,“云珟带容倾去了云海山庄!”

  “嗯!”

  “看云珟现在的状态,他还未发现异样。”不然,早就天翻地覆了。

  容逸柏低头抿一口茶水,没说话。

  “看来容倾是打定主意要瞒着云珟了。”钟离隐看着容逸柏问,“准备怎么办,你决定了吗?”

  容逸柏抬眸,望着远处,凉凉淡淡,“已经不用我决定什么了。”

  因为早已没有第二条路可去给他选了。

  容倾的决定,那就是唯一的一条路。现在,他能做的除了陪着她,好像再无其他。

  钟离隐听了,静默。

  两人同时无言,屋内一时沉寂。

  容倾以后会如何?这是他们想即刻知道,同时也最不想知道的。

  因为那不可预测的结果,只要想想都日夜难安。

  “也许,这会儿不该品茶,而是该喝杯酒。”

  容逸柏听了,转眸,“喝酒有用吗?”

  钟离隐摇头,“没有!”

  若是喝酒能解决问题就好了。何为无能为力,这一次体会了个彻底。

  “倾儿既决定瞒着云珟。那么,接下来该是想让云珟离开云海山庄了。”容逸柏说着,看着钟离隐道,“接下来,还要请摄政王帮个忙了。”

  云海山庄

  听完容倾所说的,凛五良久无法回神……

  主子身上的毒可解了。可是,却怎么也无法高兴,甚至有些无法接受。因为,这代价太大,太大了!

  看着凛五变幻不定的脸色,容倾开口,“回京后尽力拖着他,不要……”

  “王妃,您,您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容倾扯了扯嘴角,“凛五,这是可以逗着玩儿的事吗?”

  不是,当然不是。就是因为不是,才更让人难以接受。

  抬手按按头,脑子有些乱,“王妃,您先让属下缓缓,缓缓……”

  容倾听了,看着凛五不再说话。

  良久,凛五看着容倾,凝眉,肃穆道,“王妃是如何确定那封信是真的的?也许……”

  “因为孩子安好没滑落。而我……已开始记忆衰退了。”

  闻言,凛五心口一窒,神色不定,“记忆衰退?王妃,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容倾看着凛五平静道,“我现在给你说的话,若是不马上记下来,等到俩刻钟之后,我就会忘记,隐约能记得只有一点点。”

  凛五听言,紧声道,“这症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孩子快满三个月的时候。”

  “这怎么可能,王妃明明……”

  “凛五,我最近喜欢写字,并非是因为真的喜欢上了练字。”

  容倾话出,凛五眼眸微缩!

  容倾垂眸,拿过身上的荷包打开,拿出一张展开,看着上面的字,“原来云珟出去的时候有说过要给我买礼物的。”呢喃,抬眸,看着凛五道,“若非写下来,我已经不记得了。”

  凛五听言,再看看上面的字,面色紧绷,心发沉,“所以,王妃这些日子握着笔所写的都是这些吗?”因此,容倾的异样,他们才会毫无所觉。

  容倾点头。

  凛五忽然眼睛发涩,“王妃,主子若是知道,他……”非疯了不可。

  “所以不能让他知道。”

  “可主子早晚都会知道的。瞒得了他一时,瞒不了他一世。属下不想……不想等王妃出事时,主子才知晓一切。那……”凛五喉头微紧,“王妃,主子会受不住的!”

  容倾垂眸,看着自己肚子,眼睛发涩,“我不一定会有事……”

  现在都已经记忆衰退了,已经出事儿了。哪里还有不一定一说。

  “王妃,你容属下再想想,为主子寻到解药的方法肯定不止这一种,所以……”

  “凛五,若是现在能给云珟找到解药,我很高兴。可是……云珟的毒解了,我还会生下孩子。”

  “王妃!”

  “凛五,他(她)于我不是解药,而是我的孩子。”

  “王妃,你这样值得吗?”

  “值得!他同云珟一样,都是我的宝贝。”

  凛五听言,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解药没找到,孩子也已过了最佳流产的时间,如此……刚刚那些话说了并无任何意义。

  “王妃,让属下给你探探脉吧!”

  “好!”

  容倾伸出胳膊,凛五手指放在她脉搏上。

  少时,凛五眉头皱起,脉象沉实,有力,丝毫探不出异样。

  良久,凛五手放下。

  容倾看着他开口,“孩子还好吗?”

  听到容倾首先问的问题,凛五无声叹气,“小主子很好。”

  只是,王妃对小主子如此在意,主子怕是截然相反。

  执拗,狭隘,自私,自我……这也是湛王。

  除了对容倾之外,对任何人湛王都没什么包容性。或许,连小主子也不例外。

  “王妃,在京城突然害喜加重,是真的,还是……”

  “假的!”

  原来都是为了来云海山庄,为了远离主子故意做出来的吗?

  “除了记忆衰退之外,如脉象所现,我身体其实很好。”

  凛五沉重道,“王妃,也许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容倾听了没说话。不是也许,而是肯定。肯定只是刚刚开始,因为……

  容倾垂眸,遮住眼中神色,静默。

  凛五吐出一口气,低声问,“王妃,这件事,容公子知道吗?”

  “知道!”

  果然!

  容逸柏突然离京前往边境,又入皓月,或根本与自己身体无关,十有*是为了王妃。

  容逸柏既知晓,却什么都没说,选择隐瞒的理由是什么呢?

  凭着容逸柏对王妃的在意,他应该比他这个下属更紧张,更在意才对。为何还……

  难道,是因为事情真的已到无可逆转的地步了吗?想着,凛五眉头皱的更紧了。所以容逸柏才随同了王妃的选择。对主子选择了隐瞒吗?

  不过,若真事情真的已到了无法扭转的程度。那么,让主子晚些知道,确实比早点好。不然……

  主子一怒之下宰了完颜千华。之后,万一王妃腹中孩子的血仍无法解除湛王体内的毒。那……可就等于自己入了死胡同。如此,主子确实还不能知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完颜千华眼下还不能死。

  只是,主子的毒有了转机。可王妃该怎么办?

  “王妃,您再给属下一下时间,让属下再去……”

  “凛五,让他离开吧!”

  “王妃……”

  “我本打算在王府的时候就跟你说,就想让你想法设法的拖住他。只是……”说着,微顿,喉头发紧,“只是,怎么都舍不得他。想再多看他几眼,想多跟他说些话。因为,他这样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说着,眼睛发酸,“凛五,若是可以,我想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可是天不遂人愿。我现在……我现在连话都不敢跟他多说,因为说太多我会记不住,等他问我时,我怕答不上来。所以……”

  “护着他回京吧!”说着,抬手擦去眼角外溢的水色,叮咛道,“回京后,记得常常给我写信,多跟我说说他。不然,我怕有一天连他都会忘记……”

  说着,忽然想到什么,伸手从袖袋里拿出一封递给递给凛五,“趁着我还记着的时候,这个你拿着放好。一日,若是瞒不住了,你把这个给他,应该能保你性命无忧。”

  欺瞒主子,还是这等事。湛王若是知,不会轻易饶恕,到时凛五必是性命堪忧。这封信,算是有备无患吧!

  凛五伸手接过,心里沉甸甸的。看来,王妃真是把什么都想到了。

  “回去记得给我写信!”

  “是!”

  “记得多跟我说说他。”

  “属下谨记!”

  “还有,若是能找到缓解我身体状况的方法,就带他来……”人还未走,已开始想念。

  “属下一定尽快带主子来见王妃!”

  “嗯!”

  ***

  知晓所有,还未等凛五定下心去寻让湛王回京的由头,一个必须湛王离开云海山庄的信函既送了过来。

  “主子,谢飞传来的信。”

  湛王听言,伸手接过,打开,看到上面内容,眉头皱起。看过,递给凛一。

  凛一接过,看完,略激动,“钟离谨竟然醒了!主子,这也就说明,齐家的药确实是有用。”只是仍无法清除就是了。不过,这也是已经是一个极大的突破。还有……

  钟离谨竟然知道,当初是谁对容逸柏动了手脚。不过,却要见湛王。湛王不到,他懒得说。

  凛五静静站在一侧,听到凛一的话拿过信函看一眼,看着上面内容,眸色变幻不定。

  若是别人,随他钟离谨说不说。可是关系到容逸柏的话……

  凛五抬眸,压下心中波澜,看着湛王,肃穆道,“主子,还是去一趟吧!毕竟,容公子的事也耽搁不得,最好还是早些时候弄清楚的好。省的出现什么差池,惹得王妃担心。”

  湛王听了没说话。

  因为容倾,湛王自然不想容逸柏出什么事儿。可是……这个时候让离开容倾,湛王却是万分不愿意。

  “主子,从这里到古都,来来回回也就十天的功夫。云海山庄有龙卫还有王府暗卫守着,绝对不会出什么乱子的。”凛五力持声音平稳,“而且,王妃现在这个月份应该是最平稳的时候,主子离开几天是没问题的。”

  湛王听了,静默少时,看着凛五不紧不慢开口,“自来到云海山庄之后,她害喜的症状真的缓解了很多。”

  凛五听言,眼帘微动,眼神闪闪了,随着道,“其实……王妃的症状并没有突然缓解很多。”

  湛王挑眉。

  “在主子看不到的时候,王妃吐了,只是命令我们不许告诉主子,因为不想主子太担心。”

  听言,湛王眉头皱起。

  “不过,比起在王府时,确实是已经缓解了一些。染夫人说,这或许跟环境并无关系,应该只是王妃的身体情况逐渐在变好中。”

  “跟环境并无关系,这么说云海山庄白来了?”

  凛五轻咳一声道,“不管怎么说,王妃的症状稍稍缓解了,这都是好事儿。”

  若是害喜的症状来到云海山庄就变好,湛王定然觉得奇怪。而湛王感到奇怪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视而不见,特别关系到王妃,他一定会更多想几分。如此……

  为免湛王查探,凛五开始说谎,欺瞒。

  湛王听了,看凛五一眼,没再说话。

  比起环境的缘故,湛王自然更加希望是容倾的身体情况变好了。

  想着,湛王起身,抬步往完颜千染的院子走去。

  若要暂离。必须想确定容倾身体确实安好无恙才行。

  看着湛王的背影,凛五抬手擦去鬓角溢出的冷汗,抬步跟上。

  对主子欺瞒,脸上似一片平稳面不改色,可心里,却是狂跳不止。

  晚饭后

  湛王对容倾说了,他或许要离开几日去古都一趟的事。

  容倾听言,眼神闪了闪,随着背过身去,不看他。

  湛王看此,扬眉,这是……

  “怎么了?不高兴了?”

  “王爷眼神真好。”

  湛王听了,勾了勾嘴角,从身后圈住容倾,把她抱在怀里,“容九,为夫有没有说过,你耍小脾气的样子最是好看。”特别是因舍不得他而耍小性子的样子更是好看。

  容倾转眸看湛王一眼,“你少来!”

  这骄横,湛王轻笑,“为夫最多十天就回来。”

  容倾听了,嘴巴憋了憋。

  “要不八天!”

  容倾转头,看着湛王,正色道,“你好好哄哄我,就让你去十天。”

  湛王听了,面露稀罕色。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去哪里,现在也是需要有人恩准的。这感觉……很不差。

  “不过,在哄我之前,你先答应我几件事。”

  “说!”

  “不许招蜂引蝶。不许勾引别人,也不许被别人勾引。”

  “这担心是多余。本王从不做那等事儿!”

  容倾轻哼一声,“少来。你若没做过,那我是怎么嫁给你的。”

  “这个就要问王妃自己了。”那个时候容倾嫁给他,没别的,明显是只为活命。

  “那还用说,自然是被你给勾引了。”

  瞎说,明明他才是被勾引的那个。

  “可是现在你不同往日了,你是有媳妇儿有娃儿的人了,出门在外首先要谨记洁身自爱,知道吗?”

  “是,谨遵夫人教诲。”

  “还有,出门在外注意安全!”

  “好!”

  “凡事小心谨慎,不要因为自己长得好,武功好,地位高,身边人多就行事大意知道吗?”

  “嗯!”

  “还有,让凛五多备点儿药,万一哪里不舒服了一定不能强忍着。特别现在天凉了,早晚记得添衣服。”

  “好!”

  “还有,在外面不要喝酒。要按时吃饭,现在天干要记得多喝水……”

  “还有,不要总是生气,气大伤身。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要记住一句话,要活着……”

  “还有……”

  要求哄的人,这会儿让哄的事儿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是看着湛王不停的交代着,不停的念叨着,生怕错漏了什么。那模样……

  莫名的有种儿行千里母担忧之感。只是……

  这世上会处处不放心他,时时担心他的不是他的母亲,只有他的妻子!

  “还有,若是事多不要赶着回来,安全第一,我会好好的在云海山庄等你,你不用担心。所以,一定不能走夜路,知道吗?”

  “还有……”

  “容九,我爱你,很爱!”

  一句话,打断所有。

  话入耳,心发颤,眼泪不觉落下,模糊了视线,模糊中,看着男人眼中的清晰外露的情意,那厚重……

  容倾转身,头埋在他胸口,泪水隐没在他衣服上。

  我爱你,很爱!

  她想听到的话。可现在却感……其实,他若不爱,也许更好。

  抱着怀里的小女人,轻轻抚着她的发丝,柔声道,“容九,最近你好像变得越发爱哭了。”

  “因为女人都是水做的。爱哭是正常的飞。”

  “是吗?可是为夫记得你以前可……”

  “我正感动,你别大煞风景!”

  湛王失笑,随着拍拍她的背道,“为夫会早去早回,你乖乖在这里等我,知道吗?”

  “好!”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95章 爱意入心 卑微也好-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