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93章 要他离开-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92章 事后-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京城顾家

  “老夫人,荆州来的信。”

  因顾振和顾廷灿眼下都不在家,自然的这信就送到了顾老夫人的手中。

  顾老夫人伸手接过,看一眼,抬眸,“王氏和顾婷现在都在荆州是吗?”

  刘嬷嬷颔首,“是!”

  当初,还是太子的云紘收复古都,顾廷煜机缘巧合立了功。在太子对顾廷煜论功行赏的时候,顾廷煜没要求别的,只请求太子放了还在狱中关押的顾婷。

  太子应允!

  而后,因为过去种种,顾婷在京城注定没了立足之地,继而被顾振远送到了荆州。

  其后,王氏的情况也差不多。

  在宫变之时,在宫中附和太子,同顾氏(吴欣儿的娘),容老夫人一起对湛王妃落井下石……

  顾氏当即被湛王妃斩杀,容老夫人其后死于湛王府护卫之手,而王氏……

  因顾廷煜在湛王府门口用身体挡了一剑,继而……

  这看似为容倾挡劫的一剑,其实真正目的不过是为了救母罢了!

  虽知顾廷煜为她挡剑的出发点并不纯粹。可容倾也干脆的成全了他,放了王氏。

  因为当时那种情况,只是应付太子和庄家,已够容倾费神。对顾家,不想因为这些枝枝蔓蔓再横生枝节。

  至此,王氏躲过了一劫。其后,也被顾振送到荆州,送到了顾婷身边。本来目的也是想让她们母女彼此有个照应吧!

  想着那些过往,顾老夫人打开信函,上面内容映入眼帘……

  看字迹,信是王氏所写。过去,王氏为了表示孝敬,也往边境写了不少的信函。继而,对王氏的字迹,顾老夫人很熟悉。

  顾老夫人淡漠的看着手中信,信很长……

  对过去的事,认错加忏悔。

  对顾振和顾廷灿,表示关切,重点述说挂念。

  对仍昏迷不醒的顾廷煜,表示担心,言愧对……

  林林总总,洋洋洒洒写了很多,可看在顾老夫人也就两句话——诉情,诉苦。

  诉情意,想回京!

  诉苦楚,想要钱!

  其余,再无其他。

  顾老夫人看完放下,淡淡道,“她们可是经常写信回来吗?”

  刘嬷嬷如实禀报道,“据管家说,王氏经常写信,而婷儿小姐却是不常……”说着顿了顿道,“就是偶尔来信,对廷煜少爷的关心也是寥寥数语。不过,也未提及过想回京的话。”

  “是吗?”

  “是!”刘嬷嬷垂首,刚刚那话,她已是逾了为奴的本分。可是……二爷曾说,对顾婷的作为,有一说一,不可瞒着老夫人。

  顾盛会这么说,想来也是不想老夫人动了恻隐之心,一个不忍把顾婷接回京城吧!

  刘嬷嬷自以为,如顾婷那样自私冷清的人,被接回来,老夫人也只会闹心,绝对不会舒心。

  顾老夫人听了,看了刘嬷嬷一眼,不再多问,起身,由刘嬷嬷扶着往顾廷煜的院子走去。

  不够成熟,不够稳重,无城府,目光浅——在顾家,顾廷煜算是最‘不成器’的一个。但,他却又憨傻的是最重情的一个。

  因为能力有限,他用最憨的方式,为他的母亲和妹妹撑起了一片安稳。付出了他所有能付出的,可现在……

  他倾力护着的两个人。妹妹对他依然是漠不关心,甚至可能还怨他能力低微,不能护她一个完全,只能让她在荆州受罪,不知他心里会是何种滋味儿。

  还有他的娘亲,信中口口声声说着担心顾廷煜,说着挂牵他,亏欠他,想照顾他,声声慈母心,可心里……

  她是真的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儿子呢?还是……只是想借照顾顾廷煜为由,借此回京呢?

  王氏到底在想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她是真的担心也好,虚情假意也罢,都已不值得去探究。因为在有生之年,她都别想再踏入京城一步。

  还有顾婷也是一样,她若是安稳本分,不自惹麻烦。那么……

  顾家愿意养她们母女终老,让她们衣食无忧。不然的话……

  自己再作,顾家再无护她们一说。

  ***

  第一次亲自买东西,湛大王爷不小心买出了兴致。不止容倾交代的给买了,容倾没交代的也零零碎碎的买了不少。

  容倾可能会喜欢的,各种小玩意儿统统买了。湛王如此买法,直接的……

  后面护卫直变移动的货架,身上满满的都是,五颜六色的各种物件。

  “主子,有句话属下不知该说不该说?”

  凛五话出,湛王直接道,“那就不用说了。”

  欲言又止,犹犹豫豫的话无需听。因为,定然不是什么好听话。毕竟,若是好听话,那就没有不该说的。

  凛五垂首,“是!”

  凛五这一应,直接证实了他将说的话确实不够动听。

  湛王停下脚步,看他一眼,“说!”

  忽然又想听了。就是这么无常。

  凛五轻咳一声,恭敬道,“爷,小就是想说,您买这么多东西,小的感觉……夫人好像不会夸您。”

  湛王听言,挑眉,“原因?”

  “这个,小的也说不清,就是一种直觉!”

  湛王听了,看着凛五不咸不淡道,“现在给人探脉的时候,你是不是用的也是直觉?”

  呃!

  用直觉探脉,所以沦为江湖郎中。直白的说,直觉是屁!

  凛五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爷,是夫人。”

  闻言,湛王随着抬头,看容倾由麻雀扶住走来,不觉眉头一皱,大步走过去。

  “怎么出来了?”

  “过来找你呀!”容倾看着湛王笑眯眯道,“买东西这么久没回来,实在担心我相公是不是被人家给拐走了!”

  “瞎操心。”湛王伸手圈住容倾腰身,给她紧紧身上披风。

  因为月份还小,披风这么一遮,完全看不出有身子。

  “其实,我主要是担心相公一时心软,在路上给我捡个小可怜什么的回去。”

  “这不就捡了一个。”湛王抱抱容倾,轻笑道。

  看着自己主子对王妃动手动脚的样子,凛五嘴巴动了动,忍住了才没说出注意风化这等煞风景的话。

  这光天化日的,主子怎么就不知道克制一点儿呢!幸而湛王长的够好。不然,就刚才那动作……

  怎么看都是街头痞子,老流氓调戏小媳妇儿!

  容倾扯了扯嘴角,男人真是越发会腻歪了。虽然有时候也感油腻腻的,可是……若是能油腻一辈子该多好。

  伸手握住男人大手,屏退脑中还不该出现的伤感,看看湛王身后挂的跟圣诞树一样的护卫,神色不定,“这都是你买的?”

  “嗯!看看喜欢不?”湛王清清淡淡道。语气不显,可这问话,凛五听到,妥妥的就是在向王妃邀功,像个讨赏的孩子。

  “怎么买这么多呀?这败家的!”

  容倾话出,凛五瞬时低头。湛王:……

  本以为会得到的夸赞,没有。反倒是……

  湛王转眸,扫了凛五一眼,直觉竟然比医术还好,又一发现。令人不甚愉快的发现。

  “都不喜欢吗?”

  以前容倾明明很好哄的,送她什么她都喜欢。当然了,他过去像也没送过容倾什么。这认知出,湛王眸色闪了闪。

  “怎么会不喜欢呢!就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容倾拉着湛王,缓步走着,念叨道,“你想呀,本来我家相公只是身份尊贵,模样俊美,但却坏脾气,不通情趣,不知凉暖。虽招人,但却不敢轻易靠近。可现在……”

  容倾伸出手开始掰手指,“脾气好了,情趣通了,情调也有了,还知道嘘寒问暖了,偶尔败家一次,还是为给媳妇儿买东西……”

  容倾数完,看着湛王瘪嘴,满脸担忧,“相公突然十全十美了,让我怎么放心的了呀!”

  湛王闻言,失笑,抬手在容倾挺翘的小鼻子上捏一下,“夫人可是越发会拍马屁了。”好听话说的人耳根子直发软,心头直发痒。

  容倾眨眨眼,伸手摸摸自己鼻子,随着双手捧住自己小脸儿,巴巴看着湛王道,“相公,你这样,我心跳扑通扑通的,总是心动该怎么办呢?”

  容倾话出,湛王轻笑出声,低低沉沉,磁厚的声音,犹如大提琴般醇厚惑心,眼中那外溢的柔和,如百年琼酿惹人心醉。

  “你现在是越发知道怎么调戏为夫……”

  “春草,这东西仔细点儿拿别给我掉了。”

  “是!奴婢会小心的。”

  对话声入耳,这寻常的对话,本不值得注意。可是,那莫名有些耳熟的声音,不由令人侧目。

  凛五不觉转头,向着发声处看去。当看到不远处走来的两人,眉头不由皱起,眼底溢出点点暗色。随着回头看向湛王。

  见湛王和王妃也同时在看同一处。显然,有些人也落在了视线内。

  看此,凛五收回视线,不动不言,静待。

  “小姐呢?是在茶楼等着?”说着话,王氏似感到有人在看自己,反射性的抬头看去……

  视线碰触一瞬间,王氏顿时愣住,停下脚步,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先是惊疑不定,而后好似确定眼前人是真,并非虚幻之后,嘴巴微抿,脸上漫过各种颜色……

  王氏反应,湛王看在眼里,手指动了动,而后收回视线,“走吧!”

  “呃,好!”

  刚走出两步,一道声音出……

  “小妇人王氏叩见王爷,叩见王妃!王爷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背后声音传来,湛王牵着容倾,眼帘都没动一下,缓步离开。

  容倾跟在湛王身边亦是不曾回头,不曾停顿一下。只有周边的人,被王氏那一声请安,还有那称呼……

  王爷?王妃?

  这称谓,震的人眼睛发直,心跳不稳,抬眼望去。而后,见除了王氏直愣愣的在哪里跪着之外,完全无人回应……众人看王氏的眼神不觉莫名起来!

  看穿着也是人模人样的,没想到脑子是个有问题的。

  王爷和王妃都在京城呢,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这小地方?她可真是够敢想的。

  看湛王和容倾就那么走了,完全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王氏牙根紧了紧,这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湛王没找她麻烦,王氏自然松了口气,可容倾这等的目中无人,却是让王氏很是气闷。

  恨容倾,畏湛王……想大骂容倾一通,可又畏怕湛王砍了她。

  “夫……夫人,您这是怎么了呀?”丫头春草看着突然跪地行大礼的王氏,看看四周,满头的雾水,不明所以。哪里来的王爷,王妃呀?

  听到丫头的问话,王氏瞪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站起来黑着脸快步走人。

  疾步走着,心里忍不住思索,云珟和容倾怎么突然来荆州了?是来游玩的?还是来办什么事儿的?

  无论来做什么的都好,王氏只有一个想法……希望他们半路遭遇劫杀,就此死了就好了。那样,她不用等着顾家表态护她就可以回京了。

  在京城习惯了,荆州这鬼地方实在让人不喜。

  ***

  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湛王,容倾走远的背影,再看看快步走的王氏,顾婷嘴巴抿成一条直线,脸色难看至极。

  “小姐,我们去找夫人吧!不然,夫人去茶楼见不到您该着急了。”丫头春花看着顾婷小声道。

  顾婷听了,却是没动,一点儿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小姐!”

  顾婷转头,看着春花,沉沉道,“你过去告诉夫人,就说我还还要给父亲和哥哥再买些东西送到京城。所以,要晚一些再走,让夫人先走不要等我,先回去吧!”

  春花听了没多想,干脆的应了,随着就要往楼下走去。刚转身又被顾婷叫住,“等等!”

  “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顾婷皱眉,神色变幻不定,不行!不能这么说。

  看顾婷脸上表情不停变幻,有些紧张,更多凝重,春香不明所以,小姐她是怎么了?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心事重重的。

  “春花!”

  “在!”

  “你把这里的店小二叫来。”

  “呃,是!”

  春花走出,顾婷坐在包厢内,眸色起起伏伏,脑子一团乱。

  首先是王氏,看到湛王避还避不及,可她竟然还凑上去。该死的……

  看到湛王不知道躲避也就罢了,她竟然还凑过了过去。

  想到刚才湛王揽着容倾都已转身走了,王氏竟然还在后面跪地请了个安。那个愚蠢,顾婷真是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王氏她这是生怕湛王忽视它,忘记她是不是?

  想到王氏的作为,顾婷心口堵的几乎要背过气去。

  顾振把王氏送到她这里,说什么让她们母女彼此有个照样。狗屁……

  让王氏来,分明就是给她送来累赘,给她添堵。还有容倾……

  想到容倾,顾婷心里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了。

  人不在眼前时,那人张口夫人,闭口夫人,一路上,但凡看到的,好似都想买去送到她面前去,就为讨她欢喜。

  那样的低姿态,谁能想到他就是那阴狠毒辣的大元湛王爷呢?

  人不在眼前时嘴上念叨着,而当人来到眼前,所有的冷硬化为柔和,牵着揽着,完全不松手。那架势……

  无需任何甜言,更无需任何誓言,只是眼看,都能看出,容倾就是他的手中宝,心头肉。那种宠溺,那样的在意……

  冷看天下,睥睨所有,无情处世,不留情,不容情!

  所有人都以为,就这样一个冷血暴戾人,他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情为何物。然……

  看湛王对容倾,显然世人都错了。

  他也会爱人,且只爱一个人。

  强硬面对所有,却把唯一的柔和给了他的王妃!

  顾婷想着,不由苦笑,都说世事难料,这话果然一点儿都不假。

  她曾经鄙夷的人呀!此时再看,多么的讽刺。*裸的现实,已经不止是羡慕,嫉妒,更多是难堪。

  “小的给小姐请安,敢问小姐有什么吩咐?”

  小二的声音打断了顾婷的思绪。转头……

  ***

  “敢问可是顾夫人吗?”

  正找顾婷找的心焦的王氏,闻声,转头,看着眼前一身店小二打扮的小厮,皱眉,“我是,你是谁?”

  “是这样的,顾小姐突然身体不适,在差不多一炷香之前就已先回去了。特给小的留话,让小的来这里见到夫人跟夫人禀报一声,让您不要等她了。”

  王氏听言,烦躁的心情略微舒缓了几分,“春草,拿两个铜板给他。”

  “是!”

  “谢夫人!”

  小二忙道谢,看王氏乘马车离开,转身小跑着回去复命。

  ***

  “王氏回去了。不过,顾婷并未,应该还在荆州城内。”

  凛五听了护卫的话,扯了扯嘴角未言其他,只是看一眼护卫手中的鱼,皱眉,“王妃闻不得鱼味儿,你搞条鱼过来做甚?”

  “呃……”护卫挠挠头道,“经过河边的时候,看到了,就顺手抓来了。”

  “是放生了,还是生吃了,你自己看着办。”凛五说完走人。

  护卫听了,看一眼手里的鱼,果断丢池塘。没生吃的本事。

  “相公,后天是不是就能到云海山庄了吧!”

  “嗯!”

  “好快呀!”

  湛王听了挑眉,快吗?

  从京城到云海山庄本五天的路程,他们现在已经走了近十天了。

  “云珟,要是能一直这样走下去该有多好。”容倾靠在湛王肩头,悠悠道。

  湛王侧目,“为什么这么想?”

  容倾歪头,对他笑了笑道,“因为出门在外,总是有很多事可以使唤相公呀!在京城可没这机会。”

  “惯的你。”

  “没办法,谁让我有个体贴入微的相公呢!”容倾一甩头发,傲娇道。

  湛王失笑,“就是被你这*汤灌得的,本王现在竟觉得沦为王妃小厮其实也挺好的。”

  “真的吗?”

  “嗯!就是偶尔会有种虎落平阳的感觉。”

  容倾听了咯咯笑。

  “主子!”

  听到凛五的声音,看他站在门口,明显有事要禀的样子,湛王伸手摸摸容倾头,“我出去一下。”

  “好!”

  “有什么想吃的就跟丫头说,让厨房给你做。”

  “我想吃凉面!”

  “容九,本王再说一次,不行!”

  再说一次?

  这字眼,容倾听到,看着湛王一脸无辜道,“难道我刚才已问相公要过凉面了?”

  “是!”

  “这样呀!”容倾眼眸微缩,随着咧嘴一笑,“嘿嘿……相公记性真好。”

  “是,为夫记性极好。所以,你也别不要跟本王装糊涂,再说多少次都不行,凉面不准吃。”湛王说完,抬步走出。

  容倾看着湛王背影,直到他走远,脸上笑意消散,眉头微皱。

  从京城来时候,她只会忘记头天的事。可现在……竟是连半个时辰前的事都开始不记得了。明明前两天,一个时辰前的事她还都记得的。

  这急速退化的记忆,让容倾头皮发麻,垂眸,抬手抚上自己肚子。

  肚子又大了!

  看来随着孩子的快速长大,她的症状也在急速的加剧。如此……要快点儿到云海山庄才好。

  想着,容倾起身往内室走去。拿出自制的竹签笔,沾上墨水,开始快速的在字上写着。每一件事,没一句话,都要记下,不然很快就会忘记。

  写着,不由顿住,‘惯得你’惯字怎么写?忽然想不起来了!

  凝眉,看墨汁滴落,润开,‘惯’?良久,容倾才想起,笔落,写下。看着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字,容倾却是苦笑……

  看来,以后跟云珟要少说点话了。不然,不止记不住,还会写不出。就是都写出来了,也不知道过了明天还会不会认得那上面的字。

  “小姐,吃点橘子吧!”

  “呃,好……”应着,快速把纸笔收起,藏好。

  荆州

  三天了,风平浪静。预想中的事都没发生。然,这种平静,却没令顾婷松口气,反而越发的不安。

  春花犹豫好一会儿,顶着被训斥的不安,小声问,“小姐,我们今天回去吗?”

  顾婷没说话。

  春花挠头,因为她直到这会儿仍是不明白,顾婷留在荆州城里为的到底是什么?

  本以为她留下是为了游玩。可事实却不然,三天了,她连客栈的屋子都不曾出过。如此,她是为何留在这里呢?弄不懂。

  “小姐,夫人已派小厮来催了几次了。您再不回去的话夫人该着急,担心了……”

  春花话未落,门突然被推开,顾婷心头一跳……

  “顾婷!”

  闻声,转头,看到是王氏,顾婷心头微松,神经却依旧紧绷。

  “夫人!”

  “娘,你怎么……”刚开口,既被打断。

  王氏开口既是质问,“顾婷,你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说着,把一张丢到顾婷身上。

  顾婷面色一冷,抿嘴,伸手拿起。

  “你跟杜财主家的儿子私定终身了对不对?”

  什……什么?

  春花听言,眼眸瞪大,看着顾婷,满眼惊骇,小姐跟杜财主的儿子?

  财主家的儿子,听着就不愁吃喝,要要嫁过去也不错。可是……

  嫁人,除了要不愁吃喝之外,首先还要保证,你嫁的是一个‘人’才行呀!

  而杜财主家那儿子,那是……

  不止是肥头大耳,膘肥如猪,贪财好色,下流无比。重要的是他还很喜欢用鞭子虐人,特别是在床上。也因为这异样的癖好,这位杜财主的儿子,在荆州可谓是耳熟能详的名人。

  很多刚知事儿的女娃娃,但凡不听话,只要来一句‘再闹腾,就把你送给杜财主的儿子做媳妇儿’,就这一句,保证的要她多乖她就多乖。

  做杜家儿子的媳妇儿,那就等于是入十八层地狱呀!可现在……

  顾婷竟跟他私定终身,这莫不是疯了不成?

  “这东西哪里来的?”看着眼前的婚书,还有她的八字,顾婷眸色发沉。

  “还能从哪里来,自然是杜家给我的。”

  王氏盯着顾婷,气闷道,“说是你跟他们儿子已是胡定终身,所以连自己的八字都给他们了,现在他们连日子都定好了。顾婷,你说,你是不是疯了,再如何你也是顾家的小姐,怎么能嫁给那种粗鄙的人家……”

  “我没有跟他互许终身。你不要听风就是雨,还有……”顾婷看着王氏,沉声道,“你能不能小声点儿。”

  顾婷这话,犹如在热油锅上浇了一盆水,王氏瞬时被点燃了,激动起来。

  “你做出这种事儿,还不让我说了是不是……”

  “夫人,您先别急……”

  “走开!”

  “呜……”

  看着被王氏甩开的丫头,看着异常暴躁的王氏,顾婷眼皮直跳,心跳不稳,生出不详的之感。

  不祥之感出,后背阵阵发凉,忙上前,拉住王氏,柔声道,“娘,你先别急,我们先回去,等回去我慢慢说给你听……”

  “不行,你现在就说,你说你这三天都在这里做什么了?”

  “娘……”

  房间内不时传出的高低声,在外已然引的不少人探头观望。

  “夫人您别急,我们回去说吧……”

  “走开,你一奴婢这里那里有你说话的份儿。”王氏一个用力,春花瞬时被甩到门口处。倒在地上疼的直呲牙。

  看此,顾婷越感不对劲儿。忍着不安,忙安抚,“好好,娘您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您……”

  “好,那你就先给我说说,你跟杜家那儿子是什么时候有来往的!”

  “娘,这个……”刚开口,胳膊突然一沉,脚下不稳,随着……

  “啊……”

  一声惊叫,眼睁睁看着刚刚还稳稳站在窗前的王氏,突然似被什么拽住了一般,一个踉跄,直直掉了下去。

  噗通!

  一声落地,尘土飞扬,引起尖叫一片。

  “啊……死人了,死人了!”

  王氏坠落,死了!而顾婷……

  看着自己的手,脸色青青白白。

  “是她,是她把人推下来的!”

  京城顾家

  “大爷,荆州府衙送来的。”

  顾振听言,眉头微皱,伸手接过,打开,上面内容落入眼中,眼眸微缩……

  王氏死!

  顾家所有仆役被发配。

  顾婷弑母,入狱!要救她,可!只要她踏出监牢一步,立死。

  这是要顾婷把牢底坐穿呐。

  顾振拿着信的手不觉收紧,看着眼前管家道,“送信过来的人,可有说什么话?”

  管家垂首,低声禀报道,“是湛王爷!”

  果然!

  “荆州来人还说,并非是湛王爷特意分神去寻了她们。而是碰巧遇到了,且……”管家顿了顿道,“王氏还特别上去请了安。”

  顾振听言,已然不想再问什么了。

  就当初王氏做的那些事儿,容倾饶了她已是开恩。而其后,湛王没有对她出手,可不是放过她了……没即刻处置了她,或是一时把她疏忽了,也或许是碍于容倾,静静的等着她再次作死罢了!

  而顾振看来,定然是前者。

  谋算容倾的人,无论是谁湛王都不会留情面。碍于容倾,不当面处死她,其后也绝不准她活着。

  现在好了,王氏成功的令湛王记起来他错漏的。

  她这个漏网之鱼,主动凑上去,终于成功的死在湛王手中了。

  “下去吧!”

  “是!”

  管家退下,心里无声长叹一口气。二公子就算拼尽了力又如何,也依然改变不了她们最后的结局。

  云海山庄

  “王爷出去了吗?”

  “是!主子出去办点事儿,午饭前就回来了。”凛五看着容倾恭敬道。

  “这样呀!”

  “是!”凛五颔首,随着道,“王妃,属下再跟您探探脉吧!”

  容倾听了抬眸,静了一会儿,看向麻雀和青安,“你们先下去吧!我有些话想问问凛五。”

  “是!”

  虽不知容倾要问什么,但是王妃也有不想她们知道的事吧!

  两人退下,凛五疑惑,是什么事儿要背着这两个丫头呢?

  “凛五!”

  “在!”

  “我想王爷明日既离开云海山庄回京城,而你必须帮我。”

  凛五听言,抬眸,神色不定,“敢问王妃,这是为何?”

  “因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94章 很爱-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