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89章 将离-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88章 瞒-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去静养!

  这提议,不意外的被湛王给否了。因为他眼下走不开;不能时刻陪着她看着她,已是不放心。再让她离开视线外,湛王如何会应?

  “一定会有办法的,不用担心。”湛王拥着容倾,轻轻抚着她的背,试着缓解她的不适。嘴上说着不用担心,可心里却比容倾还紧张。

  容倾听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靠在他怀里,转而道,“相公,明天就是我生辰了,你给我准备好礼物了吗?”

  “忘记了!”话出,胸口被咬了一下。那不轻不重的力道,让湛王身体微僵,紧绷的神色却是不由舒缓了一分,“还有力气咬人,看来你精神不错。”

  “除了吐的时候难受,其他都很好!”容倾说着,随意道,“相公,我哥这两天怎么不来王府了?”说完仰头,看着湛王颇为期待道,“难道是给我准备什么惊喜去了?”

  湛王抬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轻斥,“身体不舒服,操心的事儿还真不少。”

  “生辰一年就一次,怎么能不操心。不然,万一你们把我的礼物给忘记了怎么办?”容倾理直气壮道。

  “你再吐下去,别说忘记你生辰,为夫连自己姓什么都快忘记了。”

  一言出,容倾吃吃笑开。

  看着笑的眉眼弯弯的小女人,湛王无声叹一口气,真让人伤神!

  皓月

  徐峰归来,跪在钟离隐面前,请罪之后,双手把一封信递上前,“主子,湛王妃让属下给您的。”

  看一眼徐峰,再看他手中信,怒火无声消散,瞬时转化为其他。

  盯着那封信看了好一会儿,钟离隐才伸手拿过,“下去!”

  “是!”

  徐峰领命退下,心里清楚,就这样让他下去,不是因为就这样饶了他,只是因为暂时顾不上惩治他。

  对于摄政王来说,此刻手里那封信……很重要!

  ***

  钟离隐坐在书案面,良久,才拿起那封信,伸手打开……

  信展开,那依旧丑丑的字映入眼帘。

  “字丑,她的特点,让人想错辩都难。”轻喃,指腹抚过,“容九,若是没有这次的事儿,你是不是依然吝啬的想不起给我写一封信来?”

  钟离隐觉得,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计较这些,跟跟女人似小心眼。可是……

  那失控的情意,那满溢的不安,那难抑的担心……所有的种种,绕过让钟离隐找不到一个安放点,找不到一个可以发泄的点儿。

  若是他能无所谓该多好。那么,无论她如何,他都可冷眼旁观,依旧风轻云淡。不若现在,焦灼了,担心了,她却说……

  “钟离隐,好久不见,你还吗?”

  你好吗的后面,还给他画了一个笑脸儿。可,却没人笑的出来。因为……

  “不知不觉已三个月了,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再有半年,等到来年春天,等到孩子降临……等你来……”

  等他来?她若想让他去,他一定去。只是,她却要他来年春天再去,而不是现在。她不想他这个时候去大元,更不想他出现在云珟面前,向云珟坦诚所有。她要他瞒……

  还有,等孩子降临!

  钟离隐苦笑,她会如何选择,早已预料到。然,亲眼看到……心里难受到眼发胀。

  过去,对云珟看不惯,更多是因为嫉妒。而现在……

  已不止是嫉妒,而是很想做点儿什么。

  ***

  湛王醒来,意外看到本该还在沉睡的人,竟然已不再床上了。

  “王妃呢?”湛王披着外衣走出,看着婢女问。

  “回王爷,王妃刚刚去前院散步了。”

  湛王听了,眉头不觉皱了一下。这么早散什么步!

  “夫君,你醒了!”

  抬眸,看容倾由麻雀轻扶着,缓步走回。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湛王走上前,给她紧紧身上披风,握住她小手,感觉没有凉意,表情舒缓。

  “刚刚肚子有些饿了就醒了!”

  “吃东西了吗?”

  “嗯!厨房熬了粥,我喝了点儿。”

  “吐了吗?”

  “吐了一点点。”容倾说完,不待湛王开口说话,停下脚步,抬头看向湛王,“把手伸开。”

  湛王看她一眼,没多问,配合的伸出手。

  “两个手都伸出来。”

  配合!让伸两只就伸两只。

  手伸开,随着两个鸡蛋被放入手掌中,带着一抹温热。

  “为夫不喜欢吃这个!”

  “不喜欢吃今天也要吃一个。今天我生辰要吃鸡蛋,相公一起吃一个,嚼灾消难,喻意吉祥。”

  湛王听了挑眉,“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不是从哪儿听来的,是一直就知道,这是一种民俗。”

  “是吗?若是这样的话……”湛王转眸看向麻雀,“交代厨房,今天就吃鸡蛋。还有府里的人,吃的多的有赏。”

  “是!”

  生辰吃鸡蛋能消灾,这一说法,管它真假,湛王都当真的听,且不喜吃,也定要多吃。

  容倾笑了笑,男人还真是任性。

  “要不要再睡会儿?”

  容倾摇头,拉在湛王在院中软椅上坐下,看着他道,“云珟,你拿着鸡蛋在我头上滚滚吧!”

  湛王听了,有些不明所以。

  容倾拿过鸡蛋,从湛王头顶滚至他发尾,“像这样!”

  “这也是民俗?”

  “嗯!滚滚运气来,滚滚福气到!”

  湛王听了,没再说话,学着容倾刚刚的样子,拿起鸡蛋在从她头顶往下滚。

  “等滚完鸡蛋,相公帮帮我梳梳头吧!”

  “今天什么都你说了算。”说着,看着容倾道,“这鸡蛋要滚几个?”

  “一个就够了!”

  “既是喻意福气的,要不多滚几个吧……”

  “好!都听夫君的。”

  朦胧晨曦中,看着坐在院中眉眼柔和的女子,看着那手里拿着鸡蛋,动作笨拙甚至有些可笑,却满脸认真的男人……

  一副生动,却不甚唯美,但很温馨的画面,落入眼中,该是会心一笑,可……容逸柏看到的却只有破碎。

  曾经,为湛王做一双鞋垫都生怕他不知道。而现在,为他搏命却生怕他知晓,小心翼翼的藏着那诛心的秘密!

  曾经,为了活着,不遗余力拼尽了全力。而如今,为了他活着她却什么都放弃了……

  “容公子不过去吗?”

  声音入耳,容逸柏缓缓摇头,转眸看向完颜千染,清清淡淡道,“这样的日子,她也许只想跟他单独待着吧。所以,我就不过去打搅了。染夫人帮我把礼物带过去吧!”

  完颜千染没多想,只当容逸柏是不想碍了湛王的眼睛。

  把手里盒子递给完颜千染,容逸柏道声谢,转身离开。

  看容逸柏走远,完颜千染拿着盒子,缓步走过去。

  ***

  容倾生辰,顾老夫人和顾振上门送了礼物,不过却连请见的话都没说,既自觉的离开了。

  也是!明知请见也会被拒。如此,又何必开那个口呢!

  同顾家一样的还有很多人……

  可以说,容倾生辰,百官都做了表示。不过,无意外的,无一人入王府。

  对此,所有人都表示,这样挺好。情愿被拒见,也不想跟湛王同桌吃饭,压力太大!

  “你们主子呢?怎么这个时辰了还不见人?”完颜千华坐在殿内,看着眼前护卫道。

  “主子……”

  “公主不用等了,今天是皇婶的生辰,皇叔今天没空到宫里来。”

  完颜千华听言挑眉,“容倾生辰吗?”

  云峯点头,抬脚走进来,在完颜千华对面坐下,“公主可要去恭贺一下?”

  完颜千华摇头,浅笑,“我去的话,云珟怕是不会高兴。”

  “公主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皇上这话说的,让人听着不甚悦耳。”

  云峯呵呵一笑,未说话。

  “容倾生辰,大元百官是不是都去了?”

  “谁敢不去吗?”

  送什么礼物,湛王不会在意,说多少恭贺的话,湛王也不会记住。可是……若敢不去,若敢不说,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湛王妃谁敢忽视!

  完颜千华轻轻一笑,“看来,湛王妃生辰在大元是绝对的大事儿。”

  “这是自然。关乎皇婶的,对于皇叔说就没小事儿。同样的……”云峯看着完颜千华,意味深长道,“对公主也是一样。”

  在很大程度上说,云珟之所以会向完颜千华妥协,多半是因为容倾。

  因为不想她不安,担心。所以,他才没有肆无忌惮的去作。不然……

  死,是大事儿。但,有时也不算是事儿。

  对于一个几岁时就敢把毒药喂入自己口中的人来说,他早已不忌讳那个字。

  只是现在因为有了放不下的人,有了妥协的理由。

  一生受完颜千华胁迫,一生有容倾陪伴,守容倾到老。于湛王来说,因为有后者的存在,纵然被胁迫也已无所谓。

  “公主就算不能上门恭贺,也在殿内祈祷一下吧!”祈祷湛王妃能够百年安好,能够盛宠不断。

  “皇上专门过来,就是告诉我这个的?”

  “主要的自然是这个。不过,也顺便问一下公主,公主传令顾盛除掉瑞王的事,不知结果如何了?”云峯随意道。

  “看来,皇上对于瑞王的生死还是很在意呀!”完颜千华悠悠道。

  云峯轻抿一口茶水,轻轻缓缓道,“公主以为是这不应该吗?”

  完颜千华勾了勾嘴角,“不,这很应该。”

  因为一个不容手足存活于世的皇上,才是一个合格的皇上。太过仁爱的皇上,完颜千华可是不喜欢。更重要的是,若是云氏一族都团结友爱了。那,于她可就是灾难了。

  所以,云峯的不容人,让完颜千华甚是满意。

  “皇上放心,结果一定会令你满意的。”

  “那我就静待公主好消息了。”说完,放下手中茶杯,起身离开。

  看着云峯的背影,完颜千华眸色幽沉深远,云峯是不是太过当真了?不过只是戏台子上暂时的帝王而已,他是不是把戏演的太逼真了,真的已把自己当做这大元的主子,当她的主子了?呵……

  凉凉一笑,垂眸,眼底阴沉满溢。不过,云榛确实不能活着。

  ***

  “我哥给我的吗?”

  “是!”

  “他人呢?”

  “走了!”

  容倾听言垂眸。湛王眉头微皱,容逸柏忽然识相了,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为何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呢?

  “相公!”

  “嗯!”

  “你去梳洗吧,一会儿该吃饭了。”

  “好!”湛王摸摸容倾头,转身往内室走去。

  容倾转眸看向完颜千染,“姨母一路辛苦了。”

  完颜千染摇头,“你怎么样?”

  “还好,就是吐的厉害。”

  简单的说几句,完颜千染既先去了曾经住过的院子,稍做安顿。

  静下,容倾垂眸看着手里的盒子,少时轻轻打开……

  看到里面的物件,眼眸微缩,伸手拿出,看着。心……忽而发酸!

  容逸柏!

  湛王从洗浴间出来,看到容倾正拿着两个平安符发呆。

  “容逸柏送的吗?”

  容倾点头,看着湛王道,“最好的礼物对不对?”两个平安符,一个给她的,一个给腹中孩子的。

  湛王听了表情微妙,没说话,抬步往内室走去。少时,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走回,在容倾身边坐下,把盒子递给她,“打开看看!”

  “我的礼物吗?”

  “嗯!”

  容倾听言一笑,期待,“我家没情调的相公会送我什么呢?”好奇着打开,当看清盒子里的东西,怔住……平安符!

  “云珟……”

  湛王把平安符拿出,给容倾戴上,随着把容逸柏的送的也给她戴在脖颈上,“虽然容逸柏很多时候都很不讨喜。但,只要在一件事上跟为夫是一致的,就足以承认他确实个好哥哥。”

  看着容倾胸前的两个平安符,湛王又把一物放入她手中,看着她,轻轻缓缓道,“容九,在以后的日子里,对为夫你可以有任何要求。而为夫对你,只有一个所求……”

  “要长命百岁,定要陪我到老!”说完,微微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满眼柔和,“安儿,生辰快乐!”

  话入耳,心紧缩,垂眸,看着手中物件——王府大印!

  他所有的,她共有!

  看着,容倾抬眸,泪湿眼眶,嘴角微扬,“有了这个大印,我是不是把夫君休了也可以了?”

  “那你是皮痒!”

  得一冷眼,被训,容倾瞬时笑开,眼泪随着眼角滑落,伸手抱住眼前人,“所以,相公的所求要再加一个,除了要求我要陪你到老之外,还要要求我绝对不能休了你。”

  “被休了也不要紧。”

  “真的?”

  “你休一次,本王就再娶你一次。”

  “再娶的话,还会再给聘礼吗?”

  湛王:……

  “看来王府交到你手上是绝对不会垮。”

  ***

  完颜千染被接回,可容倾害喜的症状却是一点儿没得到缓解,还是吐的厉害。

  一天十多次的吐,高度挑战着湛王的神经。

  每次容倾一吐,湛王杀人的都心都有了。动了这念,也没忍着,直接的动了手!如此,直接的……

  凡是查探到的,就算不确定,只是可能是完颜千华的人,均被湛王杀了。

  “云珟,你连番的清除我的人是什么意思?”完颜千华看着湛王,脸色不是太好看。

  湛王听了,面无表情道,“本来还不确定是你的人,现在看来……他们确实是该死。”

  闻言,完颜千华脸色沉下,“云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想拿捏我,总是付出点代价。不死你,自然死他们。”湛王说着,微微一顿,幽幽沉沉道,“还是说,公主想换一换?”

  “怎么?连我也想处死……”话未说完,咽喉忽然被扣住。

  完颜千华皱眉,湛王面无表情,母子两个对视,寒光四溅……

  “完颜千华,我想你忘了一件事……”湛王满眼阴寒,不急不缓道,“我的生死你只是能干预,而你的烂命……却已在本王手心里。”

  “所以,不要以为对本王你有有恃无恐的资格。更不要以为,你死了,本王也一定会死。跟你同归于尽,本王没那兴致!”话落,骤然出手!

  嗜气袭来,完颜千华脸色微变,反射性的防守,还击,然……

  完颜千华武功是不错,但跟湛王相比,天地之别。

  “啊……”

  听到殿内传出的惨叫声,殿外的护卫听到,默默垂首,静听,无人动。

  云峯站在远处静静看着,眸色意味深长。

  惨叫起起落落,待停息……

  湛王居高临下看着靠在墙上,脸色苍白,头发已被汗水浸湿的女人,不咸不淡道,“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公主在想利用本王来达成野心之前,就应该做好失去一些东西的准备。而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湛王说完,大步离开。

  噗……

  湛王走出,完颜千华一口血吐出,随之倒在地上,“咳咳……”

  她想为王,云珟也可帮她达成。但,却是一个无一兵一卒的王。就如现在……

  她遇险,无人上前。

  云珟供养着她的野心,同时也要斩断她的手脚,逐步的毁了她过去十多年经营的一切。

  傀儡!

  到底谁是谁的傀儡?

  ***

  容倾症状不见缓解,湛王越发的暴躁。所有的柔和,耐性都用在了容倾身上,对其他人……

  凛五都不止被罚了一次。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每天都有人遭殃。特别是宫中人……

  在王府时,湛王还有所克制,因为不想府中气氛变得紧绷,影响容倾情绪。继而,纵然有火气也会忍耐一些。可一旦入宫就不同了!

  碍眼的人就在眼前,暴戾全开,完颜千华的武功已全部被废,宫人隐约算也已死了百余人,连官员也跟着遭殃,但凡那些有一点儿跟完颜千华走的近的,都已基本被废。

  致使现在,一提及完颜千华,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生怕惹祸上身。

  宫中氛围,人人自危,看到湛王就腿肚子发颤。

  也因此,一些老臣再次确定,湛王他能成为一个霸王,但绝对做不了一个明君。好在湛王也并未称帝的之心,虽然他现在就是大元真正的主子。

  湛王府

  “王爷,依我之见就按王妃之前的提议送她去别处试试吧!”完颜千染看着湛王,开口道。

  “去了别处就能缓解吗?”湛王冷声道。

  完颜千染如实道,“不一定能缓解。但总归要试一试。不然,这么继续下去,王妃不知道还要遭罪多久?”

  “不知道要遭罪多久?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是说过了四个月,害喜就会消失吗?”

  面对浑身都在冒寒气,随时都有可能砍人的湛王,完颜千染也是抑制不住的后脊梁冒冷气。绷着面皮,顶着压力道,“一般情况下是这样。可是,也有一些妇人,从害喜开始直到生产都在吐。所以……”

  “你是说王妃也会那样?”

  完颜千染垂眸,“王妃害喜的情况却是很严重。”

  王妃的情况如何,亲眼所见。不是谁说好就能改变的。

  “为了王妃的身体,最好是什么方法都试试,不要这么硬挺着让她多受罪。”

  湛王听言,嘴巴抿成一条直线。

  夜

  “若要去一处静养,你想去哪里?”湛王抚着容倾的背,开口问。

  容倾听言,抬头,“我想去云海山庄!”

  湛王听言,皱眉,第一个感觉,太远!

  “那里是你第一次说爱我的地方,我喜欢那里!”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90章 前往-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