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61章 岳丈-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60章 唯有感情-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湛王府

  红扑扑的脸蛋,惺忪迷蒙的眼睛,满头的青丝,散落枕上,无处不馨香。里衣滑落,白皙的肩头,隐约可见的圆润……

  湛王坐在床边看着,忽然忘记他来做什么的了。

  容倾揉揉眼睛,睡意仍浓,迷糊的娇憨,声音软软糯糯,“什么时辰了?”

  不自觉的诱惑,无所觉的魅惑。

  湛王喉头滚动,轻咳一声道,“卯时了!”清嗓之后,仍难掩那一抹暗哑。

  说完,挪动一下,换一姿势,似乎无不经意,实则明显在掩饰什么。

  湛王的异样,容倾完全没察觉到,只问,“要吃饭了吗?”

  “嗯!”湛王点头,视线在容倾胸口定格,心猿意马,随意问,“饿了吗?”

  “饿了!”

  饿了!饿了!

  听到这字眼,本纯粹的回答,可听在思想正处于十八禁的男人耳中。就一个感觉……只想解腰带!不过……

  看看时辰,湛王裹着被子直接把容倾抱起,“那就先吃饭!”

  吃饱了,才有力气做别的。

  先吃饭?这话……

  若是不先吃饭,要先做甚?

  若是往日,容倾肯定会好奇多问一句。可这会儿,满脑子就想一件事儿,赶紧吃饭,吃饱了继续睡。

  “饭菜都摆好了,起来吧!”湛王说着,给她整理好里衣,又动手给她穿衣服。

  虽景色宜人,可时辰不对,不宜多看。不然……

  “呜……头发,头发……”

  被美男伺候,感觉是挺不错的。奈何男人伺候人的活计不熟练。

  不熟练也就罢了,关键还心不在焉。

  听到容倾低呼声,看着缠扰在手指上被他扯断的头发,看容倾疼的呲牙,湛王面皮微僵。

  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不觉想到了小话本……

  “小乖乖,扯到哪儿了?可疼的厉害?”

  “都是为夫不好,都怪我笨手笨脚,扯到我家小心肝了……”

  “扯疼了吗?哎呦,心疼死我了……”

  各种肉麻的,湛王想着,嘴巴动了动,最终……面无表情的抬起手给容倾揉揉头皮,“一会儿就不疼了!”

  容倾点头,“嗯!”扯断几个头发,也就是疼一下的事。

  看容倾同样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湛王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有些话,他是不习惯说。可是,容倾就不能矫情一下,撒个娇吗?

  以前,没由头寻个由头,她也能调戏他一下,腻歪一下。现在……

  这小女人越发没情调了。

  没情调吗?好像还真是这样……

  容倾揉着被扯疼的头皮,看着湛王瘪嘴,哭笑不得,“相公,衣服好像也穿反了……”

  湛王听言,正给她揉头皮的手放下,“本王给穿反的?”

  呃!

  刚才那眼神,还是很多情公子的。怎么……忽然冷眼了?

  看容倾顶着一头乱发,衣衫不整,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这模样……

  落在湛大王爷眼中……被蹂躏的无辜样儿,实在是……

  身体一紧,随着起身,“你自己穿吧!”说完,大步往洗浴间走去。

  看着男人背影,容倾扯着衣服,喊一声,“相公呀!其实,这衣服就是要反着穿才好看!”

  话入耳,湛王嘴巴微抿,牙根紧了紧。她忽悠傻子呢!

  “相公!”

  再喊一声,被瞪一眼。容倾咧嘴笑!

  湛大王爷现在什么都好,就是那小傲娇怎么也改不了。

  想做个体贴的好丈夫,想做个有情调的好相公,偏偏……

  无论是动手,还是动口,那小话本式的情调都不是他擅长的。每做一次,大男人的面子总是要丢一次。

  容倾想着,傻笑,偷着乐。但,就是他那笨拙又怂怂的样子,却最是惹人爱。

  “小姐!”

  麻雀走进来,看容倾穿着衣服,一脸乐呵,那开心全在脸上摆着。

  麻雀看着,不觉一笑,王爷和小姐确定不是兄妹,确实值得高兴。

  “小姐,容大人来了在外求见。”

  容倾听言,穿衣服的手微微一顿,随着道,“请容大人去正厅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是!”

  顾家

  吃过饭,顾老夫人把顾玥叫到跟前儿,当着顾盛,顾振,齐氏,还有顾廷灏,顾廷灿,杨氏等几个小辈儿,开口,“玥儿,今天见到三皇子心里紧张,害怕吗?”

  顾玥诚实道,“有点儿紧张,不过不害怕。”

  “哦!跟祖母说说,为何紧张?”顾老夫人寡淡面容,溢出点点柔和。

  “我一说话,他眼睛就冒火。所以,有些紧张。”

  顾老夫人听了,扯了扯嘴角,“那怎么还不害怕呢?”

  顾玥不假思索道,“因为,想到他满脸肃穆的说自己有喜了。孙女……就不知该怎么去害怕了。”

  杨氏听言,瞬时低头。

  顾廷灏放下茶杯,为保全自己的形象,这会儿还是不品茶的好。

  顾廷灿嘴角颤动。

  一个会说要嫁男人的人,一个会说自己有喜的男人,再配上他那身份,无论怎么想,都是令人浑身犯疼的事儿。没曾想到了顾玥这里,倒成了她不怕他的理由。如此……

  三皇子若是知道他今日走这一遭,给顾玥留下的竟是这样的印象……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顾老夫人听了,抬手抚着顾玥的头发,平和道,“不害怕就好。”随着又问,“还记得祖母跟你说过的话吗?”

  “记得!”顾玥望着顾老夫人,眸色纯净,“以后嫁人,要一心一意对相公好,要用心的过日子,要把日子过好,不让爹娘操心。就是孝敬爹娘和祖母。”

  顾老夫人点头,语重心长道,“嫁人之后,你要记住,你首先是三皇子妃,之后才是皇家妇,最后才是顾家女。”

  “嗯!”

  “身为三皇子妃,要敬重自己的夫君,同时也不要拘着自己,人生苦短,日子用心过。若是尽了最大的心,尽了最大的力,还是觉得实在过不下去,那就回顾家来。顾家养你这么大,也不是为了让你一辈子憋屈的。”

  “是!”

  “祖母还是那句话,顾家不会弃你。但,顾家也不会再给你做主。在三皇子面前,顾家没那个资格。所以,嫁了人,日子过成什么样儿,全在你自个的福气,不要再指望你父兄。”

  “孙女知道!孙女会好好过日子,不让祖母,爹娘,哥哥,还有大伯操心。”

  “好!”顾老夫人说完,看向下首的人,沉凉道,“玥儿嫁人之后,她的事儿,除非有性命之忧外,其他,你们一律不许插手。不要有给她做主的念头,那是多余,是自不量力,更是逞能!”

  “是!”

  “同样的,你们无论是谁,都不许用三皇子妃的名头在行事。哪怕是行好事,也绝对不准许。”

  “是!”

  “还有一点儿,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玥儿嫁入三皇子府,为的是去好好过日子,不是为顾家。她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那就是为顾家锦上添花,那就是最大的争气。所以,你们不管是谁,都绝不允许向顾玥打探三皇府的事,也不要想着,向她张口为自己谋取好处。”

  “她不会为顾家谋划任何事,别把她当顾家的棋子。顾家能走多远,在于你们,而非她。她已不易,就不要再把顾家的存亡,推到她身上去,她担负不起,也不该她担。”

  顾老夫人重重道,“我希望,顾家手足亲人之间,处的是情意,而非利益!”

  “儿子(儿媳)谨记!”

  “孙儿(孙媳)谨记!”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们都去歇着吧!”

  “是!”

  众人起身,齐氏拉住顾玥,对着顾老夫人重重磕了几个头。

  跪地,叩首,齐氏眼圈泛红,感激!

  顾家不会再为你做主!

  这话,顾老夫人说的似绝情。可是,齐氏知道,这才是真真实实的为顾玥好。

  就三皇子的性子,顾家人若是插手顾玥的事。势必会让顾玥的日子更加艰难!护她,才是害她。

  因为三皇子不是太子!

  纵然顾盛手握兵权又如何,他依然不屑一顾,不吃顾家这一套。

  还有……

  她不是顾家的棋子!

  若实在憋屈,就回来,顾家不弃!

  还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让人踏实的呢!

  齐氏泪湿眼眶。而顾玥伸手拉拉顾老夫人的手,眼里是不舍,但看着她,嘴角却带着甜笑,娇憨,乖巧,感恩!

  这样的人儿,怎么能不疼!

  “回去吧!好好绣你的嫁妆。”

  “好!”

  一众人离开,顾老夫人扶着身边嬷嬷的手走进内室,“你也去歇着吧!”

  “老奴不累。老夫人,老奴给你按按腿吧!”

  “不用了。我想静一静,你下去吧!”顾老夫人略显疲惫道。

  嬷嬷听言,不敢再多言,应是。轻步走出。

  屋内只是剩下顾老夫人一人,一人静坐良久,伸手打开床头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已泛黄的画卷。展开……

  一个面容娇美,眉目柔和的女子!

  一个清俊稚嫩,眉眼清澈的男孩儿!

  还有一个,身处襁褓,白嫩圆润正睡的正香的婴孩儿。

  看着画上的三人,手轻轻抚过,顾老夫人眼底一片厚重,“影儿,逸柏和倾儿都长大了,你可以放心了。”

  只除了,那长大的过程,太不易!

  ***

  消瘦,憔悴,紧绷,还有愤然!

  “父……”容倾刚开口。

  眼前人既跳了起来,“是谁?那个谣传你不是容家女儿的杂种是谁?”容琪盯着容倾,眼睛赤红。

  呃!

  看着拍大腿跳起的容琪,容倾眨巴眨巴眼儿。虽然这姿势,真的很泼妇。可是……看着还真是有点儿帅!

  见容倾不吭声,容琪冷硬着脸,叫骂声脱口而出,“我容琪还没死,是哪个狗杂碎,是那个混账东西竟敢这么往你娘身上泼脏水?你说!”一副要把人生吞活剥的架势。

  “那个,还正在查,能查清了,我让府中护卫去告诉你。”

  还没查到?这话,容琪一点儿不信。

  “容倾,我告诉你。你对我不敬不孝,不把我当爹,这都可以。反正我也不像是个做爹的,没怎么疼过你,也没护过你。可是,这事儿,你不能忽悠我。我……我护她,这怕是最后一次了,你不能剥夺,你没资格剥夺。”

  容琪说着,眼圈一红,一哽咽,眼泪啪嗒,面皮抖动,忽然就哭了起来,呜咽,“还有,你不能嫌弃你娘,你不能不把她当娘……”

  “她是好女人,从来没对不起我,更没有对不起过你……”

  “要说对不起,那也是我对不住她。是我没护住她,还有你也是……你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在那个时候让你娘怀了你,让你娘多想,让她多心,任我怎么说,她心里都有疙瘩……”

  容琪说着,一抹脸,盯着容倾,眼睛红红,“可是就算那样,你娘也从来没想过不要你,还比谁都疼你……”

  “虽然你都不记得,但我都记得,你娘对你和你哥,比我都好……”

  “容倾,我现在说的都句句都是真的。若有一句虚言,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这誓言,这力度,对于古代人来说,那已是极重的了。特别是从容琪的口中说出,真是怎么都没想到!

  看着眼前红红,满脸憔悴,哭的狼狈的男人,容倾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娘呀!”

  容琪一吸鼻涕,毫不犹豫道,“一个秤杆,一个秤砣。你娘她就是我的秤砣,她在身边,我心里踏实。可现在……”那踏实感再也找不回了,就剩下浮躁了。看什么都不顺眼,看谁都无所谓。

  看容琪满眼哀怨,难掩思念的眼神。他这深情厚的样子,容倾看着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轻咳一声,开口道,“娘对我的好,父亲既然都记得。那娘亲的交代,父亲大人怎么都忘记了呢?”

  容倾话出,容琪眼神闪了闪,随着转身,扭头,耷拉着脑袋,不看她了,只低低道,“我没忘!”

  “真的?”

  “你娘让我好好疼你,护你。”

  “这样呀!”

  “可是,我看不得你,看到你,我……我就焦心!”

  “只是焦心吗?是不是还有点恨我呀!”

  容琪听言,看她一眼,“以前是!”

  “那现在呢?”

  容琪抬头,抿嘴,“容倾,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爹,这世上没有哪个女儿,像你似的对自己爹训话的。”

  脸挂不住,摆父威了!

  “这不是训话,这只是问话。”

  “所以呢?你该被夸赞吗?”

  容倾听了,抿嘴一笑,“不该!都是我不孝。不过,比我更加不孝的应该是我哥吧!他可是准备娶了三皇子回去,做你的儿媳呢!”

  听到这话,容琪哀怨更甚了。

  这就是他忽视两个孩子的报应吧!

  “王爷!”

  “嗯!”

  随着声音,湛王身影出现屋内。

  看到湛王,容琪哀怨的表情,开始染上他色。

  “相公!”

  “嗯!”湛王走到容倾身边,看着容琪,淡淡道,“岳丈今日怎么有空到王府来了。”

  岳丈!岳丈!

  两个字,落入容琪耳中,自带特效,电闪雷鸣,劈里啪啦,震的他七荤八素!

  容倾看着湛王,上上下下,打量不休。

  湛王无视容倾那点点好奇,更多调侃的眼神,在一边的软椅上坐下,看着容琪道,“岳丈来此……”话未说完。只见……

  容琪木着一张脸,僵硬的往外走去。

  湛王:……

  容倾看着湛王道,“你把他吓跑了。”

  湛王横她一眼,“多嘴!”

  容倾笑,“也不怪他,谁让你这声岳丈叫的突然,让人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湛王听言,起身,“肚子不饿了是不是?”

  “饿呀!”容倾伸手拉住湛王,挽着他胳膊笑眯眯道,“不过,就是吃饭也不一定能堵住我的嘴。”

  湛王听了,看她一眼。堵不住吗?让你得瑟,晚上给他等着!

  容倾不知湛王心中所想,只道,“单单就我娘来说,我爹人还是挺不错的。”

  湛王轻哼一声,“不及本王。”

  “臭美!”

  这话,湛王一点儿不反驳,当夸奖听。

  容倾轻笑,随着道,“就我爹这样的,内里竟还藏着一颗痴汉心。由此可见,痴心痴情,肯定是我们容家的特质。”

  湛王听了,瞄她一眼,“臭美!”

  容倾听言,小脸一仰,说我臭美,我就抬下巴,傲娇!

  这小模样!

  湛王不由自主抬手,在她小脸上拧了一下,肉嘟嘟的,手感极好。

  完颜千染停下脚步,看着两人的背影,湛王那毫不掩饰的宠溺,眉头皱起!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62章 该当如何-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