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44章 保证书 悔过书-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章 云叔叔-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湛王府

  风和日丽,秋高气爽,天气很好,府中气氛也是同样好极了!

  桂花树下,容倾窝在软榻上悠然翻着书,湛王站在书案前,颇有兴致的挥毫泼墨。画面满满的文艺格调!只是……

  凛五扫一眼王妃手中书,‘训夫三十六计’看着那喻意直白的书名。凛五默默移开视线。

  凛一站在湛王身边,木着一张脸表情单一的给湛王研着墨,眼睛定在湛王的墨宝上怎么都移不开眼。‘保证书’三个大字,*裸的挑战人的定力。而上面的内容,更是灼的人睁不开眼,无法直视!

  更让人无法适应的,还有湛王此刻的态度……

  优雅不减,矜贵愈甚,气质撩人,湛王此时看起来还是那个王爷,一点儿没变。除了……

  兴致昂让的写了一个保证书,又追加了一份悔过书。

  堂堂王爷这样真的好吗?不好,他们毫不犹豫这样觉得。可湛王……

  嘴角浅淡的弧度,显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凛一满脑子问号,表示完全不懂。这事儿,到底有趣在哪里呢?想不出!

  也许因为他是光棍吧!

  “容九!”

  闻声,容倾转头!

  “过来看看本王写的如何?”

  看某王爷清雅无边,兴致无限好的模样,容倾有那么些无言。

  写个悔过书,他生生端出李白的姿态。一副文思泉涌,诗兴大发的姿态!看着乱恼人,一点儿反省的样子都没有。

  容倾以为,对湛王她也算得上是了解了。可是现在……

  看着眉宇间潋滟,艳色浮动,风流倜傥之中隐隐透着贱态的男人。容倾嘴巴微抿,确定,对湛大王爷,她自以为的了解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最起码,在某件事上,男人的兴趣和G点儿,开始刷新她的三观了!

  见容倾盯着他,像是在看什么稀罕物,湛王微微一笑,柔和道,“不想看看吗?”

  容倾起身,走到书案前。

  容倾走进,湛王自然伸手揽住她腰身。手伸出,腿上挨了一拧,疼点点,痒更多。

  湛王伸手把人拥在身前,自然把容倾刚刚拧他那一下的意思曲解,“别调戏爷,好好看,这可是爷辛苦写出来的。”

  容倾不跟他斗嘴,低头看向湛大王爷的人生第一份保证书,还有悔过书!

  保证书,列举三点!

  一:本王保证以后对小安儿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二:本王保证以后不再克扣小安儿的凉面还有私房钱!

  三:本王保证以后以后天天喝参汤!

  容倾静静看着,湛大王爷能写下保证书,已算是一大突破。所以,就算看不出一丝诚意,她也该忽略不计。毕竟,对他不能要求太多;毕竟他现在还是病人……

  病人?忆起昨晚湛王种种种种表现,这理由连自我宽慰都没了说服性。

  “为夫文采如何?”湛王揽着容倾,看着她,一脸等夸的表情。

  容倾点头,“王爷果真是文采斐然。写出来的内容,字字句句都足以让人心潮翻涌。”好想咬他一口。

  湛王听言,弯了弯眼角,“本王亦有这种感觉。”

  是吗?真可惜,没人觉得跟你心有灵犀。

  掠过保证书,拿起那一纸悔过书!

  极好,这次更简练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善哉善哉!

  “知你昨晚没歇息好。所以,为夫特意写的简练了许多,让你能够一目了然。”这次湛王一脸我很体贴的表情。

  这模样,看着让人很想揍他!不过……

  容倾却忍不住笑了!

  看容倾脸上那一抹笑,湛王挑眉。他可不以为这悔过书写的,能令容倾心情愉悦。

  “在笑什么?”

  容倾转头看着湛王道,“忽然想起,我好像也给相公写过一本类似的悔过书!”

  湛王听言,神色微动。

  当初,遭遇刺杀,因容倾护着容逸柏,没护着他。湛大王爷一怒之下,把她丢进了牢里。勒令她悔过!可她那时,却给湛王写了一封贱贱的悔过书。

  忆曾经,看现在……她也等来了一份差不多的悔过书!

  历史重叠,虽内容略有不同,可结果却是惊人的相似。

  想到过往……

  湛王,容倾对视一眼,夫妻俩心里均有些唏嘘!

  “想当初,本王也是堂堂大丈夫呀!可现在……爷都会写悔过书了。”听着湛王惊叹的语气,看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夫君觉得这改变好呢?还是不好呢?”

  这问题,湛王不予回答。附和了,面子何处安放!更重要的是,附和了,就等于说他过去做错了!

  虽然过去他做的事儿,确实得不到一句夸赞。可是……心里知道就好,没必要直白的承认。毕竟,悔过书什么的,他还真是不想再写一份。

  “本王就是觉得那‘训夫三十六计’王妃还何须看别人杜撰。直接自己写,也许更精彩!”

  听湛王这自酸的话,容倾不由笑开。

  看着容倾笑脸儿,清楚感到她心情不错,湛王顺势问一句,“容九,为夫这保证书和悔过书都写了。你是否也该把那和离书给撕了?”

  和离书!

  听到这个,容倾看湛王一眼,清清淡淡道,“撕了多可惜呀!那不是扫了相公乐子?”

  湛王听言,眼帘微动,“你知道了?”

  “废话!”

  湛王听了,看向凛五。

  凛五赶忙道,“主子,东西属下都一一归位了的。”说着,望向容倾,“王妃是如何发现的?”

  “你们主仆刚刚自己承认的!”本来只是有所怀疑。可现在,听他们的回答,已确定了。湛大王爷趁她不在,确实一点儿没闲着。

  胭脂水粉错了顺序,云珟的衣服错了位置。看来不是丫头疏忽。而是他们主仆所为。

  听到容倾回答,湛王放开容倾,缓步走到容倾刚躺着的软榻上,躺下!

  此举,意思明显——凛五看着办吧!

  凛五看看自己主子。这个……该说谁脑子不够用呢?自然不能说湛王,定然是自己!

  “属下知错!”

  事败露了,爱发问,知道疏忽点儿,好及时改正,凛五想法很正。只是太心急了点儿。

  容倾没说话,抬脚走到湛王跟前,在他身边坐下,“看看你,脑子都开始缺弦儿了,还敢跟我说都好了。”

  极好!让他晚上老实点,容倾又找到一理由。

  湛王随意翻着手中书,轻轻缓缓道,“这只证明本王不善于隐藏说谎。可不是脑子缺根弦儿。你应该夸赞本王实诚,连忽悠媳妇儿都不会。”

  大言不惭!

  那事实而非的话说完,湛王看着容倾,颇为好奇道,“你把那玩意儿放哪儿了?”

  “不告诉你!唔……”

  “既然如此,本王只能大刑伺候了。”搜身开始。

  “云珟,放手……”没见过搜身光戳咯吱窝的。好痒!

  看容倾瘪笑,脸都红了。白嫩红润,这颜色还真好看,湛王看着,手动!

  “噗……云珟,松手……”

  “叫相公!”

  “相公,相公,啊哈哈……”该死的,云珟这货在戳她笑穴吗?

  笑声入耳,湛王嘴角微扬,“跟相公说说,谁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容倾:……黑线!

  云珟这问话,好魔性。让容倾脑中自动冒出一句话……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人!”

  容倾这一停顿,湛王小心眼立马发作,“容九……”话未出,被容倾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相公,你离开云海山庄时,放在我枕头下的那几个字,准备什么时候再给我说一遍呀!”

  湛王:……

  眼神开始飘移!开始不自在。

  “相公……”

  “本王忽然想起,还有点儿事儿没做完。”说完,把容倾放在软榻上,起身离开。

  看着阔步离开的男人,容倾瘪嘴,你真玩儿情调了,他开始闷骚了。

  男人!切。

  完颜千华坐在花园中,听着正院儿隐隐传出的笑声,勾了勾嘴角。

  云氏皇家,京城高门权贵之中,把生活过出温馨,过的简单如百姓的,大概只湛王府一家吧!

  大元王朝,最好的夫婿,非云珟莫属。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只是……

  最不可能的人,成就最不可能的事,矛盾却又应当!

  “侍墨!”

  “奴婢在!”

  “顾家那小子怎么样了?”

  “禀公主,人未醒,不过确实活下来了。”

  完颜千华听了,浅浅一笑,“看来我这儿媳是真的很有一套。”

  这么一来的话,顾家跟容倾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是完完全全的解冻了。

  云珟倒下时,顾振携子拼力护湛王府安。现在顾廷煜出事,湛王妃救治不遗余力。并在其后连续送了不少补品去顾府。这份亲近,昭示过去都已是云烟。

  顾家与容倾纵然又再多磕磕绊绊,可关键时候,他们仍然是最亲的人。

  顾振一家与容倾好像是这样。可跟顾盛呢?

  “顾盛派人去边境了接人了吗?”

  “是!”侍墨回禀,“皇上圣旨已下,顾二公子情况已稳定。今日清早,顾将军既派得力干将青木率人前往边境接其家眷回京了。”

  完颜千华听言,转眸,“其家眷?不是只接顾玥一人?”

  侍墨颔首,“顾母和顾二夫人,还有顾三小姐应也一并回来。”

  “是吗?”声音悠长,意味不明。

  “听说,是顾将军之意。得皇上赐婚,长女即将大婚,顾家长辈自是不能缺席。不然,就是对皇上不敬。”

  完颜千华听了,微笑,“顾将军思虑果然周全。”

  皇上赐婚,那是对顾家的恩典,顾家人哪个都应该到场。

  思虑周全吗?

  侍墨垂首,眸色变幻。这是试探,还是在反抗,侍墨不敢肯定。

  ***

  顾廷煜伤,顾盛大怒,派人围堵吴家。当时那架势,看那形势,眼见就要大开杀戒。然……

  在吴家父子被罢免之后,顾廷煜也被救回之后。顾盛怒气也得到舒缓。不但未为难吴家父子,还把吴欣儿给送了回去。

  给了吴欣儿一纸休书,让她回吴家,让她随父兄一并离开。这是顾盛之意,也是顾振的决定。

  “不管怎么说,吴欣儿都是顾氏的女儿,身体流着一丝顾家的血,所以……”这话是顾振说的。

  对于顾家兄弟的作为,有说他们太过心软的,也有赞叹他们终是重情的,众说纷纭!

  不过,不管他人说什么都好。顾吴两家的事儿,终是没在京城引起太大的躁动,随着吴家父子的离开,很快既平息了。

  为官者,最忌家事儿遭人议论

  事落幕,刘正对着自己憨儿子,意味深长说一句,“从盛怒到让步。身为将者的杀伐果断,身为长辈的犹豫无奈。经此一事,顾盛表现一个淋漓尽致。让京城中人对这位将军都有了全新的,不一样的认识。不得不说,高呀!”

  刘栋点头,肃穆道,“父亲说的是。”

  看刘栋一脸‘我很懂’的表情,刘正丢他一白眼,“光懂有屁用,要会用。”

  “父亲说的是!”

  “滚一边去!”

  刘栋往一边挪挪,“嘿嘿……”

  因为亲事,刘正看刘栋分外闹心。而刘栋也知道,身为人子,这次他做的事儿确实过。所以,这些日子对刘正分外的恭顺。

  一个怒骂,一个嬉笑,鸡飞狗跳。可是,纵然如此,父子两个的相处,看起来却是温馨如画。

  “父亲,我昨儿个请庙堂的师傅给算了一下。他说,八月六日是一个绝好的黄道吉日呢!”

  “所以呢?”

  “所以,父亲我们去林家提亲吧!”刘栋一副迫不及待娶媳妇儿的样子,看的刘正心里又差点起火。

  “爹,我早点成亲,你才能抱孙子不是。”

  孙子?

  看刘正一怔,刘栋赶忙道,“而且,凭着林家小姐的模样和性情,一定会给你教出一个才貌双全的孙儿来。所以……”

  啪!

  刘正一拍桌子起身,“那还废话什么!赶紧的,请媒人,备聘礼!”

  “儿子遵命!”刘栋得令,咧着嘴,猴儿一般的蹿了出去。

  看着刘栋那满是欢喜的背影,刘正缓缓在椅子上坐下,脸上露出意思怅然,叹息,“儿大不由爹呀!”

  管家站在一旁,低声道,“老爷,林家小姐各方面其实都挺好的。”

  就是亲事太过坎坷了些。不过,这也不是她的错。只能说天意弄人呀!

  刘正叹了口气道,“就是因为人不错,我才让步。不然……”

  不管刘栋怎么闹腾他都不会同意。娶妻娶贤,家和——才能万事兴。他把儿子养这么大,可不是被女人作的。所以……

  听到孙子,就顺着妥协吧!

  不为儿子,为孙子。他上蹿下跳,大呼小叫这么久了,总是要给自己找一个台阶。

  “刘全!”

  “老奴在!”

  “拿我的帖子去林家一趟。看林大人和林夫人什么时候方便,我和夫人想去拜访一下。”

  “是!”

  刘全领命走出,刘正起身往后院走去。

  他儿子万分情愿的事儿,他这个做爹的没必要再跟人摆什么架子,摆出一张不清不愿的脸膈应别人。

  亲事既应了,要办就办得漂漂亮亮的,欢欢喜喜的。

  儿子要成亲了,老子将变爷了。这是好事儿,好事儿呀!

  刚还对儿子冷眉竖目的刘正,背过脸,背着儿子从心眼里乐呵起来。

  馨园

  傍晚时分,晚霞满天,漫天的娇艳,美的醉人。

  容逸柏站在院中,静静看着,身心放松,此刻感岁月静好。

  “公子,吴欣儿死了!”

  话入耳,容逸柏似没听到。

  祥子看此,默默退到一旁。良久,容逸柏开口,声音淡淡,“什么时候的事儿?”

  “昨夜!”祥子说完,又补充一句,“难产,一尸两命。”

  容逸柏听了,再未问其他。

  “容公子!”

  闻声,祥子转头,“凛护卫。”

  容逸柏转眸,看到凛五手中所拿之物,眼帘微动,忽而没了赏景的兴致。

  “这时辰凛护卫怎么过来了?”

  凛五微微一笑,容逸柏这话可显然是明知故问了。

  “这些都是京城各家千金的画像,主子让属下送来给容公子选一选。”凛五把卷抽放在一边的石桌上,“容公子若是看到中意的,派人去湛王府说一声,其下的事容公子就不必操心了。”

  容逸柏听了,温和道,“为我的事儿,让王爷费心了。”

  这话,绝对不是感激,连一丝感谢或许都没有。

  凛五清楚,却自当品不出,轻轻一笑道,“主要是王妃很挂心容公子亲事,王爷实不想看王妃太累。”

  容逸柏点头,“请凛护卫禀报王爷,我会尽快选出一个来的。”

  “如此,属下就禀明王爷和王妃,让两位主子静待容公子好消息了。”

  “嗯!”

  “那属下就先先行告退了。”

  “祥子,送客!”

  “是!”

  凛五离开,容逸柏看着桌上画卷,神色意味不明。

  “皇家选妃也就这阵仗了。”云陌从屋内走出,缓步走上前,“对你的亲事,云珟倒是够用心的。”

  这么费心,这么用心。不由令云陌感到奇怪。因为,这种热情跟云珟太不符。

  “你说这画像之上,会不会都是男人?”

  云陌听言,挑眉。

  容逸柏看着云陌道,“湛王爷对我这么用心,我还真是有些想不通。”

  有些原因,解释反是外泄。所以,无需多言,同他一样感到奇怪,同他一样去好奇就好。

  云陌听了扯了扯嘴角,“也许是怜儿。”

  容逸柏听言,轻笑,“不知道三皇子在那里怎么样了?”

  “听说风生水起!”

  容逸柏笑了笑,没再多言。

  云陌随手拿起一个卷轴打开,看着扬眉,“是女人,长得还挺不错。”

  容逸柏看一眼,淡淡道,“看画像个个都是西施。等见到真人了,你也许会发现,每个都是东施!”

  “嗯!是云珟会做的事儿。”

  两人随意翻看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看完,云陌看着容逸柏道,“你若是眼下还不想成亲。要不,也同云榛一样去小怜馆待。”

  容逸柏听了,看云陌一眼,“我若去,陌皇爷是否会很高兴?”

  “是!”

  “那我就不去了。”容逸柏说完,抱起卷轴往屋内走去。

  “真不可爱。”云陌说完,望向一方,“我的皇孙不知道怎么样了?”该去看看了!

  夜

  一农家小院,昏黄的灯光下,吴文晙,吴铭彦相对而坐,神色凝重。

  吴欣儿死了,一尸两命。那凄惨依然在眼前晃动,挥散不去。

  顾盛,顾振把吴欣儿送到他们身边来。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这一点儿吴文晙清楚,吴铭彦也想得到。所以,吴欣儿最终难逃一死,也早有预料。只是……

  亲眼目睹,还是不由心颤。因为,吴欣儿的死,或许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也许该轮到他们父子了。

  因为无论是湛王,还是顾盛,包括容逸柏都不是大方的人。迁怒,他们很会!

  “父亲,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吴文晙凝眉不言,心里已有打算。

  “铭彦,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连夜离开。”

  “好!”应,起身,随着问,“我们去哪里?”

  “无需多问,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吴铭彦听言,默默收拾东西,不再多言。

  吴文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天空那一轮明月,心发沉。不能坐以待毙,就只能孤注一掷了。

  湛王府

  早饭之后,容倾正在看书,麻雀走进来,欢喜道,“小姐,公子派人把画像送来了!”

  容倾听了,抬头,“什么画像?”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未来夫人的画像呀!”

  闻言,容倾瞬时明白过来,随即起身,“来来,让我赶紧看看未来嫂子长什么样儿。”

  容倾说着,忙打开卷轴。

  当卷轴打开……

  呃……

  容倾愣住!

  麻雀眼都直了!

  天……天哪!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45章 自有理由-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