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章 云叔叔-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42章 为你骄傲-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刘府

  京城之中,红尘杂事总是层出不穷,东家长,西家短,还时不时来个死死伤伤,每天不是这事儿就是那事儿,已是屡见不鲜!

  吴欣儿手刃夫婿,顾廷煜危在旦夕,命悬一线,顾盛大怒围堵吴家等!自然的传入了刘正耳中。

  听到,细品,微思量,不多言!

  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好,深究没想过。现在他自家都快乱成了一团麻,没工夫操心别人家的事儿。

  “老爷,大公子回来了。”

  刘正听了,点头,分外温和道,“把大公子请进来!”

  “是!”

  小厮下去,少时,两个衙役架着刘栋走进来。

  “爹!”看着刘正,刘栋笑的那是一个甜蜜蜜。

  刘正咧嘴,亮出白牙,还一笑,“儿子!”叫的那个亲腻非常,慈爱无比。

  看着刘正那一排白牙,听到他这一声唤,刘栋一个哆嗦。

  “你们下去吧!”

  “是!”

  “把门也带上,老爷我跟公子有要事商谈,任何人不许进来打搅。”

  “是!”

  啪!

  门关上!刘栋一个激灵。

  嚯!

  一道光影闪过,刘栋反射性跳开,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唔……”

  小腿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那完全的后爹力道,刘栋呲牙,“爹,你轻点儿,以后我要是残了,可还怎么孝敬您呀!”

  刘正听言,扯了扯嘴角,笑的阴森,“你放心,爹不差儿子!”特别不差刘栋这样的不孝子。

  “儿子再多,嫡长子可就一个,您可得疼惜着点儿,唔……”

  看刘栋闪躲,还有那一脸欠修理的损样儿,刘正更来火,“都说虎毒不食子。我想那老虎之所以没吞了自己儿子,肯定是因为它儿子太听话,又不会说违背他的话。不然……生吞活剥都是正常的。老子现在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说着,撸袖子,抡棍子,怒,“老子好好一人,生生被气成了牲畜。刘栋,今儿个老子要不把你打死,我他娘的就跟你性,你就是我爹!”

  “爹,您老先听我说……”

  “少废话,吃老子一棒……”

  “唔……”

  劈里啪啦!咣当噗通!

  听着屋内不断传出的声音,门外小厮衙役,神色一片淡然!

  习惯,都习惯了!

  三天一小顿,五天一大顿,他们都是看着刘栋挨揍长大的。对这声响再熟悉不过。只除了这次动静稍微大了点儿!还有就是……时间也久了点儿!

  “呼,呼……”

  屋内一片狼藉,横七竖八,不止一个乱!

  “爹,看来您老最近身体真是好多了!”这破坏力,一般人可拿不下。

  刘正瘫坐在地上,直直看着刘正,大喘气!

  刘栋有力气躲,他已没力气打了!

  儿子长大了,自己老了,多么操蛋的改变,多么痛彻的领悟。

  “刘栋!”

  “儿子在!”

  “给老子倒杯水过来。”

  “爹,水壶已在您老的棍棒下阵亡了。”刘栋肃穆道,“还有您最喜欢的茶杯,也已魂归西天永不复返了。”

  刘正听言,反射性往地上看一眼,看到地上的碎片,嘴角哆嗦一下,心疼呀!

  “看来父亲也有错漏的时候呀!”刘栋叹息着下结论。以前,刘正在收拾他之前,首先是先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都给收起来,之后才开始轮棒子,收拾他。

  可这次,没把他收拾了,还折了自己一套杯子!划不来呀!

  刘栋想着,再次忠心的建议,“父亲,我就说,你在外面揍我多好,不毁坏东西,还能痛快的挥棒子,不是两全其美吗?可您老偏……”偏死要面子。出了门就一定要人五人六的,关起门来就这样上串下跳的。

  刘栋未说完的话,在刘正再次舞动棍子时,顿时咽下,麻溜的开闪。

  “刘栋,你给我等着,最好别被老子抓到!不然……”不然之后,就剩咬牙切齿。

  看着刘正脸上那凶狠的表情,刘栋嘿嘿一笑,放心了!

  这凶狠,可是比刚进门时那笑意,暖心多了。看来他爹气儿已消大半儿了。

  “刘栋!”

  “父亲请说,儿子洗耳恭听!”

  “你真的看上林家那女娃儿了!”

  “是!”

  “看上她哪儿了?”

  “哪哪儿都看上了。”刘栋正色道,“有骨气,有胆色,不懦弱,心思正,人通透,端庄贤惠。更重要的是,人长的也漂亮。就是命苦了点儿。”

  刘正轻哼一声,“你若是成了林家女婿,命苦就该是你了。”

  “请父亲大人指教!”刘正已做了人家女婿二十多年经验老道,而他才刚要起步。所以,聆听父亲训告才不会吃亏。

  “要说,林家那女娃确实不错!不过,你那岳父可不一样。”刘正意味深长道,“林海可不若你看到那么忠厚,正直!”

  刘栋点头,“父亲说的是。”

  刘正瞪他一眼,“我什么都还没说,你附和个屁。”

  “是,是,是儿子多嘴了!父亲您继续。”

  刘正冷哼一声,随着沉声道,“郑信跟庄家略有走动这事儿,你知道是谁最先捅出来的吗?”

  刘栋颔首,“不是别人,就是我岳父!”

  闻言,刘正扬眉,“你知道!”

  “嗯,我岳父跟我说了!”

  刘正:……

  “我岳父说了,人不犯他,他不犯人。否则,你不仁我不义。除去当初郑家母女算计明玉的事。之后郑信在投靠庄家时,为了向庄家表忠,曾意图算计我岳父,逼迫我岳父向庄家尽忠的事,不知父亲可知道?”

  刘正听了,没说话。不能说事无巨细,但也不是一无所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郑信做了什么,他作为刑部大人探查过。所以……

  林海那话倒不是糊弄刘栋的虚言。不过……

  “你一口一个岳父,这事儿谁同意了?”

  “嘿嘿……我这不是先练习练习嘛!免得到时候紧张,结巴给你丢脸。”

  刘正听言,已懒得搭理他。

  这儿子真是不能要了!有了外心了。

  皓月

  “龙文,龙祁见过摄政王爷!”

  “免礼!”

  两人站直,龙文看着钟离隐,自禀家门,“我和龙祁是陌皇爷的护卫。”并非皇上。

  钟离隐点头。

  猜到了!

  大元帝王在皓月安插的有眼线,就是要查探什么,也会暗着来。不会这样直白的派龙卫过来。这样会伤了两国邦交,有损和气!

  “陌皇爷还好吗?”钟离隐很是顺便的问一句。

  “皇爷前几日喝了些许酒,稍有不适。不过,喝了湛王妃熬的醒酒汤之后好多了。”龙文一脸憨实道。

  说着,看皓月温和雅致的摄政王眼中,清晰划过一抹异色。虽只是稍纵即逝,可还是清楚扑捉到了。

  眼帘垂下!

  不可碰触的,不能触及的,最是经不起探究。哪怕只是提及,已让眼前这城府极深的男人,露出一丝裂痕。

  看着垂首静立的两人,钟离隐吐出一口浊气。他只是客套一下,他们竟然提及容倾来招呼他。这故意的,还能再明显些不!既然如此……

  “湛王妃现在怎么样?一切都好吗?”如此,索性的直接。

  他对容倾存了什么心思。不说路人皆知,可容倾身边的,该知道也都知道了。

  对着知晓的人,他藏着也是多余了。

  龙文听了,抬眸,摄政王这属于明目张胆的耍流氓吧!

  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流氓。

  表面清贵高洁,内里个个都是豺狼,掠夺是他们的本性,抓住一切机会,寻找各种由头把利益最大化。

  有理由就动动手。没理由,找个理由也要做点什么。

  想壮大国家,要扩充疆土,比的就是流氓性,无耻性。这一点儿在钟离隐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肖想别人媳妇儿,搁一般人,哪个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可摄政王爷……不但把这事儿做的理直气壮,还直接理所应当了!

  那表情……他窥觑湛王妃,那还再正常不过的!

  龙文看着清润儒雅的钟离隐开口道,“湛王妃挺好!而我们来此,也是受湛王妃之令。”

  钟离隐听言,略意外!

  “湛王妃不方便派湛王府,和容公子的人过来。所以,就特别让我们走一趟。”

  这话听着……一股偷偷摸摸,不可告人的味道。

  “让你们来找我,也是倾儿之意?”

  从湛王妃都直接变倾儿了!小心思显露的够彻底的。

  “湛王妃告诫我们不要惊扰摄政王!”

  一句话告诉钟离隐,别都想了,别自作多情了。

  龙文再补充一句,“是皇爷让我们来此,向摄政王问个安。摄政王安好,皇爷就放心了。如此,我们就告辞了!”

  说完,拱手两人转身离开。

  看着两人背影,钟离隐缓缓靠在椅背上。到这个时候,若是再看不出云陌是在故意作他,他就真的白吃这么多年饭了。

  来大元或许是容倾之令,而来这里,却是云陌之意。就是为了看他这求而不得的苦涩,憋闷样儿吧!

  想着,钟离隐抿嘴!

  大老远的还不忘作他一把,云陌可真是够闲的,也真不是东西!不过……

  倾儿派他们过来到底所谓何事呢?

  钟离隐觉得,他不该好奇。不然,可是如了云陌的意了。

  看他剃头担子一头热,在这里乱忙活,云陌看着乐子,再借此去作一下云珟,呃……这个倒是不错!

  经历上次宫变,见证容倾的用心。云珟对容倾,不会再有什么怀疑,也定会宝贝到底。如此……

  对于肖想容倾的人,云珟不会再给容倾脸色看。只会堵心的,膈应他吧!

  钟离隐想着,嘴角微扬,眸色幽幽。

  “徐茳!”

  钟离隐话落,徐茳大步走进来,“主子!”

  “研磨!”

  “是!”

  手起,笔落,字现!

  徐茳本能扫一眼,开头几个字入眼,徐茳眉心一跳,面皮微紧!

  湛王府

  不觉十天过去了!顾廷煜仍未醒。而吴家……

  “吴文晙因教女不善,治家无方,已被皇上免职。吴铭彦同上!”凛五禀报道。

  容倾听了,看向湛王,“没了官职,这京城怕是已无他们立足之地了。”

  “嗯!”

  见湛王点头,容倾不再多说,伸手把盛一勺参汤送入他口中。

  湛王皱眉咽下,“腻了!”

  “才喝几天呀,你就腻了!”

  “不管喝了几天,反正今天最后一天!”

  “真没耐性!”容倾说着,又喂他一口,嘀咕一句,“就你这样,不知何时连自己媳妇儿也腻了。”

  湛王听言,看着容倾,道,“你可以试着探究一下。”

  “怎么探究?连续让你吃吃看吗?”

  湛王扬眉,看他眼角露出的那一丝艳色。直接说明,容倾说对了,他就是那样想的。

  “老流氓!”

  容倾这话出,湛王嘴角抑制不住抽了抽,不淡定了。

  老流氓,这是什么狗屁形容词!

  看湛王脸色直接拉下来,容倾笑眯眯道,“云叔叔,我这还没奔二的,您老可就要奔三了吧!”

  云叔叔!

  这称谓,湛王面皮一紧,莫名的……

  豁然起身,伸手揽着容倾往屋内走去!

  “云珟!”

  不过调侃一句,男人怎么就暴走了呢?

  凛五,凛一默看一眼,随着退后。主子这是……以男人的视线端详,此刻湛王眼底充斥的是,暴走的*!

  “凛五,主子身体没问题吧?”

  凛五意味深长道,“我比较多担心王妃的身体!”

  凛一听言,不说话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44章 保证书 悔过书-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