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38章 想跟太子做姐妹吗-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37章 死傲娇 臭显摆-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庙堂

  在湛王对着牌位,执晚辈之礼,屈尊降贵,屈膝下跪的瞬间。所有人心里均一咯噔!

  湛王这一跪,容倾在湛王心里是何等地位,再不用探究怀疑!

  顾盛默默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神色。

  容琪垂首,心里憋屈。

  对着容九的娘,湛王爷都可屈膝。可对着容九的爹……眼里却总是闪烁着要掐死他的光芒。

  如此两个极端,容琪心里苦呀!

  容安,容荥低头,此刻想法同:过去若是容琪对容倾能够用心些,好一些。那他现在就不会是湛王眼里的罪人,而妥妥的是湛王名名副其实的岳父大人了。那……容琪就不是眼下这光景了!

  容逸柏看湛王一眼,随着收回视线,心绪不明。

  容倾不由转头……

  察觉到容倾的视线,湛王看着她,温和道,“不是想娘亲了吗?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容倾点头,收回视线看着牌位,开口,“娘,刚刚说话的是您女婿!”

  容倾话出,湛王勾了勾嘴角。看来,在容倾心里,和离书果然不具任何意义!

  心愉悦,抬手揉揉容倾头发,跟爱抚小狗似的,“这话说的很好!”

  容倾伸手把湛王手拉下,还未开口,一道声音传来。

  “云珟,现在正在祭拜,该哀伤,你乐呵成这样可是不太好!”

  话入耳,其后的人低头。别说乐呵,湛王就是笑出声来,那也是给容家脸。

  凛五听言,抬眸,看向陌皇爷!

  今天陌皇爷来做什么的,总算是清楚了!专门来拆湛王台的!

  湛王眼帘微抬,瞄一眼云陌。

  有人心情沉郁,特沉默。而有人心情不好,话变多。显然云陌属于后者。

  俗话说: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而此时,于云陌却是相反。他不痛快,也看不得别人太痛快!给你添堵,不遗余力,无孔不入!

  湛王,云陌一对视……众人皮紧!

  湛王要收拾人——这感觉随之出。就算云陌是湛王的皇叔,也绝不是阻碍。他要收拾你,可不管你是谁。

  神经紧绷之时,却见湛王一声不响收回视线,没有一丝要动手的意思。

  云陌倚在门上,淡淡一笑。略失望,一点儿不意外。

  既是来祭拜的,云珟自然不会生幺蛾子,让容倾脸上不好看。

  而且,他那一句乱言。对于心情正好的云珟,根本连耳都不会过。

  他正高兴,你想惹他不快都难。反之,他若不快,你怎么巴结讨好,他都厌。

  云珟的情绪,从来不会轻易被他人干扰。特别是不在意的人!

  而他这个皇叔,在云珟的心里,也应该属于那不在意的一种。

  “娘,我哥也在这儿。一年不见,我哥身体好多了,人也出落的越发俊俏迷人了。所以,也更让人操心了……”

  容逸柏听着,失笑。

  俊俏迷人!有这么形容男人的吗?

  “娘,我哥也不小了,到了该成亲的时候了。所以,我想让王爷带着他一起到处串串门,相看相看,若是……”

  “让云珟带着容逸柏?你就不怕最后容逸柏没看上,云珟先看上……”

  “凛五,送陌皇爷出去!”

  “是!”凛五上前,“皇爷,您……”

  “皇叔,皇叔……”嚷声突入耳。那熟悉的声音,闻之,蛋疼!

  “三皇子!”

  “皇叔呢,没来吗?……”问着,不待护卫回答,脚步声已响至耳边。

  闻声,转头,三皇子身影映入眼帘。

  “皇婶……”刚还嚷着要见湛王的人,走进屋,直接略过湛王,看向容倾,瘪嘴,一音三颤,满腹委屈,“皇婶,我不想活了!”

  容倾:……

  众人:……

  未等他们开口,三皇子愤然悲泣的音调起,“皇婶,我这刚成鳏夫,还没回过味来,父皇他就让我再娶,还是娶顾盛的女儿!”

  这话出,众人神色各异。除了容琪不觉看向顾盛,其余人均是目不斜视。

  目不斜视盯着地,或饶有趣味盯着三皇子。还有,眉头已皱起的湛王爷!

  云陌,云榛,他们这是在考验他的耐性吗?

  “皇婶,委身为夫的事儿,我已经做过一次了,打死我也不想做第二次。”三皇子满脸委屈,盯着容倾,眼神可怜。

  容倾:呃……

  这眼神,三皇子是把自己定位成鸡仔,而把她当做老母鸡了吗?

  皇婶虽也是长辈,可是距离娘,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呀!

  这眼神,容倾还真是有些受不住。

  云陌看着三皇子,别有趣味,多年不见,云榛倒是出落得越发惹人爱了。

  可爱也好,无语也罢,三皇子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只是望着容倾,委委屈屈道,“父皇还跟我说什么貌美如花,这话完全是忽悠傻子的。在大元谁不知道顾玥生的跟顾盛一个摸样……”

  三皇子说着,表情染上愤然,“都长的像顾盛了,她还能貌美如花吗?说不定她连胡子都长了!”

  三皇子这话出……

  低头掐大腿憋笑的一片。连顾振都不由嘴角歪了歪,哭不出,笑不出,怎么都不合适。

  只有云陌无压力,无顾忌,笑意盈满嘴角。看乐子,毫不掩饰!

  容倾:……

  三皇子确定不是猴子派来逗比的吗?

  “还有,顾盛的女儿,她能跟我一心吗?她肯定跟她爹一心。我若是把她娶了,说不定连我房事多长时间顾盛都会知道。就他那年岁,能力。看着我的时长也只能是仰望。可是,这种事儿我还真不乐意显摆,不屑刺激他,看他自卑。所以……”

  “云榛!”

  “咦!皇叔,你在呀!我还以为你没来呢。”

  这惊讶,这话,要多气人有多气人。湛王他是有多不显眼。

  见湛王眸色沉下,三皇子赶忙道,“皇叔您别误会。侄儿的意思是,您身体还没好该在府里静养才是,怎么……”

  “想跟太子做姐妹吗?”话说的那个凉淡。

  闻言,三皇子嘴角一个哆嗦,瞬感下半身凉飕飕的,再想云紘那妖娆姿态,三皇子一个激灵,每天揽镜自照,对这样的自己,那是何等的刺激!简直欲死不能活!

  “皇叔,我错了!”

  “你是错了!”云陌微微笑接话,“你唯一的错,就是不该在容倾的跟前,显摆什么时长!”除此之外,其他都挺动听的。

  特别是嫌弃顾盛女儿长的像顾盛那几句。简直……

  云陌嘴角上扬,今天想跟三皇子喝一杯!

  云陌那添油加醋,或说精品点评的话出,湛王起身……

  “皇……皇叔我错了!”话未落,衣领被拉住,转头,陌皇爷那张俊美撩人的面容,映入眼帘。

  “皇爷爷……”

  “你说这个时候是认错紧要呢,还是直接开溜更妥帖呢?”云陌问话出。

  “溜!”三皇子麻溜给出答案。

  云陌点头,抬步往外走。三皇子脚步迈的更速度。将走到门口处,猛然顿住!

  “顾盛!”

  “臣在!”拱手,恭敬,温和。

  三皇子眼神灼灼,“刚刚我那些话,你都听到了?”

  “是!”回答的干脆,一点没有故作糊涂。

  三皇子听言,点头,分外满意,“你既在,那就最好不过了。算我那些话都没白说。如此,你一会儿即刻入宫,告诉父皇,你也不乐意这门亲事。”

  顾盛听了,抬头,“三皇子,这个臣不……”

  “别给我耍官腔,我不爱听。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是说你女儿年幼不宜嫁也好,或说她嘴上长胡子不能嫁也行。反正,你必须把这门亲事给我搞吹了。”三皇子蛮横不讲理道。

  顾盛苦笑,不言。

  三皇子哼他一声,甩袖走人。这傲娇……让人越发不能忘记,他在湛王面前的怂样儿。

  典型的欺软怕硬嘛!

  不过,顾盛也不是那软茬。只是面对三皇子,明面上他只能敬着。所以……

  被说房事时间短,被说女儿长胡子,也只能默然聆听,无可奈何呀!

  ***

  祭拜,气氛该是哀伤的。可是,让三皇子这么一参合。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扭曲的!哭笑不得,苦逼!想装装样子,都装不出了。

  从庙堂出来,见湛王对着他们没甚好脸,明显嫌他们多余的表情。容家,顾家,两家人也别故作忧伤了,识相的告退了!

  多余的话没说,多余的表情也别做。省的适得其反,三皇子惹得火,最后他们担了。

  闲杂人一走,湛王看着容倾,脸色立马不同了。

  容逸柏看一眼,随着移开视线。狗脸,两面三刀。云陌这话说的真是一点儿都不假!

  想到云陌,容逸柏再次感,云家人真的没一个好东西!

  “哥,你今天忙吗?”

  容逸柏摇头,“不忙!”

  这回答,一点儿都不识相。

  容倾听了,看着湛王道,“那我们今天在馨园用饭吧!”

  “好!”这话,应的有些违心。

  容倾看出来了,却什么都没说。两个男人你不情我不愿的别扭样儿,容倾也差不多看习惯了。

  反正,现在他们也不会再打起来。如此,好不容在一起吃个饭,容逸柏归来,湛王醒来的第一个团圆饭,容倾这次先紧着自己高兴。

  “那就走吧!我们直接买点菜带回去。”

  “好!”容逸柏一点儿不反对。

  湛王看着容倾的笑脸,也没多说什么。不愿扫她兴!这阵子,她太累了!

  ***

  马车上,顾盛,顾廷灏父子相对而坐,各自沉默。

  而后面马车上,顾廷灿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顾廷煜,开口,“哪里不舒服吗?”

  顾廷煜没说话。不是不回应,而是完全没听到。

  “廷煜!”唤,伸手碰他一下。

  “呃,怎么了?”

  “哪里不舒服吗?”顾廷灿重复问。

  “没有!”

  既没有不舒服!那就是有心事儿了。

  “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顾廷煜随口道,“在想玥儿表妹的亲事。”

  “是吗?”对于顾廷煜的回答,顾廷灿一点儿不相信。

  他们跟总共见到顾玥的次数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如此,虽是表兄妹可他们同顾玥并没多少亲戚情意。

  为顾玥的事费神,顾廷煜真没那么闲。

  “哥,你说皇上真的已把玥儿表妹赐婚给三皇子了吗?”

  顾廷灿淡淡道,“是真是假很快就会知道。不过……”微微一顿,声音低下,“这不是我们能非议的。”

  顾廷煜点头。随着不再多言。

  顾廷灿看此,眉头微皱。明明不关心,却还故作关心。明显是借此搪塞!真正在想什么,不想多言。

  “廷煜,你既不想说,我也不再问。不过,若是为湛王妃……”

  “哥,你想多了。”

  “最好是这样!不然……”

  “我知道!”

  对容倾,怨怼他没理由,惦念他没资格。任何念想,都是不识好歹,不知分寸。所以……从此陌路,是最好!

  看着顾廷煜嘴角那一抹苦笑。顾廷灿嘴巴动了动,最终沉默。

  路在自己脚下,如何行走,怎么抉择,是非对错,还得他自己掂量。很多时候,不是别人能左右或干预的了的。关键还在自己!

  京城

  “明玉,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救救你表哥吧!”

  “郑夫人……”

  “我知道,我过去有不少地方对不住你。可是,你表哥他对你可是全心全意的呀!他为了你,不但把自己的妹妹都送回族家了,连我这个娘,他都怨上了呀……”

  “郑夫人,你这话实在太过分了。郑家小姐谋害我家小姐在先,我家大人看在往日情分上不予计较。甚至为保全她名誉,对她做的那腌臜事儿从不提及,咬牙隐瞒。可是现在,你却她被遣送会族家的事儿强按到我家小姐身上。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看我们林家好欺负吗?”

  林明玉身边丫头青柳怒道,“亏你还是小姐舅母,有这么往自己外甥女身上泼脏水的吗?”

  郑公子会怨娘不认妹,那是因为你们做了恶事儿,跟她家小姐有什么关系?

  可郑夫人却把一切都按到林明玉的头上。这当街毁人名誉的事,她可真做的出呀!

  “是我不会说话,是我嘴笨,明玉你不要生气!只要你答应救你表哥,你让我给你磕头赔罪都行。”

  “你……”

  郑夫人这卑微的姿态,青柳看着,气的脸都涨红了。她一长辈这样,让人看了会怎么说小姐?

  “郑夫人你无需这样,我家小姐承受不起。而且,郑公子的事儿,那也不是我家小姐能管得了的。所以……”

  “玉儿,舅母求你了。我知道,你对你表哥也是有心的,你们两个是情投意合。若非我听了下人的怂恿,一时猪油蒙心拆散了你们。你们现在定是早就成亲了,你也早已我是我郑家人了!”

  “舅母!”一直静默不言的林明玉开口,声音浅浅淡淡,“上次是听了下人怂恿。那么这次呢?又是听了谁的?”

  林明玉话出,郑夫人脸色一僵。

  林明玉淡淡一笑,神色寡淡,“郑家出事儿,林家能帮衬的都帮衬了,落井下石的事,林家从未做过一分。可是现在,舅母又何至于对我这个已是名声尽毁的外甥女再踩一脚呢?”简直是不逼死人不休呀!

  “明玉你想多了,舅母从来没有那个意思……”

  林明玉扯了扯嘴角道,“林家大门从未对舅母关闭。可是,舅母却宁愿在外面把那事实而非的话说尽。而且,舅母明知官场之上的事,从来不是我一个女子可以参与的。却还要在这街头,当着众人,持着长辈身份对我苦苦哀求,陷我于进退两难之中。我应,是犯忌讳,不应是无情无义。”

  林明玉说着,直直看着郑夫人,沉沉凉凉道,“舅母,你这样做呢,到底欲意为何?”

  “明月,你真的……”

  “这里怎么回事儿?”一道声音入耳,一声影映入眼帘。

  看到来人,郑氏垂眸,眼神变幻不定。林明玉神色淡淡!

  ***

  “哥,我们是不是买的有点儿多了。”身边随从手里都提满了东西。连湛大王爷手里都拎了几根葱。

  嗯!湛王拎葱,仔细端详一下发现,还真是……依然没一点儿居家男人的样子。看着违和的很。

  “夫君!”

  “嗯!”

  “你这样,买葱的大爷看到你会紧张的。”

  “为何?”

  “因为你满脸‘竟敢卖老子这种葱’,一脸找茬的表情。”

  湛王听言,横她一眼,“混说!”

  “不信你看凛一。”

  湛王听了,转头看一眼。

  容倾道,“凛一拎着菜篮子就像是要去上阵杀敌一样。夫君比他稍微好些。”

  这哪里是买菜呀!简直是跟冲锋陷阵似的。一个一个的不苟言笑的。

  湛王默看两眼,随着收回视线,“爷的葱,爷爱怎么拎就怎么拎。”

  容倾听了,大拇指竖起,“我爷威武!”

  湛王轻哼,顺便扫一眼容逸柏。心情不愉,明明拎的都是菜,可容逸柏拎着,一看就是好男人!而他拎着怎么看都像是要找事儿!

  虽极不想承认。可……

  气质决定成败,身份取代不了输赢。他就是拎着葱,仍是随时都有可能砍人的湛王。

  察觉到湛王的视线,容逸柏自然无视,看着容倾温和道,“我在边境的时候,学做了几个菜,今天回去做给你尝尝。”

  容倾听言,眼睛瞬时大亮,“真的?”

  “嗯!祥子说味道还很不错。”

  “哎呀!幸好我早上吃的少,这下中午可以多吃点儿了。”容倾满脸期待。

  容逸柏轻笑,“不过,你要帮忙打下手。”

  “没问题。洗洗涮涮打下手我最在行!”

  凛五听着,不由看向湛王。容逸柏竟然还会做菜。他家主子呢?好像只会吃!细节决定成败呀!

  “你在看什么?”

  湛王开口,凛五忙道,“主子,这葱属下拿着吧!”

  “无需,本王自己会拎。”

  菜不会做,可他还会拎!

  该死的!容逸柏竟还学了做饭。这手艺,在湛王看来,那就是居心不良,不安好心。

  凛五听言,再看湛王面色,瞬时不再多言。

  一行人走出,满菜市口的人都松了口气。

  一人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呜呼,“我娘呦吓死偶啦,偶还以为湛王爷要抄了这菜市口!”

  这话入耳,一圈人默默在心里附和!

  ***

  马车驶入京城,骚乱映入眼中,堵住了路口。马车停下,少时,凛一回来,禀报道,“是郑家夫人,还有林明玉因……”

  凛一话刚开口,容倾顺着车帘一角看到……

  啪……

  郑夫人手抬起,一人忽上前,挡在林明玉身前,耳光响亮,挨的一个结实。

  看着挡在林明玉跟前的年轻男子,容倾神色微动。

  马车暂停,既走,容倾放下车帘,若有所思。

  看着缓缓行过的马车,看着马车上那湛王府的标记。穴道被封的郑夫人直直盯着林明玉,脸色涨红。被怒火烧红的!

  看马车走过,林明玉垂首,静默不语。

  ***

  “主子,王妃到了!”

  马车到馨园停下,容倾走下马车,转头,看向随后走来的容逸柏。

  “走吧!”

  “呃!”

  看面色如常,神色不见丝毫起伏的容逸柏。容倾嘴巴微动,嘀咕嘀咕!

  而嘀咕的话,湛王隐约的听到了。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这话对本王是污蔑!”

  容倾听言,看一眼那往自己脸上贴金的男人,不咸不淡道,“王爷曾在庙堂做过的事儿,这么快就不记得了?若是记得……王爷比我哥更能撑起那话的重量。”容倾说完,抬脚走人。

  初相识的黑点儿,再次被提及。

  湛王摸摸鼻子,他这次妥妥的是被容逸柏连累了。

  “皇叔,您站在外面做什么?怎么不进来呀!”

  “进来吧!我们等你们很久了。”

  看着站在不远处,似夹道欢迎的两人,真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39章 我有心上人了-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