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31章 到底想跟谁争宠(一更)-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30章 从不受控-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湛王府

  布菜,挑刺,盛汤!

  所有下人的做的活计,湛王正在做着,且做的那样自然,那样如常!

  容倾只需埋首吃就行。

  侍墨,侍画,侍棋,视线掠过,随着垂首。

  眼见他活刮一人,那种暴虐。此刻,再看他这种温柔小意,三人同一种感觉……瘆的慌!

  完颜千华看着,眼底神色意味不明,悠悠开口,“多年不见,你好似变了不少。”只可惜,唯一不变的是,他一如既往的不受控,一如往昔的不会让她轻易如愿。

  湛王听了,抬手擦去容倾嘴角那一点儿外溢的汤汁,清清淡淡道,“多年不见,母亲倒是一点儿未变。”依旧野心勃勃,依旧在为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折手段。

  “这对我们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完颜千华不咸不淡陈述。

  “确实!”

  完颜千华听了,看着湛王清淡的表情,凉淡到完全不起波澜的眼眸,不由淡淡一笑。

  幼小时,他对着她,还会发脾气,还有受伤的情绪。可现在……对她,什么都不屑了。

  放下手中筷子,完颜千华起身,“我吃饱了,你们慢用。”说完,抬步走出。

  无人阻拦,也无人挽留。这一种态度,见证完颜千华在湛王府的尴尬地位。

  看似来去自如。但,她其实什么都不是。

  “吃饱了?”

  “嗯!”

  “瘦了很多,抱着都有些硌手了。”熟悉的腔调,依旧那么惹人不快的嫌弃。

  容倾听了,不由笑了,“很快就会胖回来的。”

  湛王看着容倾嘴角,那一抹笑意,心口溢出涩意。现在,只要他说的话,她都欢喜。

  不讨喜的话,也证明着他的安好。

  伸手把她抱到自己腿上,从背后环抱住她,头靠在她瘦弱的肩头,轻轻缓缓道,“胸都小了。”

  “会长大的!”

  “我看危险……”话未落,一道声音打破此刻的小意。

  “陌皇爷,容公子!”

  声音入耳,湛王眼皮随着耷拉下来,两个煞风景的。

  “嗯!云珟呢”

  “主子……”

  “正在用饭呀!刚好我们也还没用。”说完,不待凛五开口,云陌端着长辈的姿态,迈着八字步,煞风景的走进去。容逸柏随同!

  凛五看着,心里无声长叹一口气,无奈!

  这两个,是亲人。只是亲人的心思太复杂。

  容倾站起,看着两人摇手,打招呼,“哥,小皇叔。”

  “嗯!”云陌点头,视线落在湛王脸上,“醒了!不错。不过,脸色看起来不是太好呀!”

  容倾听言,眉头微皱,转头看向湛王,“哪里不舒服吗?”

  是不舒服!

  只是,这话在看到容倾眼中,清晰的担心和紧张后,湛王又默默咽下了。

  虽更想跟容倾独处。不过,以不舒服为由头,赶走眼前两人,让容倾更担心的话。还是算了!

  “没有不舒服!”

  “真的?”

  湛王点头,还未开口,云陌已道,“他确实没有不舒服。因为,我们进来之前,他气色还是挺好的。只是,在我跟容逸柏进来之后,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云陌说完,看向容倾,“小九,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这话,不是明知故问吗?这话,不是摆明了说云珟小心眼嘛!

  容倾听了,眨巴眨巴眼,“既然如此,要不哥哥和小皇叔改日再来?”

  容倾重色的话一出,湛王瞬时笑了。

  笑的太得意,让人心里,为他醒来而生出的那一点儿高兴,随之烟消云散。

  这人,还是躺着比较讨喜。

  “容九,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云陌轻飘飘问。

  容倾摆手,“玩笑,玩笑。”说着,转头看向小麻雀,“把这些都撤了吧!让厨房再送些饭菜过来。”

  “是!”

  “小九,你祖母走的时候,有一句话让我捎给你。”云陌坐下,看着容倾道。

  “皇叔请说!”

  “你皇祖母希望你在对云珟关心备至之余,也操心一下我的终身大事。”

  云陌话出,湛王抬眸,容逸柏转眸,两人一致看向云陌。

  终身大事,混扯的理由。分走容倾关心才是他的目的。

  这人……他是想跟谁争宠?

  见自己瞬时吸引所有的人的注意力,成为那不讨喜的焦点。云陌沉闷的心情,稍舒畅。

  身边人都跟他一样不痛快的感觉,挺好!

  心里如此,脸上却是一片沉重,“虽然明知我不宜成亲。但,你祖母仍希望我老有所依,不要活的太凄惨悲凉。”

  湛王,容逸柏听到这话,直直看着云陌,一时真是有些移不开眼。

  这张脸,再配上这凄凄哀哀的腔调……

  还真是够惹人怜爱的!

  但,落在湛王和容逸柏眼中,却是……惹人厌!

  丧母,云陌是真的伤心。但,他现在却是真的在装可怜。

  “这事,皇叔不觉得由我来操心更恰当吗?”湛王悠悠道。

  云陌点头,“你来做自然更恰当。只是,你操心却不会真用心。所以,你祖母才让我把话稍给容九。比起你,你祖母更相信容九。”说着,一顿,转眸看向容倾,“我也同样更相信她!”话说的直白,眼里满是殷殷期盼。

  让人看着,完全无法拒绝。

  再说,这也不是什么上刀山下油锅的事。这是喜事儿,容倾点头,“我会尽力。”说完,自然问,“不知皇叔中意什么样儿的?”

  听到这话,湛王刚才的得意已然无踪。极好,容九这会儿已忘记了他脸色如何了,开始在意起云陌这厮喜欢什么样儿的女人了!

  “中意什么样儿的吗?”云陌呢喃一声,随着……转头看向容逸柏。

  这举动一出……

  “咳……咳咳……”毫无防备,一口水刚入喉的容逸柏,瞬时被陌皇爷这一眼,给弄呛了!

  陌皇爷看此,伸手自然的给容逸柏拍拍背,转头看向容倾,道,“我跟你哥中意一样的女子!”

  这话出,湛王脸色登时不好了。

  容逸柏稀罕什么样儿的,他再清楚不过了。那么,云陌呢?他刚才那句话只是在浑说?还是说,他也已知道容逸柏心里在乎的那个人是谁,所以才由此一言?若是前者也就罢了,若是后者……

  “主子,您的药煎好了,该吃药了。”凛五眼见屋内气氛越发诡异,愈发不妙,赶紧开口。

  湛王听到,一言不发,拉着容倾大步走出。

  容倾跟在后,不时回头看一眼那正十分贴心给自己哥哥拍背的陌皇爷。这画面,该怎么说呢?怎么不见温馨,只感诡异呢?

  这不时回头的举动……纯好奇!可湛王看到,意思可就完全不同了。

  容九她这分明是在依依不舍呀!

  “容九!”

  “嗯……”

  “你是不是以为本王病了一场,在阎王殿前走了一遭,再醒来人就变得大方了?”

  容倾听言,看着湛王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湛王拉着她,盯着她,凌然道,“你若是这样以为,那就错了。所以,再回头看一下,小心本王收拾你。”

  闻言,容倾愣了一会儿,随即明了,随着伸手抱住湛王腰身,仰头看着他,眉眼弯弯,“云珟,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最想听的就是这句话呀!”

  湛王垂眸,看着抱着他,笑颜如花的小女人,心柔成一团,然嘴上却道,“皮痒!”

  两字出,容倾头抵在湛王胸口蹭蹭,笑道,“这两个字也最想听。”

  “油嘴滑舌!”轻斥一声,满声柔和。

  嘭,啪,呼啦……

  看着已走远的两个主子,凛一往屋内看一眼,随着抬脚跟上,刚才屋内的动静自当没听到。

  呃……

  婢女端着饭菜,愣愣站在屋内,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再看温文儒雅,轻弹衣摆的容公子,还有……

  “容逸柏,你这样粗鲁可是不太好。”云陌看着衣角那一点儿水渍,风轻云淡,全无火气。

  容逸柏看他一眼,大步离开。

  云陌淡淡一笑,在软椅上坐下,悠悠道,“要是钟离隐也来,那可就真的热闹了。”

  声音入耳,容逸柏脚步不停,垂眸。

  钟离隐若来。那,陌皇爷对摄政王爷的称呼,是不是也会从钟离隐变为……隐呢?

  若是,那才是真正的热闹了。

  皓月

  “阿嚏!”

  “主子,可是哪里不适吗?”徐茳瞬时抬头,看着钟离隐担心道。

  钟离隐按按忽然痒痒的鼻子,“没有!”

  “还是传御医过来看看吧!”徐茳不放心道。

  钟离隐摇头,“无需!你先下去吧!”

  徐茳听言,垂首,不敢再多言,抬步走出。自湛王醒来的消息传来,摄政王的情绪就变得越发难以琢磨。

  说他不高兴吧!他听到消息的刹那,真切的笑了。可,说他欢喜吧!这两日朝堂之上,已有三个因一句话说错,就被斩首的大臣了。如此……

  是欢喜还是失望,摸不准。只是这摄政王这无常的情绪,让朝堂上下都胆颤心惊的,每次早朝,都无人敢开口了,就怕那句话说的不对瞬时惹来杀身之祸。

  “徐茳你怎么出来了?主子可是有什么吩咐吗?”徐风见人出来,上前两步,轻声道。

  徐茳点头,“主子是有吩咐!”

  “是什么?”徐风问着,摩拳擦掌。

  徐茳面无表情道,“让我出来,就是主子的吩咐。”

  呃……

  徐风手放下,声音更低了几分,“主子心情还不好吗?”

  “我不确定。要不,你进去问……”

  “我同样你一样,没胆儿问。”

  好吧!大哥不说二哥,谁也别说谁了。

  两人直楞楞在院内站着,不管怎么想都觉得,钟离隐身边还是缺个知心的,贴心的人呐!这样在钟离隐心情不愉的时候,还能有个人在他身边,温柔小意的逗他开心。

  而不是如现在这般,钟离隐只能靠沉默自排解。而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撒个娇逗主子开心的事儿,他们有那个心,也没那个样貌,没那个身姿呀!

  唉!

  何为有心无力,这就是。他们愿意做,钟离隐怕是也不愿意看。

  两人静默站着,良久,徐风开口,“完颜千华,其实主子有不止一次的机会,可以弄死她的。”

  徐茳听了没说话。是有不止一次的机会,但钟离隐却都放手了。

  “完颜千华若是有个好歹。那,你说大元皇帝和湛王会怎么样呢?”

  会怎么样?也许会死吧!而这对钟离隐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大元帝王死,大元必定大乱,皓月趁机谋取些点儿什么,比如城池都非难事。

  大元帝位的交替,最终会演变成庄家和顾盛的恶斗。而太子想登基,只能依附庄家。到时候,无论是庄家还是太子,想要心想事成,都必须借助兵力。如此……

  钟离隐只要点个头,皓月得到扩充都是轻而易举之事。还有就是……

  大元湛王没了,对容倾,主子心想事成,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扩充疆土,抱得美人,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可钟离隐却生生的放弃了。

  “你说,到底是什么原因,令主子妥协至此呢?”徐风实在不懂。

  而徐茳,心明,却什么都没说。

  屋内,钟离隐盯着墙上画像,看的入神。

  人已入心,怎么都无法抹去了。但,钟离隐不希望他因此成魔。

  不折手段,一定要得到,掠夺的本能,他一直在极力克制!

  “容九,也许我上辈子真的欠过你什么。”钟离隐轻喃,心怅然。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32章 往昔-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