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365娱乐 >

第317章 三皇子现 节奏乱-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0 16: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365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16章 威逼-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湛王府

  “湛王妃为何不说话?可是不愿意看到湛王醒来吗?”皇后悠悠开口。

  逼迫她,害死云珟,做的是一个极致。

  周璇,容倾已没耐性。皇后太子好似更甚!连遮掩都不屑用了。

  容倾看着皇后,淡淡一笑,“做梦都想看到他醒。现在舅父竟有药可让他醒来,我求之不得,又怎么会不愿意呢!”

  “如此,可是再好不过了。”皇后满脸欣慰,眸色却是一片暗沉。

  “表嫂果然最是贤德。”完颜静满脸诚恳的,说着瞎话。

  太子,庄韫看着容倾,此刻心里想法同:容倾会这么轻易服从?答案,不可能!

  不得不说,了解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成为他的对手。那么,他费心了解你的程度,比他枕边人都用心。

  “既然湛王妃无异议。那么,就把那药尽快给云珟服下吧!也好让他尽快醒来免受折磨。”皇上开口,一锤定音。

  容倾伸手,完颜千吉赶忙把药送上!

  容倾接过,转看着手中瓶子。若是她不小心把瓶子打破了,把药给踩烂了,会如何呢?完颜千吉肯定会拿出好多瓶‘解药’出来吧!

  想着,容倾扯了扯嘴角,随着又消散无踪,抬眸看向完颜千吉,轻轻缓缓道,“这药舅父可曾服用过吗?”

  完颜千吉点头,“自然。”说着,把手伸向容倾,“王妃若是仍有所怀疑,微臣现在可服用让王妃亲眼看看。”

  容倾听了,淡淡一笑,“无需舅父再服用给我看。刚刚舅父那一句,用项上人头作保证的话,已经够用了,我会铭记的。”容倾说完,转身往府内走去。

  完颜千吉看着容倾的背影,紧盯少时,随着垂下眼帘。

  齐瑄抬手,做请手势,“皇上,皇后,太子,庄大人请!”

  皇上点头,抬步走进去。

  皇后随后,太子紧随。容倾既已应了,他们自然不会耽误工夫。

  这个时候比起抹黑容倾的名声,自然是看湛王服下药更加重要。

  庄韫缓步走在最后,该部署都部署好了,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都已预想过了。就算在湛王府内动手,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刀剑无眼,只要容倾不担心云珟就此死去就好。

  走到正院儿,容倾脚步停下,看着身边一众人,视线落在皇上身上,“皇上是随着我一起进去,还是在院中等着?”

  “朕在外等着就好。太子,皇后,完颜千吉你们进去吧!待湛王醒了,即刻过来禀报。”

  湛王是病人,皇上金贵,不想染了病气,不愿进屋好似也很正常。

  “儿臣遵命!”

  “微臣遵旨。”

  “是!”

  “庄大人呢?不一并进来吗?”

  庄韫摇头,看着容倾,恭敬道,“人太多,会惊扰了王爷。所以,臣在这里守着皇上,静待好消息就好。”

  还真是谨守为臣的本分。时刻谨记自己的职责是守护皇上,而不是关心湛王。

  “庄大人,真是有心,又细心。”

  “湛王妃过奖了。”

  容倾听了,什么都没再说,抬脚往屋内走去。

  庄韫不想进去的理由只有一个:是怕屋内有什么机关,他会被刺人马蜂窝吧!

  人老了,越发怕死了。

  太子看一眼庄韫,抬步走进屋内。

  太子那一眼,庄韫看在眼里,缓缓垂眸。

  “殿下小心!”

  凛五这一个关心声入耳,庄韫抬眸。人都已在屋内,他什么也看不到。这一刻,庄韫感,他也许该跟着进去。只是……

  看着坐在软椅上的皇上,庄韫把那不该有的犹豫不决屏退。

  太子,皇后,完颜千吉,还有影卫,跟进去的人已足够了。他没有再跟进去的必要。

  没必要不是因为他对那些人有多放心。而是因为……他完全不认为,容倾会把那药给湛王吃下。所以,跟进去并无任何意义。

  他们今天来这里,只是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只为让容倾在京城,在大元再无立足之地。

  “啊……”

  一声凄厉的叫声突入耳,心头猛然一跳,思绪中断。院内人瞬时抬头,眼见一人从屋内飞出。

  飞出,跌落,痛呼……

  看着脸色惨白,倒在地上,卷曲成一团的人……

  完颜静脸色登时大变,疾跑着上前,“爹爹,爹爹……”

  庄韫眸色幽深,容倾果然不会乖乖顺从,又动手了!

  “容……容倾,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唔……”

  皇后问罪的话未说完,竟忽然顿住了!

  庄韫眉头不觉皱起,少时,大步往屋内走去。刚走出几步,停下!

  一脸阴沉的太子。还有,神色不明的容倾走出,出现在眼前!

  看此,庄韫心不由一沉,太子神色不对劲儿!

  “好大的狗胆,竟然敢暗害皇叔!”太子这满含怒意,戾气的话出。

  院中所有人心口一窒。

  这完全意料之外的状况……

  庄韫豁然转头,直直看向容倾。赫然发现,容倾也正看着他!

  眸色凉淡无波,没一丝情绪!

  这眼神,看着庄韫心头骤然盈满嗜气……不杀不快!

  或许是感觉到了他的怒气,那个该死的祸害竟对他勾了勾嘴角。

  这一笑……

  那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裸的挑衅!看的庄韫眼前黑了一下。

  据说怒火攻心也是会死人的。若是庄韫能够就此被她给气死的话。那……她也算是功德无量,法力无边了!

  “皇后娘娘,你刚刚眼睁睁看着,完颜千吉被太子殿下踹了出去。可你转过头来却把我们王妃给斥了一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凛一开口,既是质问,一点儿都不含蓄。

  皇后抿嘴,若是太子刚刚没说那句怒斥完颜千吉的话。那么,她还可以继续扭曲事实。可是现在,再说是容倾动的手……转头看向太子……

  牙根发紧,不知太子又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儿?

  明明瞪大了眼睛在看着。可是,事情生生在眼皮子底下失去了控制!皇后心里憋闷的几欲吐血。更是不明,太子他到底是怎么了?

  “皇后娘娘不解释一下吗?”

  皇后听了,心头火骤然窜起,死死盯着凛一。

  她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后,过去受着云珟的气也就罢了。现在,云珟都快死了,他一个奴才还敢欺到她头上来。实在是……

  “王妃恕罪,刚刚定是皇后娘娘不小心看错了。”庄韫上前几步,扫过容倾手里的御龙宝剑,开口道。

  容倾听了,沉沉凉凉道,“庄大人这话是在逗本妃玩儿吗?还是当本妃是那无知幼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庄韫听言,面色不由染上几分僵硬。纵然他城府再深,此时面对这失控的局面,突然不受控的太子,还有这火上浇油的难听话,也难以做到风轻云淡。

  看庄韫变了脸儿,容倾把剑递给凛五。

  这剑在他的手里,才能发挥更大功效。

  凛五接过,抬手,剑出鞘,寒光乍现,冷意蔓延!

  亮剑,谁想死,就过来!

  庄韫看着,心里暗火更炙。湛王府这随时准备跟人搏命的态度,看的最是让人堵心。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看着凛五手中那把剑,还有凛五不时扫来的视线,皇后嘴巴抿成一条直线。

  “你们这是做甚?想造反不成?”一直沉默的皇上,终于开口了。

  造反?罪名定的很大。可,气势呢?

  容倾看着皇上,不咸不淡开口,“齐瑄!”

  “在!”

  “送客!”

  “是!”

  容倾说完,转身进屋。

  齐瑄抬手,百名护卫从天而降,“恭送皇上!”

  “你们……”皇上话未说完。太子已抬步离开。

  庄韫看此,垂眸,“微臣护送皇上回宫!”

  “哼!”皇上冷哼一声,甩袖走人。

  皇后冷着脸儿跟在后,完颜千吉忍着痛从地上爬起,由完颜静扶着疾步往外走去。

  看着完颜千吉父女的身影,凛五如看死人!

  一众人刚走到府邸门口,齐瑄忽而上前,挡住去路。

  “你要作甚?”

  对于皇上冷问,齐瑄没回答,直到护卫带着一人走出,才开口道,“皇上,这位云若郡主不宜留在湛王府,还请皇上一并把人给带走吧!”

  “这可是为给皇上冲喜特别送过来的。现在你让朕带走,是何意?不想看湛王好是不是?”皇上说着,脸色沉下,“你这存心不良的奴……”

  “皇上的一片用心,湛王府的人感激在心。只是,这女人的八字虽好,却是跟主子的相冲。”齐瑄说着,把两个八字拿出,“主子降生的时辰是戌时,而非亥时。皇上你记错了!”

  皇上听言,眉头一皱,不由转头看向庄韫。

  皇上这一举动,齐瑄似什么都没看到,继续道,“因时辰有误,因云若公主的到来,也令主子情况陡然变差。如此,还请皇上把人带走的好。不然……”

  齐瑄微微一顿,抬眸,看向完颜千吉,“就如今天这般,若非太子殿下发现的早,真把完颜大人手中那毒药当做解药让主子吃了。那……后果将会如何简直不敢想象。”

  皇后听着,面皮抽动,气的!

  送人冲喜,送解药救人,两件事儿做的均是大张旗鼓,兴师动众,恨不得搞得人尽皆知。为了的是看容倾暴走,看容倾失去理智。而现在……

  又是事与愿违。快失去理智的不是容倾,而是她。

  开始事做的有多足,闹得有多大,这会儿就有丢丑。

  看着皇后那变幻不定的脸色。齐瑄眼底一片冷意。

  不是喜欢在湛王府门口逼迫王妃吗?如此,湛王府也完全不介意让你们在这大门口丢尽丑。

  你们明着来,我们明着往。

  “主子身体不适,属下就不远送了。”齐瑄说完,抬步入府。

  “唔,娘娘,娘娘……”

  “回……回宫!”声音不稳,脚步不稳,心跳更不稳。

  皇后坐在马车上,大喘气,脖颈上青筋直跳。

  前几次,因为大意,因为小看容倾,所以吃了闷亏也算是情有可原。可这一次……

  他们明明计划的那么好,为何还是以这样的结果收场。皇后实在是想不通!

  顾家

  “怎么样?”顾振看着顾廷灿问。

  “出乎意料。”顾廷灿在顾振对面坐下,低低缓缓道,“本以为又会是一场厮杀。没想到,竟是风平浪静!”

  顾振闻言,凝眉,神色不定,“难道湛王妃应了?”

  “怎么可能会应……”

  皇上,皇后,太子跟庄韫,今日带着完颜千吉父女去湛王府为的是什么,只要不是傻子,均是心知肚明。

  无外乎是抓住湛王妃一个致命的罪名,好降旨定罪,促成她那千古毒妇,必杀必除的名头。让自己得以站在最高点儿,正言顺的把她诛杀。连湛王府都无理由反驳。

  以上这些,他们想得到,容倾自然也清楚。如此……

  她定然不会坐以待毙,老老实实的受着。

  可容倾若是不受。那么,不用想,定然又是一场恶斗。

  而这一场恶斗的最后结果,也许就是整个大元最后的局势。

  成王败寇,大局已定。

  因为结果,紧紧关于着他们的以后。所以,绷着神经一直紧紧盯着。而这最后的结果……

  顾廷灿把在湛王府外,齐瑄那段话一五一十禀于顾振,说完,皱眉道,“不知道是何缘由,对于齐瑄的说词,无论是庄大人还是皇后竟然都没给予回应和反击。”

  这一点儿,实在是奇怪。就好似被拿住了什么要命点儿,那时只能默默受着。

  顾振听了,沉默。

  顾廷煜紧声道,“父亲,再这样下去,局面怕是要失控了!”

  看庄家和太子之前的动向,应该是想在清除一切之后,走一个大势所趋,在百姓的呼声和百官的高呼声中,不留任何瑕疵的拿到帝位。

  可现在,连续受挫,当意识到无法轻易剔除容倾,他们耐性却已到了一个极致时,未免夜长梦多。他们也许会狗急跳墙,不顾一切的先登基再说。

  要是这样的话,死了的人肯定会更多!因为,庄家和太子定然会用一些非人的手法,逼迫更多人的臣服于他们,不折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顾振听了,继续沉默。

  “父亲,到了该选择的时候了。”

  局势变这样,再沉默已非好事儿,于己不利。

  庄家

  “走到屋里之后,凛五似‘不小心’碰到了太子。之后,太子态度陡然大变,不但制止了完颜千吉,并还把他给踹了出去。”当时随同一起进屋的影卫,禀报道。

  庄韫听言,眉头紧皱,眸色变幻不定。

  影卫脸上满是不解,“属下虽一直都在盯着,却依然没看明白太子突然转变的理由是什么?”

  太子又不是三皇子,怎么在那紧要关头,却突然也抽了呢?

  难道,太子一直都是在逗庄家玩儿吗?其实,他真正依附的是湛王府?若是……

  那可真是一场灾难。

  “老爷!”

  管家声音传来,影卫后退,隐匿。

  “进来!”

  庄韫开口,管家走进来,看着庄韫沉声道,“老爷,刚太子府传来消息。太子回去之后大发雷霆,不但砸了好多东西,还打死了好几个奴才。现在火气仍未消,但却无人敢去劝慰。太子妃很紧张,希望老爷能派人过去一趟安抚一下太子殿下。”

  庄韫听了,眼睛微眯,眸色沉远。

  凛五不小心碰了太子一下!

  太子态度突变,现又大发雷霆,情绪失控!

  以上联系在一起,庄韫眸色沉下,心头紧绷。该死的……竟被发现了吗?若是这样的话,可就难办了。一个弄不好就会……

  看来,真是不能再耗下去了。

  “许通!”

  “老奴在!”

  “研磨!”

  “是!”

  别庄

  “父亲,您怎么了?受伤了吗?还有,湛王妃有没有被……”

  “完了,我们完了……”

  完颜煦的话,被完颜静那绝望的言词给打断。

  完颜煦,完颜梦听了,脸色不好,再看脸色更加不好的完颜千吉,两人异口同声道,“完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翻脸了!”完颜静一句话,让完颜煦,完颜梦变了脸。

  “翻……翻脸!”

  完颜静白着一张脸,把当时太子骤然转变的态度,毫不隐没的说出。

  听完,完颜梦瞬时瘫坐在地上。

  完颜煦脸色难看非常,是愤然,是恐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还以为过了今日之后,他们即将重拾在古都时的荣华富贵。没曾想……

  “太子他怎么可以食言,怎么可以……”

  今天跟着走一趟,不论湛王结果如何。他都保他们父子仕途顺遂,保完颜梦,完颜静嫁入高门,一生锦绣,富贵!

  这是太子许诺给他们的。

  完颜千吉虽对此言,虽有所怀疑,但却别无选择。所以,赌一把吧!只是没想到结果竟是这么的惨。

  对于完颜吉是惨,可对于完颜梦,完颜静和完颜煦来说,那就是不止是惨了!简直就是天塌地陷。

  他们的人生可是才刚刚开始呀!

  “父亲,我们现在怎么办?”完颜煦急声道。

  怎么办?能怎么办?

  逃无处逃,躲无处躲!现在除了等死,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苦笑,也许在古都被灭的时候,他们的结果就早已是注定了。必死无疑!挣扎是多余,什么锦绣富贵更是奢想。

  “父亲,你快想想办法。女儿不想死,不想死……”完颜梦回过神来,开始大哭,大叫。

  完颜千吉听了,静默。他也不想死,但却不知该怎么活。

  “父亲,要不我们现在去见湛王妃,把太子跟我们说过的话,还有他的预谋,全部都告诉湛王妃……”

  既太子翻脸了,那么他们就去投靠容倾。把太子的阴谋全部揭穿,求一个将功赎罪,求一条生路。

  完颜千吉听完颜静这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父亲,不管结果怎样,我们总是要试一试……呃……”话未说完,胸前骤然一痛。

  “完颜小姐对太子还真是忠心耿耿!”

  闻声,转头,看到来人,再看他手中的剑,还有完颜静胸前外溢的血色……

  完了!

  真的是完了!

  湛王府

  太子府的动静传入耳中,凛五看着容倾道,“王妃,这么一来的话,庄家怕是会彻底坐不住了。”

  容倾垂眸,仔细给湛王梳着头发,淡淡道,“庄家早就坐不住了。庄韫年事已高,凭着他的野心,在有生之年登上那高位,或许是他最后的心愿。俯首称臣,对他人叩拜了一辈子,临死总是要享受一回那高高在上,至高无上的滋味儿才甘心。”

  所以,庄韫现在的耐性是越发的差了。

  徐徐图之,他已没那个时间了。

  “王妃说的是!”凛五说完,看着容倾道,“对于太子……王妃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上次入宫。本只是怀疑,可现在看来……”容倾看向凛五,“你碰触到了吗?”

  凛五点头,“什么都没有。”

  太子裤裆空了,也平了。

  堂堂太子竟然被人阉割,成了太监。还真是……

  当听到容倾那一猜测后,凛五当时是真的懵了一下。不过,从他碰触之后,太子后续的反应,还有那种听从。已然肯定,太子确实成公公了。

  不过,纵然是事实,庄家也不会承认,皇后和太子更加不会!

  这时候,湛王府要怎么做才最合适呢?也许该散播出去。只不过……

  他们散播的速度怕是比不过庄家下手的速度。

  再说,就算传播出去又能如何呢?就算是把太子吊在城门上,让所有的百姓都看看,证实了太子确实是太监,好像也阻止不了最后这一场恶斗。

  借由那位‘皇上’之手,一纸圣旨赐湛王府一个谋害储君之罪。

  庄家理直气壮继续发力湛王府。既然如此……

  容倾垂眸,看着湛王那绝美的面容,想要他安稳的养病,不灭庄家不得平静。

  缓缓伸手把脖颈上一物取下,递给凛五,“去部署吧!让他们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着。”

  看着容倾递过来的虎符,凛五心头发紧,“属下遵命。”

  这些兵力若是入京,再加上庄韫手下那绝不可小觑的力量……

  掠过了算计,直接的血洗。成则生,败则亡!

  在容倾这边开始部署,庄韫那边也开始放手一搏之时……

  “王妃,三皇子回来了!”

  这一触即发的关头,一消息陡然传来。

  容倾看着凛一神色不定,“三皇子……回来了?”

  “是!带着太后的尸体回来了!”

  容倾闻言,呃……

  所以,接下来的节奏是……都别打了,先奔丧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18章 该怎么称呼-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